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赛博英雄传 > 《赛博英雄传》正文 第十二章 兼相爱,交相利

《赛博英雄传》正文 第十二章 兼相爱,交相利

    “我们都是真实的,然后,内功的‘种子’已经确实的出现了……我把握住了。”

    向山看上去很高兴。

    当然,想要靠仅仅一个停机指令就击穿所有的虚拟现实,未免有点太过小看人类科技的进展了。

    如果他现在真的是一个泡在缸中的大脑,那么连接他大脑的计算机,完全可以凭借内存管理,将任何有可能消耗巨量资源的模拟机消除掉。

    如果在视觉表现上,那应该是“图灵机消失”。

    当然,这样凭空消失,未免也太过突兀。

    如果这个“连接大脑的虚拟现实”设计得再智能一点,那就会是“突然出现一枚飞弹/陨石/暴徒破坏掉图灵机”。你每次想要构建图灵机,都会因为某种意外而失败。

    当然总是对图灵机玩《死神来了》的把戏,再迟钝的人都会觉得有鬼。

    而更智能的做法,就是让这个虚拟现实直接给你一个幻觉,让你认为“验证已经成功了,所以我自己拆掉了图灵机”。

    如果地方计算资源有压倒性的优势,那么硬顶也不是不行。

    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更何况,向山所制造的图灵机,并没有那样的能力——它只是一个雏形,而非成体。

    因此,侠客在理解图灵机的基础上,还有一项重要的本领——观想图灵机。

    通过重塑古老的观想法,驾驭内在的意识,直接在生物脑之中构建出停机指令。

    生物脑的数学结构,或许在图灵机之上,所以图灵机无法直接骇入生物脑,只能通过已有的“输入端”——也就是刺激感知方面的神经,来欺骗生物脑。

    对失去记忆的向山来说,这是必要的仪式。

    向山通过徒手装机,从过去的记忆里取得了观想的对象,在潜意识中再次构建。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观想所得——这就是一点内功的种子。

    或者说,真正斩破幻觉的“停机指令”,并非是向山面前的这一堆废铁,而是他借由这个机械结构图灵机所构建起的,“内功的种子”。

    它在机械图灵机“卡住”的一瞬间,就在向山心灵之中重新燃起。如果这是虚拟现实,那么在那个瞬间,向山眼中的世界一定会出现问题。

    只要再得到一枚高效的集成芯片充作泥丸,意与器合,器与神合,代码自生,神通自成。

    水平不超过人类文明的虚拟现实,迷惑不了一个内功有成的侠客。

    向山重新开启听觉与视觉。

    世界依旧在。

    “在野外要做的事情差不多做完了,回去吧。”

    向山如此说道。

    “哦……”尤基点点头,然后才是一愣:“这就完了。”

    “嗯,没错。”向山点点头,就想要离开。

    尤基赶紧拉住向山:“向山,等一下,我们不多谈一点侠客的事情吗?”

    “刚才就是。”向山道。

    尤基急的跳脚:“不是,不是这个……我啊!我!你不打算教给我一点什么吗?”

    向山转过头,玩味的看着尤基:“我刚才教给你的东西,就足够你受用一生了孩子。这个世界还存在网络,你若是吃透了这个,若干年后,你有机会自己成为武者的——你还想要什么呢?”

    尤基咬咬牙:“我也想要成为侠客。”

    向山饶有兴致的反问:“为什么?”

    “因为……”尤基咬牙:“因为侠客很帅!很厉害。”

    “哦。”向山点点头。显然这个答案没有打动他。

    这属于光看到侠客装逼,没看到侠客挨打。

    从那位税务官所说的话来看,这个时代官府与侠客的矛盾可不是一般的大。而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侠客都是弱于官府的。

    尤基再次思考:“成为侠客,或许可以让我和妈妈过得更好!”

    向山笑了:“那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小鬼。成为侠客,不一定可以让身边人过得很好。”

    逼上梁山的人,哪有那么多温良恭俭。侠客之中,不忠、不孝、不仁者比比皆是——甚至向山自己都不肯定,自己过去是怎样的。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尤基哭丧着脸:“我就是想要当啊!”

    向山双手抱胸:“没理由?这怎么行?成为侠客,属于一辈子的事情。一旦染上‘侠客’的颜色,在官府眼中,这就是一生也洗不去的污点。”

    “可是,我突然觉得,好像当不了侠客,就……就……”尤基抱着脑袋:“我也说不上来,就是……刚才听了你的话……”

    “又是为什么呢?”

