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602章 就几块钱?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602章 就几块钱?

    秦扬皱眉思索。

    曾旭健本来以为自己的人会把秦扬打一顿,他就躲在远处看好戏,但好戏是开场了,而且很快就结束了,主角却是秦扬,曾旭健震惊不已,他心慌难安,眼看力哥被人逼迫打电话,他就知道不妙,赶紧关机,然后悄悄溜走,这些人的死活,他顾不上了。

    “拿钱!”

    甘甜儿对一名躺在地上的混混娇声威胁,伸出红红白白的手掌。

    “女侠,没钱!饶了我吧!”

    这名混混可算是领教了什么是魔女本色,他苦着脸,颤巍巍的回答。

    “穷逼货!”

    甘甜儿皱着可爱的琼鼻,踢了对方一脚,娇喊道:“搜身!”

    “我来!”

    这会儿公孙储杰硬气了,他扑上去就是一顿搜,但令人失望的是,五个人身上,拢共才搜刮出几块钱,还不够买几个糖豆呢。

    “就特么几块钱。”

    公孙储杰好不失望。

    甘甜儿气的着实无语,本以为从这些人身上好歹搜刮几百块和上千块出来,没想到这几个混混真不是一般的穷,而是穷到家了,怪不得要帮人打架,原来是没钱闹的啊。

    “太穷了也,还不够大侠的出场费呢!”

    甘甜儿抢过那几块钱,装到了兜里,柳眉微蹙想辙,幕后主使人关机,如何才能多敲点钱呢?

    公孙储杰见甘甜儿失望的样子,顿时讨好谄媚道:“他们没有我有啊,我给,秦大侠帮我出头,我怎么能让他白出呢。”说着,翻着自己的裤兜掏出两千块递给甘甜儿。

    甘甜儿当然敬谢不敏,愉快的收了,收了人家的钱还讥讽:“你也太穷了吧,才给两千!”

    “我是想多给啊,不过刚才的钱都给你了,就剩下这两千了。”

    公孙储杰赶紧道。

    “三弟,这些人怎么办?”

    庞大海问道。

    “让他们走吧!”

    秦扬挥手道。留着他们也没用,幕后主使者关机,就说明对方根本没把几个混混当回事,就算扣住他们也敲不到钱,等自己查清楚了幕后主使,再让他多出血!

    “赶紧滚!”

    庞大海踢了其中一个混混一脚骂道。

    “都特么滚蛋,下次等我打残你们!”

    公孙储杰气也出了,以后他要找家族高手,再打这些人一顿方解心头之恨。

    几个混混如蒙大赦,赶紧你扶我,我搀你,一瘸一拐的狼狈离去。

    远远的,曾旭健见到自己人离开,他急忙打了个电话。

    “尤叔,你帮我查个人,叫什么秦扬的,是我们松榆大学的学生……”

    “好的,我等着消息!”

    曾旭健挂断电话,脸色阴郁的远远的瞅着秦扬这边,心绪不宁。

    打了一场架,秦扬完胜,众人坐在洛夏夏竞选摆开的场子里,秦扬看公孙储杰狼狈的样子,淡笑的问道:“你怎么得罪人了,被人打成这个吊样?”

    公孙储杰无辜道:“我没得罪什么人啊,我现在连学也不上了,前一阵子还被囚禁在家呢,说起来根本不是我得罪人,是那个叫什么姓曾的找来的人,我就保护一下夏夏就被打成这样,对方太嚣张了。”

    “哦!”

    秦扬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个狗屁学生会副主席,这小子想勾搭洛夏夏,未得手,被公孙储杰看见,当然发生矛盾。为了女人打架,可以理解。可是他搞不明白的是,当时梁有城来求助于他,他都还没去现场帮公孙储杰呢,这些混混已经过来找他麻烦,还让他长点记性?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我也得罪了那姓曾的?

    他和这姓曾的也没什么瓜葛啊,就算刚才他对洛夏夏有那么点“无理”,自己也没过去教训他啊,更没和他说过狠话,这姓曾的是什么意思?自己以前得罪过姓曾的?自己怎么完全没印象呢?

    他得罪的人多了,但还真没有姓曾的,真是奇哉怪也!

    想不明白,秦扬也不再去想,反正以后这些人再想找自己麻烦,自己也能对付,还有那姓曾的,再惹了自己,他绝对不客气。不过要防备姓曾的有后招就是。

    刚才那一场打架,由于是发生在校园内,当然有很多人看见了,只是学生胆小,很多都只是远观,不敢近距离凑热闹,有的只是拿出手机疯狂拍照,上传微博,发布视频,博个噱头和眼球而已。

    至于秦扬,相信从刚才那一场打架,他在松榆大学的名气直线飙升是肯定的。

    这时,乔依珊也走了过来,她目光里全是小星星,双手捧心,夸张的凝视着秦扬,娇声道:“秦扬你好帅啊,打架这么厉害,那好几个可是人级高手啊,竟然被你一招就打倒了,你现在是什么实力呀?”

    秦扬听的忙打尿战,又整不明白了,以前的乔依珊,看到他和别人打架,不是气急败坏就是急赤白脸的教训自己,可现在居然没教训自己,而且还表现的非常花痴,真是令人大跌眼镜,出人意料。

    她怎么了?脑子烧坏了还是转了性子?秦扬更相信她是发了高烧,才做出如此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

    秦扬下意识的用手去摸乔依珊的额头,眨着双眼问道:“你没事吧?发高烧了?”

    秦扬也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什么不妥,只是下意识而已,可做为女孩子,这样的举动似乎过于亲密,一般来说只有情侣之间才会去触摸女孩子的额头部位。

    乔依珊瞬间芳心频跳,俏脸酡红,心里暗自窃喜,自己的表现终于有了效果,秦扬对自己的态度果然有了很大改变,这时候居然关心起自己的身体来,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她要再接再厉。

    她没有羞恼的扒开秦扬的手,反而向前一步,把自己的喷香的娇躯更紧密的靠近秦扬,柔声细语道:“人家是有点不舒服,你给看看嘛!”

    乔依珊似乎光顾着收服秦扬了,没意识到她自己的行为有多么不妥,或许,她真豁出去了?真是个勇敢到可怕的女孩子,为了能接近秦扬,从而改造他,她拼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