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587章 气势凶凶的段老六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587章 气势凶凶的段老六

    陈曼丽估计,这会儿大小姐恐怕在脑海里不住的画着圈圈诅咒给她带来烦恼的秦扬吧。

    公孙储玉在人前绝不是这样的,她从来是高贵冷艳,沉稳睿智,一挥手千军万马,一跺脚山河乱颤的主儿,从小到大做生意就没失手过,更别说没事就被整的转圈圈,那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公孙储玉终于发觉,自从她来到松榆,智商就不够用了,三天两头的发愁,眉头皱了一次又一次,甚至都不耻下问,没事就问身边的秘书这事该怎么办了。在这样下去,自己非老几岁,一脑门白头发不可。总之一个字,累!

    一开始她踌躇满志,并没把松榆的困难放在眼里,她接手松榆,本来是力挽狂澜,纵横无敌的架势,哪想到一个不起眼的秦扬,把自己打的节节败退,狼狈不堪,前期或许可以归结为自己低估了对手,可后期呢,随着一桩桩一件件自己被打败,她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笨?

    公孙储杰总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总是说些令人生气的话,所以这小子总是被公孙储玉披头盖脸的骂一顿。

    这不,公孙储杰又出现了,他门也不敲,推开公孙储玉的房间门就走了进来,一进来就是不着调的事。

    “姐,咱们公司重新开业,是不是得举办个宴会啥的,我觉得要把松榆的社会名流都请过来,比如秦扬和蝉爷……”

    其实他的本意是想趁此机会把秦扬请来,秦扬来了自然甘甜儿也会来,甘甜儿来,那洛夏夏肯定也跟着来呀!

    他光想着泡妞,没看到公孙储玉正发愁,而且这个时候还办什么鸟的宴会,还嫌丢人不够吗?再说怎能请自己的对手呢,闲的蛋疼还是当众示弱,你说你这家伙提的建议是不是脑残!

    果然招来公孙储玉一顿大骂:“你脑子抽了,办宴会没什么不可以,怎么能请咱们的对手呢?”

    公孙储杰好不懊恼,又特么骂我,请对手怎么了,干嘛非要跟人家过不去,为何就不能成为朋友呢。

    但他不敢过激,只是不以为然道:“什么对手啊,咱们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好不好,姐啊,咱能不能别作了,不作死……咱们搞的是投资生意,他们搞的是安保生意,也不冲突嘛!”这家伙本来想说不作死就不会死,但显然这话不合适,他敢继续说完,肯定公孙储玉骂的他狗血淋头,所以赶紧改口。

    公孙储玉气的无语,她真懒的得理这个傻叉弟弟。正如乔义擎所言,谁家能没一半个二货呢。

    就在公孙储玉又开始教训公孙储玉的当口,门外却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什不是对手,我段家的家将居然在一个乡下小地方还怕别人?说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门被推开,门口出现一位身材中等,相貌威武,双目炯炯,太阳穴高鼓,肌肉紧绷,气势逼人,身穿黑色练功服的中年人来。

    此人叫段老六,乃是段家派来的天级巅峰高手,他被主家派来家将家族坐镇,这几天在颜如玉天使投资公司呆着无所事事,颇觉没意思,于是过来想问问公孙储玉有没有什么大事让他去做,正好在门外听到公孙储杰灭自己威风涨别人志气的话,当下就发火推门进来。

    公孙储杰浑身打个哆嗦,赶紧赔笑道:“没事,没事!”

    看到公孙储杰的怂样,段老六就不依不饶的追问,非要问出公孙储杰到底害怕什么,让公孙家族害怕的那小子姓甚名谁不可。

    “是谁这么牛逼,连我段家家将的二少爷都害怕,说出如此丧气的话来,没得辱没了主家的名头!”

    段老六气势汹汹的找地方坐下,上半身挺的笔直,两腿分开,大马金刀的坐着,气势十足。

    “真的没事!您老听错了。我胡乱说的。”公孙储杰赶紧谄笑解释。

    “不对,你不要瞒我,我刚才在外面都听见了,要不要我给你重复一遍?快说,是谁,不然我扭头就走!”

    段老六不是傻子,刚才隔着老远他都听见了,摆出你要是敢不说,我就转身不管回段家去的架势。

    公孙储杰呐呐不敢言,吞咽着口水看向公孙储玉,希望她能解围。

    公孙储玉狠狠剜了他一眼,这才微笑对段老六道:“段叔不必生气,储玉告诉你也没什么,刚才储杰说的那个小子叫秦扬,是我们的对手,身手不凡,储杰胆小,怕惹了人家换来报复!”

    “我呸!一个乡村野小子还敢装蛋,我去找他,老子打的他满地找牙!”

    段老六身为天级巅峰高手,可以说是已经摸着天的存在,又是段家主家的护卫,身份武力值都是相当牛逼的人物,至今未逢敌手,本次奉命来公孙家族坐镇,自然要帮着公孙家,再加上这几天闲着蛋疼,倘若能去欺负欺负小屁孩儿,自己摆摆威风,何乐而不为呢,这好机会不容错过呀。

    段老六咋咋呼呼的喊打喊杀,颇有要去拿秦扬祭旗的架势,要是在以前,公孙储玉或许巴不得呢,可现在不同以往,她不会让段老六蛮干!

    公孙储杰没想到刚才一番话让段家护卫听到了,又见他要去找秦扬练练可吓坏了,赶紧拦住这位牛逼大叔,苦着脸道:“段大叔,咱不能啊,那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我怕他也是有原因的,之前我家的魏供奉就是被他打死的。那个惨呀,一刀腰斩,成两截了!”

    段老六闻听一愣,我擦!牛逼啊,我还以为对方就是个有几手的傻小子呢,没想到还是个高手!

    能够把天级中段以上的魏供奉杀死,那对方的实力少说也和自己一个级别的呀,但大话已经说下,而且他有足够的把握,所以一撸袖子嚷道:“那正好,我去给魏供奉报仇,把这不开眼的小子剁了喂狗!”

    “真不行大叔,您千万不能去,咱还是别惹事了行不!”

    公孙储杰都快哭了,心想你就吹牛吧,把秦扬剁了喂狗,说不定谁剁谁呢,再说你去找秦扬的事,那不是把我卖了,我还指望着秦扬帮我泡妞呢!你老能不能别那么不懂事行不行。你们会武术的难道都这么爱冲动!怪不得有句话说的好,流氓会武术,谁也弄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