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1120章 谁敢拦我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1120章 谁敢拦我

    “不行,你断然不是他的对手!”段天德挥手让他退下:“段家承受不起连失好手,你老实待在我身边吧。”

    “是!”这名高大的武者退至段天德的身后,虎视眈眈的保护着他。

    段家二进院,十数名武者围着秦扬,小心翼翼警惕的转着圈,一个个如临大敌,却没人敢上前撸秦扬的虎须。

    秦扬虎目扫视着段家的家兵,冷笑道:“谁能告诉我段尤何在,要他乖乖出来受死!”

    “凭什……”有武者看不惯秦扬的气势,一张嘴,面对秦扬杀人般的目光,吓得此君直接把后面的字吞进了肚里。

    “你们跟着段家为虎作伥,都是该死之辈,但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我不为难你们,我要找段尤,但凡有敢阻拦者,哼哼!”秦扬犀利的目光一扫高大的院墙,一拳轰出。

    “呼啦啦!”段家高大的青砖垒成,厚达两尺的院墙轰然倒塌,尘烟弥漫!

    秦扬霸气的一拳,震慑莫名,段家众家兵心惊胆战,腿脚发软,但职责所在,他们死也不能后退,只是远远的围着秦扬,手上持着兵器,虎视眈眈的对峙。

    段家的家兵飞身而来,人数越来越多,转眼达到上百人,有不明情况者,骂骂咧咧的出手,被秦扬一招秒杀,在又被秦扬连杀数人后,所有人都明白了,他们惹不起这个祖宗,还是老老实实等待主家出面吧。

    段尤是段家的管家,实力强横,诡计多端,乃是段天德最得力的助手,兼管这些家兵,家兵们不知道段尤何时得罪了眼前的狠人,有的心里已经开始暗暗骂段尤了。我擦你奈奈的,你惹了惹不起的仇家,却要我们替你送命,真特么不是玩意。

    段家的家兵绝不是段家的死士,据说段家的死士有二十二名,个个实力变态,但只听命于老家主段桥横,就连现任家主段天德都指挥不动那些死士,如今老家主不见人,那些死士追随着老家主出游,自然不在段家。

    所以说,真正给段家卖命的,无非是段天德的心腹而已,家兵们都是得过且过,因为为段家服务,不但薪水高,而且有庞大的修炼资源可以利用,段家会经年选拔资质优秀者,供给修炼资源,着力培养人才。

    然,能真正达到天级者,着实凤毛麟角,现如今,十年时间,除了段尤带来的黄河二煞,也只有两个达到了天级以上级别,一个是段六,已经在松榆的时候,因为地盘之争,被秦扬打伤,后被段尤设计陷害而死,一个就是常年陪伴在段天德身边的段龙,也只是达到了天级中段以上的级别。

    秦扬一步步逼近段家后院,段家后院乃是段天德的住所,他不疾不徐,每迈出一步,都震撼着段家家兵的身心,摧残啊!

    “小,小,小子,你不能再往前了,后院你是不能进的!”有武者强作镇定,冒着生命危险,色厉内荏的喝道。

    “我要进去,哪个敢拦,你吗?”秦扬手指对方,大喝道。

    “我,我自然拦不住你,可这里是段家,不是你想来就来的,你最好不要再前进了,等着我们主家出来见你!”这名武者倒也是个人物。

    “对,这位少侠,你,你不能再往前了,否则,我们主家不会饶了我们。”另一名武者也鼓起勇气道。

    “你,你莫要欺人太甚,你再厉害,也,也不过一人,我们这么多兄弟要是一起上,凭着性命不要,你,你,你也吃不消。”看到有人说话,又有武者发着颤音道。

    “好啊!”秦扬剑眉一挑,徐徐停下脚步,好整以暇的站在当场,俊逸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强大的气息无声波动,瞬间漫卷开来,笼罩方圆,段家家兵们大骇,忙运功抵挡,飞速后撤。

    然,他们恐惧的发觉,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逃不脱秦扬强大气息笼罩的范围,就好像有一无形的紧箍大手,又像是一无形的玻璃罩,把他们整个罩住,无法逃脱!

    前期飞速后退的几十人就像撞在了一堵结结实实的水泥墙上,被震的五脏移位,口吐朱红。

    呃,呃,呃……

    一连串武者闷哼吐血,摇摇晃晃的勉强站稳,刹那间脸色苍白,眼神惊恐以极。

    “不要试图运功抵抗!否则后果自负。”秦扬眼神不含一丝感情,淡淡的道。

    众家兵急忙散功,胸膛的压抑和烦恶方慢慢消除,一时间,他们互相看看,都从自己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那是一种被强者捏在手里,任人宰割的深深恐惧,哪里还敢放肆说话。

    人家散发的一股气息都扛不住,他们哪里还有勇气对抗,他们清楚,在秦扬气笼罩之下,谁要是敢乱动,嘿嘿……

    这就是差距!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全都是浮云,再多的人上去,也不过是碗里添道菜而已。

    “呀!”就在这时,段家的后山响起一声清越的啸声,声音穿云裂石,秦扬笼罩方圆的气息居然微微波动,初听那声音,似乎离的很远,转眼间,那声音就到了眼前。

    “伪先天!徐供奉!徐供奉突破出关了!”众武者惊喜莫名,紧张的气氛顿减,浑身一松,好像终于来了主心骨,每个人顿时气势大涨,纷纷眼神不善的看着秦扬,有不开眼的似乎似乎觉得援兵已到,再也不用怕秦扬了,嘴里就忍不住又开始唧唧歪歪,张牙舞爪起来。

    “小子,你听到了吧,我家供奉突破出关,识相的乖乖退走,我们也不拦你,你要是仍不知好歹,到时候可莫后悔!”一名武者头目厉声喝道。

    他到底还是知道秦扬不好惹,不是说要他留下,而是劝他退走。

    身影一闪!

    “啪啪!”回答他的是打掉牙齿的两巴掌。

    “你!”武者头目捂着肿胀的脸孔,嘴巴流血。

    再看秦扬,好像站在原地,自始至终就没有动过。

    秦扬呵呵冷笑,眼神一眯,气息施压这名武者,就见此君惊恐万分,双目突出,痛苦的闷哼着,全身的骨骼被无形的气息无情的挤压,下一秒武者开始七窍流血,转眼间形同鬼魅,大叫一声,气绝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