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1121章 造反吗?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1121章 造反吗?

    秦扬的手段冷酷无情,震慑的众武者胆战心惊,胆小的双股战战,差点尿了裤子。

    “我再说一遍,今日,我只要段尤,如再啰嗦,别怪我心狠手辣!”秦扬根本没把那名所谓的伪先天放在眼里,段家有此强者也不奇怪,很显然,这名供奉刚刚突破出关,一定是段天德去请出来的,现在段天德和段尤还不露面,秦扬早已不耐,正准备大杀四方,杀将进去,就听一男中音沉喝道:“秦扬,你好大的胆子,敢来我段家撒野,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来者正是段天德,秦扬循声望去,就见到一身材高大,胖圆脸,衣着时尚,风度翩翩的段天德背着手,大踏步而来,他的身边,正是天级贴身侍卫段龙和刚刚出关的徐供奉。

    段天德眼神犀利,眼神灼灼的盯着秦扬,恨不得一口把仇人给吞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打杀自己爱子的仇人,段天德仇恨怒火满腔,他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没有立即让徐供奉出手。

    刚才段天德一直龟缩着,就是等徐供奉出关,说来也巧,今天的徐供奉恰巧突破,听说段家有难,就飞速下山赶到段天德身边,段天德看到徐供奉,得知他已突破,成了伪先天,当下很是欣喜,对秦扬的恐惧一扫而空,这才牛逼哄哄的现身。

    秦扬犀利的目光带着嘲讽,看也不看段天德身边的两大高手,而是直接对着段天德道:“段天德,你终于肯露面了,我听说你找我,所以就不请自来,怎么,我已经来了,你不欢迎!”

    “哼,狂妄!”段天德双眉一拧,怒道:“秦扬,你无故打杀我的爱子,我段家没去找你,你反倒打上门来,欺我段家无人乎!今天你既然来了,很好,很好,那就等着为我儿陪葬吧!”

    段天德双目一瞪,犀利的扫视乔义擎,冷然道:“乔少主,你很好啊,你们乔家竟敢背叛主家,唆使强人打杀自己的主子,做出此等欺家灭祖,大逆不道之事,你可之罪!”

    段天德摆出一副主家的无耻嘴脸,先声夺人。

    乔义擎看一眼秦扬,秦扬微微一笑,乔义擎心里有谱,当下冷哼道:“段家主,事情的原委你不是不知,你那儿子竟敢大白天对我家妹不敬,已是犯了大错,我三弟出手教训他,怎奈他实在不济,没一下就死了,谁知道是不是段少爷贪花好色,掏空了身子,承受不住别人一指头,你仗着家主身份向我乔家施压,乔家好歹也是你段家的家将,多年以来,对主家忠心耿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居然不念旧情,还大言不惭,要我妹妹给你那死鬼儿子陪葬,可曾想过乔家心里怎么想?”

    “放肆!身为段家家将,就等于是主家的一条狗而已,无论乔家多多少功劳,能比得上段家少爷一条命?乔少主,你想造反吗?”站在段天德身后的段龙出口喝道。

    “造反,哈哈哈!可特么笑死我了,你段家以为自己是皇帝吗?”乔义擎眉毛倒竖,哈哈冷笑,又义正言辞道:“实话告诉你段天德,要不是乔老家主掣肘,我乔义擎早就脱离你们段家了。不错,我段家从爷爷的爷爷那辈是你段家的家臣,但那都是老黄历了,现在是什么年代,还给搞主子家奴那一套,说出来笑掉大牙,段天德,你不是要乔家带秦扬和我妹妹来吗?现在他们来了,你又能怎样?”

    “段天德,可笑你的傻儿子,不知道姗姗是我的女人,竟敢对她动手动脚,真是死不姑息!”秦扬揽住乔依姗的柔肩,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反了你们!徐供奉,把他们给我留下!生死勿论!”段天德狞笑的吩咐徐供奉道。

    徐供奉刚刚突破,达到伪先天巅峰,距离先天只差一线,正自志得意满的当口,没想到一出关就要战斗,而且对付的是和自己不同级别的对手,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眼前的这个秦扬露出的气息乃是伪先天中段,不是同级别的对手,虽然徐供奉不敢托大说一定能留下对方,但秦扬毕竟年轻,即使达到伪先天中段,根基也不可能比自己稳,何况,自己是伪先天巅峰,所以,徐供奉有九成把握打伤秦扬,然后大家一起上,非留下秦扬不可!

    “遵命!”徐供奉缓缓踏出,伪先天巅峰的气势弥漫周遭,众武者纷纷退后,伪先天级别的高手打斗,一不小心就殃及鱼池,识相的还是乖乖避让为好。

    段龙护着段天德退远。

    “三弟,有把握吗?”乔义擎担忧道,段家毕竟是底蕴深厚的主家,供奉达到了伪先天巅峰,乔义擎以为秦扬达到了伪先天中段,但和人家伪先天巅峰的高手还差一级啊。

    “你就看好吧!”秦扬微微一笑,毫不在意,他让乔义擎和乔依姗躲在自己身后,然后缓步迎了上去。

    徐供奉童颜鹤发,身着紫袍,老目森然,他偌大年纪,方才达到伪先天巅峰,现在距离先天只差一线,他之所以没在等先天再出关,是因为习武者讲究欲速则不达,如今的他,只是想等到根基再稳些,方可冲击先天,不然,反伤自身。

    “小子,我观你年纪弱冠,已经达到伪先天中段,想必是良才美质,练武奇才,只可惜你仗着习武有成,竟然狂妄到目中无人的地步,敢打杀我家少主,虽然老头子我爱惜人才,但留下你的性命已经不可能了,今天,你就给我家少主陪葬吧!”

    徐供奉老目森然,浑身真气鼓荡,身上宽大的紫袍无风自动,满头银丝飘动,单掌缓缓提起,竖掌如刀,脚步一错,已经到了秦扬面前。

    身法快的在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

    “好!”段家的家兵们忍不住齐声叫好,纷纷出言讽刺秦扬:“小子,你死定了,速速给我家少主陪葬!”

    站在远处的段天德嘴角泛起一丝狞笑,秦扬,不要以为你伪先天就了不起,在我段家,你还不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