    男孩眉头紧锁:“你好像跟我说,不懂得内功有很大的坏处,可我从没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但仔细一想,这可能是很大的问题?如果我从没有觉得有问题的话……”

    向山很想露出一个笑容。但是他现在没有面部肌肉。

    很好。

    这个小子,确实有教育的价值。

    “那么,先坐下吧。”

    向山看着尤基,想要说点什么。这一瞬间,大脑之中涌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他竟然不知道先表达什么好。

    “要说的东西很多。”向山扶住额头:“我得想想,先跟你说什么比较好……”

    在教导他人的时候,人需要先理解自己想要传授给别人的到底是什么。一个人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东西,那不算“明白”,只有当他知晓如何用陈述性语言,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完完全全的传递给另一个人的时候,他才算是真正“掌握”了一个概念。

    因此,教授他人什么事物,对于传道者本身来说,也是一种更加深层次的学习。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忙于研究的学者愿意在名为“高等院校”的机构带课的原因——其中固然有一部分是现代大学的制度要求,但另一方面,“传道”这件事也有利于学者整理自己的思路。

    向山目前就处于这么一个状态。他的大脑之中,有很多东西都被唤醒了,有很多东西朦朦胧胧的存在着。他无法捕捉到这些混沌的概念。

    而教授他人,就要求他用“语言”来捕捉这些含糊的意义,将之转化为能够道明的东西。

    传授给尤基一些本领,确实有“报恩”以及“栽培”的成分,但这对向山也有很大的裨益。

    这也是他想要“培养助手”的重要原因。这是属于他的“康复疗法”。

    “尤基,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情,会让你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我不熟悉这个时代,也无法告诉你这意味着什么。有可能听了这些话之后,你就很难向过去那样平静的生活——一旦你知道了某些知识,你就无法想象‘不知道这种事的前提下生活’的样子。”

    这就是“知识的诅咒”。

    有些知识,确实可以被动的驱使人,做出一些无知的愚者难以想象的事情。

    古典时代的先哲想要让民众愚蠢,也是基于这一点来考虑的。

    尤基没有任何退缩:“我想知道!”

    “你要想清楚,这是最后的机会,孩子。”向山开口道:“无知的生活在安宁的世界中,不知道自己在忍受痛苦,未必不是一种‘幸福’。追逐一个光明的理念,却始终处在求不得的苦境之中,也未必就是好的。”

    “向山,你今天说的话都很难懂啊。”尤基挠了挠头:“但是,我始终觉得,知道得多一点就真的很好。我知道向山你是个好人,我知道侠客不是完全的暴徒——这些事情都是我过去不知道的。我觉得这很开心。这就好像……好像……我也说不上来。就说,好像我以后也有一种选择,可以过上,过上……和妈妈、舒尔茨医生他们都不一样的日子。这种日子说不定很……很……”

    “自由?”

    “对!就是这个词!自由!”尤基鼓掌:“这个单词好生僻!虽然芯片内置电子词典里有,但是我几乎没怎么用过。”

    “很好,既然你选择了自由,那么,你说不定真的就很适合‘侠客’!”向山点了点头:“‘侠客’,就是为了‘自由’而诞生的一群人。”

    尤基眼前一亮:“侠客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很快他就觉得不好意思了:“这样可能不太好吧?向山……”

    “这就是我要给你阐述的第一个理念,尤基。”向山闭上眼睛。某种来自过去的残响在他脑海中回荡,催促着他。

    ——为什么……会有这种……光荣与自豪……

    “侠客并不是为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存在的。侠客是为了所有人的自由而存在的。”向山闭着眼睛,顺着回忆说道:“我不否认,侠客之中,确实很有多人都是为了‘自己的想法’而选择成为侠客。但侠客的诞生,就是为了众人的自由。”

    “自古以来,就有强大的事物欺凌弱小的事物。弱者的肉,被强者当做食物。有人说,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就好像强大的动物会猎杀弱小的动物一样。但这是个错误的事情。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来,就通过建立在心灵上的共同体,将物质上的力量汇聚到一起,最终成为了自然之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可以说,人类遵循的,是文明的规则。”

    “但是,弱肉强食的本质,就是对人类想象的共同体的践踏,这是一件错误的事情。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全世界的人都没有察觉到这种错误,人类处在分裂与战乱之中,非常痛苦。”

    “这个时候,就有一个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儿站了出来。这个人就叫墨翟。他说,这是不对的,我们要爱着所有人,并以‘互惠互利’为前提进行往来——这就是‘兼相爱,交相利’。”

    “墨翟?”尤基惊讶了:“原来墨翟也是一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