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1119章 打上门去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1119章 打上门去

    “霸气!”乔依姗眼里冒着小星星,第一次对秦扬的所谓暴力欣赏起来。

    乔义擎一脑门冷汗,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自己的好妹妹居然成了秦扬的拥趸?好吧,自己甘拜下风!

    “什么人?”段家庭院里,从暗处闪出数十名地级巅峰的黑衣武者,个个凶神恶煞,气势逼人,围住了一步迈进来的秦扬。

    “是你?”其中有武者认识秦扬的,顿时骇然。

    “老五,他是谁?”其他武者不善的围着秦扬,乔家大少他们见过,但秦扬他们只是听说过,真没见过。

    “他就是打杀我们少爷的秦扬!”这名武者惊惧的说着,自己却微不可察的微微后退!

    “原来是你杀了我家少爷,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弟兄们,为少爷报仇的机会来了,大家给我一起上,把他逮住,去找主子领赏!”武者中的一名头目神色狰狞,自己却不动,这厮很聪明,他知道来者不善,虽然秦扬还没表现出多么强悍的实力,但武者的世界,实力越高者,外人往往看不出他真正的武力值,现在的秦扬乃是先天,他一名地级武者,岂能看得出秦扬真正的级别。

    其他武者个个振奋不已,好嘛,这要是抓住了杀害主家儿子的仇人,家主一定龙颜大悦,厚重的赏赐难以估量,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人都是段家豢养的走狗,里面有真正的武林人士,更有武林败类,为求生存,屈尊于段家,为段家打打杀杀的卖命,有表现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

    明明看得出来者不是善茬,可毕竟自己这方人多势众,而且都是地级甚至地级巅峰的存在,而且是实力强大的段家走狗,一个个骄狂惯了的,自然自动忽略了秦扬的其他。

    “小子,纳命来吧!”武者们狞笑着,大呼一声,纷纷气势陡变,各出绝招,快俞闪电般的围攻秦扬。

    秦扬嘴角冷笑,眼神犀利莫名,渐渐散发着慑人的寒光,伪先天的气势轰然爆发,如同天神,突然一声激越长啸,双拳紧握,脚步闪动间,就如虎入狼群,出手快,狠,准,稳,毫不留情,拳脚齐施,砰然声中,就见围攻他的武者一个个倒飞而出,转眼间毙命的,十之八九!

    秦扬是大开杀戒了,下手决绝狠辣,眼神冰冷如铁,拳脚快如闪电奔雷,招招致命,转眼间,段家这些个牛逼哄哄的武者,已然哼哼唧唧,躺了一地,那些张嘴瞪眼,口吐鲜血的,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

    “好暴力!”乔一擎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乔依姗似乎见惯了秦扬的暴力,女孩儿沉静的站在哥哥身边,没有说话,因为她清楚,今天秦扬来,就是找段家的晦气的,段家的管家段尤有一笔天大的血债要偿还。

    秦扬缓缓的俯视还在地上挣扎的快要断气的武者,双眸散发着慑人的寒光,冷酷无情的爆喝道:“没有死的,就爬起来告诉你们的主子,叫他把段尤叫出来受死,其他人我可以网开一面!”

    被打倒的武者哪里还有力气站起来,现在他们连爬都有问题,恐惧的看着死去的同伴,这才后悔不已,想立功也得有实力啊,来的人居然是特么伪先天,我日的,你特么怎么不早暴露实力,我们知道你有多厉害,肯定会知难而退的,现在好了,伤的伤,死的死,任由你蹂躏吧!

    生不如死啊!

    不用他们,早有悄悄后退的武者跑去报告主子。

    段天德还没有从儿子的悲痛中缓过来,他已经通知了段尤和黄河二煞,让他们尽快赶回来,之前他施压乔家,要乔家交人,当然知道乔家断然不可能交出自己的亲生女儿,但他实在一腔愤怒无法发泄,施压乔家,无非是为了显示主家的厉害和威严而已,秦扬碰不得,现在秦扬为了乔家的女儿打死了自己的儿子,乔家的女儿肯定和秦扬在一起,他把压力送给乔家,寄希望乔家对付秦扬,虽说可能性不大,可好歹能出口恶气。

    然,他想错了,秦扬不但亲自上门,而且一上门就大开杀戒,他的所谓的强者家兵被人家直接轰杀,聪明的跑来向他报告,唬得段天德浑身冰凉,一副难以置信道:“你说秦扬带人闯进来了?”

    “是,家主!那小子嚣张至极,一进来二话不说,就大开杀戒,弟兄们不是对手,已经被他杀了数十人。”报讯的武者小心翼翼道。

    “什么?真是欺人太甚!”段天德拍案大怒,脸色瞬间变的难看,阴沉沉道:“我还没去找他,他倒敢打上门来……”

    段天德本想在属下面前抖抖自己家主的威风,但很快他就冷静下来,如今段家天级以上的高手还有一人,但在秦扬伪先天的实力面前,也是不够看的,这小子有股子霸气,居然硬生生来段家挑衅,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想起惨死的爱子,段天德内心的忧伤一浪高过一浪,可他毕竟是一代枭雄,做事沉稳老练,绝不是冲动之辈,快速权衡后,段天德立即吩咐道:“你马上去请闭关的段供奉,就说强敌来犯,我要他即刻出关迎敌!”

    “属下遵命!”报讯的武者如飞而去。

    段天德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脸色阴沉,思谋对策。细心者,可以发现段天德的手在微微发抖。

    段家数百年的基业,遇到的挑战何其之多,然都有惊无险闯了过来,造就了庞大的基业,段天德身为这一代的家主,意气风发,指点江山,何其牛逼,难道说,到了自己手里,因为一个秦扬,段家就面临覆灭的灾难吗?

    段天德反正不信,他寄希望于闭关的供奉,能打杀秦扬,消灾灭祸。

    “也不知段供奉突破了没有?”段天德喃喃道。

    “家主,让我去会会猖狂的小子!”侍立在段天德身边的一名身材高大,长相威猛的武者挺身而出,恭敬的抱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