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变身绝美校花 > 章节目录 第401章 推荐新书《变身绝色女妖》
<
    天刚刚泛亮,床上躺着的两个人均没有醒过来,不过睡姿却是让人不忍直视。顶点小说 23us.更新最快

    被子早就已经掉到了床沿下面。

    昨晚睡觉的时候为了男女授受不亲,林依雪的衣服并没有脱下来,而是和衣而眠,现在衣服虽然还挂在身上,可是和没有穿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纱质的连衣长裙已经掀开,性感修长的大腿裸露在外,白色小裤裤毫无遮拦的就这么应在眼前。

    脑袋下面的枕头早就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膝盖上裹着纱布呢,可是一条腿却已经搭在了安墨邪的肚子上。

    由于没有了被子,两人只能抱团取暖,蜷缩在一起。

    安墨邪的睡姿稍微好一点,只是手有点不老实,瞒着主人偷偷跑去耍流氓了。

    一只手握着林依雪胸前的文胸,不时的微微揉搓一下。

    另一只手就有点耍流氓了,居然顺着林依雪的小腹探了下去,虽然还隔着小裤裤,但是就那巴掌大的地方被一只手遮挡的严严实实。

    两人这奇葩的睡姿怎么看也不像昨晚说的什么都不做的样子。

    奇怪的是,到此时两人均是鼾声微起,睡得正香呢。

    也许是做了个梦,也许是睡的不舒服,林依雪身子稍微扭动了一下,搭在安墨邪腰上的一条腿居然向上伸去,同时另一条腿确实向下伸直。

    不得不说,女神就是女神,睡觉的姿势都这么奇葩。

    现在好了,林依雪居然在睡梦中完成了一个很漂亮的大劈叉,一条腿搭在了安墨邪的肩膀上,另一条腿和安墨邪的腿纠缠到了一起。

    林依雪的这一动,引起安墨邪的反应,不由自主的往林依雪身体靠了靠!

    这下更完美了,已经完全不像是两个正常人在睡觉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在挑战高难度动作呢。

    林依雪睡觉不老实,就跟打拳似的,安墨邪睡觉倒还有点样子,只是入手出的柔软还是把他给惊醒了。

    柔软?不由自主的又揉捏了一下,手感不错!

    身体遭受蹂苈,睡梦中的林依雪也不由得嘤咛一声!

    听到林依雪的声音,安墨邪这次是彻底的醒了过来,这一睁眼不要紧,差点从床上跳起来,还好他反应够快,硬生生的压制住了自己的动作,这要是把这丫头给弄醒了,还不得把自己给生吃了啊。

    看看林依雪抗在自己肩膀上的小脚,在看看自己的偷偷耍流氓的手,怪不得这一夜都在做春梦呢,原来不是春梦,竟然都是真的。

    现在怎么办?一定不能惊醒她,不然……安墨邪不敢往下想了。

    悄悄的撤回自己的手,试探着想把林依雪的腿从自己身上移下去!

    来不及细细品味林依雪细腻皮肤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小心翼翼,这可比做贼刺激多了。

    早知道林依雪睡觉这么不老实,他都有点后悔自己昨晚上非要爬上来了,这要是如果让这丫头知道了自己的动作,那还不得把自己下油锅。

    经过一番努力,好歹算是从林依雪的“纠缠”中撤了出来,坐在一边稍稍喘了口气,这才有时间打量一下这个颠倒众生的女人。

    精致的脸庞自不必叙述,单是那傲人的胸部就让安墨邪移不开眼睛,林依雪的胸部虽然傲人,但却不是丰满的馒头形状,而就好像是一个梨子,紧致,有型!

    胸部?梨子?怎么看得这么清楚?

    安墨邪这才发现,哎妈呀,这丫头的文胸哪里去了?

    是自己解开的?

    不是吧?自己昨晚只是摸了一下而已啊,是的,只是抚摸,安墨邪记得清楚,昨晚摸的时候还是隔着文胸呢。

    可是,现在怎么就不见了?

    安墨邪身上的冷汗立刻就冒了出来,这……好吧,林依雪的文胸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身子下面了,自己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要不要在帮她戴上?

    安墨邪苦笑着摇摇头,万一要是戴的过程中她醒来怎么办?

    不行,绝对不能呆在这里等她醒来,不然自己非完蛋不可。

    安墨邪看了一眼抓在手里的还透着余热的文胸,想着这可是包裹着女神胸部的东西啊,鬼使神差的居然凑到了鼻尖下面轻轻的嗅了嗅。

    “哥,你们怎么还不起……额……你在干嘛?”安墨瞳偏偏在这个时候闯了进来。

    尼玛,记得自己昨晚锁门了啊。安墨邪想死的心都有了。

    “咳咳……那个,你继续,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安墨瞳嘴角的笑意瞬间扩散,不待安墨邪有所反应,安墨瞳率先又跑了出去。

    不过当安墨邪转过眼睛的时候才明白安墨瞳为什么跑的这么快。

    林依雪刚刚挣开朦胧的睡眼,然后看到安墨邪做到床边对着自己笑。

    好唯美的画面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睁开眼的第一时间能看到你在身边看着自己醒来,这也算是世界上的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关键的是,这个安墨邪也算是个君子,居然真的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

    不过刚刚的声音是……安墨瞳?林依雪转个身子看了看窗外,天已经两了,哎呀,已经这么早了啊!林依雪扑棱一下坐直了身子。

    咦?安墨邪手里拿着的那个东西怎么这么熟悉?看样子他好像还嗅了嗅?什么东西啊,这么认真?用得着放在鼻子下面吗?林依雪刚要嘲笑安墨邪呢,忽然发现,靠,那不是老娘的文胸?

    “咳咳……”安墨邪赶紧出声阻止林依雪的惊天大吼,“那个,你先听我解释……”

    呼呼!

    林依雪喘着粗气,居然都忘记用手捂住自己已经透明的胸部了。

    “那个……是这样的,我刚刚醒来就发现你的这个东西忘记戴了。”安墨邪已经感觉自己有些慌。

    “你的意思是我昨天晚上就忘记戴了?可是昨晚睡觉的时候我怎么记得我没有脱掉呢!”林依雪已经开始咬牙启齿了。

    “额,不是,昨晚你确实是戴着的……”安墨邪已经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我昨晚戴没戴你怎么知道?”

    “额……”

    “昨天晚上还戴着呢,今天早上怎么就跑到你手里了?”

    嗯?不对啊,这玩意好像真的不是自己给脱下来的啊!安墨邪要哭了,他现在才知道昨晚自作聪明的上床睡觉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