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920章 必死无疑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920章 必死无疑

    “听到了吧,大侠不会有事的,倒是你那个所谓的未婚夫,我让大侠直接给你免除了后患!”漫画小妞呵呵道。

    “也不知你们哪来的自信,好了,我不管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秦扬,你个笨蛋,你就等着要小鱼伤心欲绝吧。”杨姝俏脸通红,狠狠的瞪视了秦扬一眼,多少有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意思。

    看到杨姝转身离去的背影,秦扬思索,漫画小妞扭头道:“大侠,这么好的小妞,你必须拿下,全力拿下,要让杨家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们竟敢算计大侠,必须让他们如意算盘落空。”

    乔依珊也深有同感:“这杨家做事忒不地道,不仅算计的是秦扬,还算计了今天所有的参赛者。”

    “可惜,他们不会想到,大侠就是半路杀出个陈咬金的,三板斧砸碎他们的眼珠子,嘎嘎嘎嘎……”漫画小妞笑的猖狂。

    应少冲这货贼的很,他一直在关注着秦扬这边的状况,杨姝找秦扬的一幕,当然也没逃过他的眼睛,虽然他不知道杨姝找秦扬到底说什么事,但从杨姝生气的表情和秦扬的平淡表现来看,绝对和这次比武招亲的事有关系,他心里一惊,隐隐有不妙的感觉,要知道,他和杨棋设计陷害秦扬的事,杨姝是最清楚的,如果杨姝把这个秘密告诉秦扬,岂不是前功尽弃。

    应少冲可不敢保证杨姝这妮子不说,毕竟杨姝和蓝小鱼走的近,关系好,心里向着蓝小鱼那边也不一定。

    “大少,我看到杨姝小姐去找秦扬了,好像两人在谈什么。”应少冲担忧道。

    杨棋本来关注着擂台上的比赛,听罢皱起了眉头,心想不会是蓝小鱼叫杨姝给秦扬传话的吧,如果真是如此,那秦扬不是知道他们的秘密了吗?

    但转念一想,总觉得不可能,妹子杨姝一向向着自己的,很听他这个哥哥的话,好歹也是杨家的人,怎么可能去帮一个外人呢。何况杨姝和秦扬的关系也只是刚刚认识,对秦扬的好感谈不上吧。

    心里这么想,但杨棋对杨姝去找别的男人说话,心里仍然极不舒服,隐含着说不出的嫉妒和恼恨。

    再一想到杨姝今天就要和别人订婚,心里更是没来由的一阵恼火。

    杨棋为何对杨姝和别的男人说话以及订婚的事嫉妒和恼火,因为他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秘密,一个对外人难以启齿的秘密。

    对外表现的谦谦君子的杨棋其实有点心里变态,这家伙早在妹子杨姝五年前开始发育时,他就对杨姝有了特别的想法,这想法他已经隐藏了很多年了,变态的思想也压抑了很久。

    但他为何会对自己的亲妹妹产生不应该有的幻想呢,原因是他知道杨姝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而这个秘密,除了杨棋的父母和他以外,杨姝本人并不知情。

    应少冲看到杨棋的脸色阴晴不定,一副难以捉摸的样子,不由谄媚的关心道:“大少,您在想什么?”

    杨棋的脸色瞬间恢复常态,淡淡的道:“没什么,等着吧,一会儿我们欣赏秦扬是怎么死的,哼哼!”

    “他必死无疑!”应少冲狠声道。

    自从杨棋对杨姝有了特殊想法后,就决不允许别的男孩子接近杨姝,在他心里,杨姝是属于自己的,是自己的禁脔!所以对杨姝与别的男孩走近,他心里怎能舒服,今天先干掉秦扬,他拥有蓝小鱼就没了障碍,至于和妹妹订婚的那个家伙吗,他自然会用干掉秦扬的方式弄死杨姝的未婚夫。他是杨家大少,杨家未来的家主,杨家的一切都属于他的,他不允许认识一个额外的男人参与到自己的势力范围。

    在杨家,暂时他说了不算,但在湖江,凭借他杨家大少的身份,他说一就是一,弄死个把人还不在话下。

    秦扬听了杨姝的警告后,对接下来的比赛就加了小心,他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上台的时候就不再留手,分别战胜了接下来的三名对手,可谓是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当他战胜最后一个对手后,秦扬也没看到杨姝说的什么天级高手上台,令他极为疑惑,不应该啊,难道是杨姝真的不喜欢自己,所以编个瞎话来糊弄自己的?

    台下的蓝小鱼见秦扬轻松的战胜了所有的挑战者,最后一个站在胜利的擂台上,忍不住激动万分,眼里冒着精光,双拳紧握,连呼吸都变的快速了。

    秦扬真的没令她失望,他战胜了所有对手,那么他娶了杨姝,以后就能和自己天天见面了。

    虽然不能和所爱的人成亲,但能天天见面,不也是好的吗。

    “杨姝,秦扬胜了,是不是主持人该宣布结果了?”蓝小鱼尽量平静的问身边的杨姝。

    蓝小鱼的表现全部落入杨姝的眼里,知道真相的杨姝心里悲哀,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蓝小鱼还不知道接下来秦扬的命运会很惨,那时,蓝小鱼应该是伤心欲绝吧。

    杨姝在心底叹口气,她实在不忍心把真相告诉蓝小鱼。

    比赛进行到这里,无论是台上的和场内台下的观众都认为大局已定,按照规则,秦扬打败了所有的挑战者,他成了最后一位夺花魁的武者,这冠军的荣誉非他莫属。

    “这年轻人是谁?哪个门派的,武功不俗啊,年纪轻轻就是地级中段以上的水准,已经很不简单了。”台下的观众和武者都交头接耳的议论。

    “从他的武功路数,看不出来啊,不会是野路子吧?”有人道。

    “什么野路子,你这话我不爱听,我们华夏武术何其庞杂,武学之海更是浩浩汤汤,穷其一生也难全窥其豹,做为新时代的武者,绝不能有门户之见,更不能目光短浅,武术的本意是击败对手,能打败对手的武学就是好武学,就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武学。”这位老兄说的蛮有哲理的。

    “……”

    “刚才主持人介绍的时候说这小子叫秦扬,来自大山里,人长的蛮精神的,我看配的上杨家小姐。”有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