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511章 真心话大冒险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511章 真心话大冒险

    洛夏夏不理他,他也不敢自讨无趣,甘甜儿这个小美女眼珠一转,就计上心头。

    她眼神狡黠,娇声嚷嚷道:“这样喝酒多没意思,你们谁会行酒令,咱们来行酒令好了。”

    “好啊,你说怎么玩吧,没有我和陈少不会的酒令,划拳?一五一十,小蜜蜂,掷色子比大小,诈金花,甘大美女尽管挑。”

    公孙储杰眉飞色舞,昂首挺胸,似乎要在美女面前,尤其是洛夏夏面前炫耀自己有多牛逼,能力有多棒似的,可这孙子光想着炫耀自己,可没想到他会的这些玩意儿,跟能力一点关系也没有。

    吃喝玩乐他在行,一旁的陈跃立自然也不落后,尽管不敢追求甘甜儿了,但是色眼依旧忍不住在甘甜儿傲然的胸,腿上快速扫描几眼,眼神痴迷的盯着甘甜儿迷死人不偿命的天然呆萌的俏脸,一想到这样的极品美女没自己的份儿,陈跃立就郁闷的要死,虽然不能一亲芳泽,近距离和甘甜儿说说话,看看她的俏丽模样,听听她的娇语薄嗔,闻闻她身上散发的迷人体香,也是一种享受。

    只要能逗美女开心,讨美女喜欢,公孙储杰和陈跃立就不遗余力。

    “储杰,要不我们来划拳!先给两位美女演示演示?”

    陈跃立撸起袖子兴奋的跃跃欲试道。

    “嘟!停!”

    甘甜儿做个停的手势不耐烦的制止道:“玩行酒令可以,老娘我也会,比如一五一十,我玩的好着呢,不过输赢的规矩我们改改?”

    “怎么改?不就是喝酒吗?”

    两个二傻子问道。

    “喝什么酒,就知道喝酒。喝死你!”

    漫画小妞红唇一撅,翻个白眼,道:“一桌子有三个开车的,大侠,储杰,义擎哥,你们都要开车,所以不能喝酒,我和夏夏姐是女生,酒也是不喝的,只剩下一个陈跃立,喝酒也没意思,所以你也别喝了,咱们谁输了就得回答赢的那一方一个问题,输了的人必须回答,不能说谎,问题的性质不限制,可以随便问。”

    漫画小妞抛出一个巨大的馅饼,把公孙储杰和陈跃立乐坏了,这不是和真心话大冒险差不多吗?

    嘿嘿,银荡啊,玩过真心话大冒险游戏的都知道,那可是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啊,男女生之间问的问题,曾经有网上闲的蛋疼的人士专门做过这方面的统计,就是玩真心话大冒险问的最多的问题是哪几个,对方总结了十三条,几乎条条经典,说到了人的心坎里。

    关键是漫画小妞玩的高明啊,什么问题的性质不变,也就是什么问题都不限制,都能问呗,这就把男人的那点心理摸透了,估计这两纨绔正在心里哇哈哈偷笑呢,太特么爽啦,桀桀桀桀……

    男生问女生问题,不外乎身体器官,女生内衣内裤,颜色花式,是不是处,第一次给了谁等等……

    这就是对男生最大的诱惑,更何况面对的是甘甜儿和洛夏夏这两个极品美女呢,更令人产生难以抑制的遐想。

    “就玩这个,就玩这个,这个好玩儿。”

    猴急的陈跃立口水猛吞,眼冒色光,已经热血沸腾,忍不住手舞足蹈了。

    “好,就这么玩!”

    两个色男心照不宣。互相心里那点龌蹉漫画小妞清楚的很。

    不过她和洛夏夏也是心照不宣,她们可是想要套取情报的。

    甘甜儿猴精猴精的,岂会让他们占了便宜。

    “夏夏姐,我们两个一起,玩死他们臭男人!”

    甘甜儿给洛夏夏使个眼色,一语双关道。

    洛夏夏也尽力配合,她知道甘甜儿鬼机灵,是不会吃亏的,那她就帮着迷惑一下公孙储杰,让秦扬臭小子看看我洛夏夏的魅力,哼!

    陈跃立和公孙储杰互相使个银荡的心照不宣的眼色,就兴奋的喊道:“来来来,开始,开始……”

    秦扬和乔义擎不参与,只是看着他们咋咋呼呼的热闹,漫画小妞又开始戏弄傻子。

    甘甜儿果然厉害,和公孙储杰玩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很快赢了第一局。

    甘甜儿问的第一个问题先吹捧一下公孙储杰,使他不会产生警惕性:“听说你当了天使投资的副总,很牛逼嘛,我和夏夏姐就佩服的紧,想不到孙子还是很有能力的嘛,假以时日应该是商业精英ceo,可我知道你们家族是混道上的,最近和别人打的厉害,怎么突然没动静了?是不是不打算在道上混了?”

    公孙储杰被甘甜儿捧的晕晕乎乎,尤其是在洛夏夏面前说他是精英,未来的商场ceo,那份虚荣,那份得意和满足就别提了,为了在洛夏夏面前表现,就是亲生老子也敢出卖,甭说这只是一场游戏,当然一点设防也没有,当下说道:“哪能的,我们家族还是松榆道上的老大,不过最近家族调整了策略,今后侧重点是投资领域,那些道上打打闹闹的事,暂且先搁下,我本身就不赞成我姐的策略,她非要跟秦扬对着干,结果呢,被秦扬打的屁滚尿流的,丢人!”

    公孙储杰这是在向秦扬卖好呢。

    “咯咯咯,这样啊。”

    甘甜儿瞟了秦扬一眼:“孙子,你算说对了,和大侠斗,下场会很惨的!”

    “我是个狠人!哼哼哼哼……”

    秦扬也装逼的弯着嘴角,眼里冒着寒光,配合着。

    公孙储杰和陈跃立都不约而同的打个冷战,怯道:“那是,那是,这个我们都知道。”

    行酒令继续,凭借着漫画小妞高明的语言问话技巧和玩的娴熟的酒令,哄的公孙储杰和陈跃立什么话都说,甘甜儿是连捧杀带棒杀,赢了后,对于一些看似敏感的问题,甘甜儿都问的不漏痕迹,公孙储杰和陈跃立也回答的痛痛快快。

    当然洛夏夏和甘甜儿输了,陈跃立和公孙储杰就兴奋的不行,可也不敢太出格,问的问题还是相对保守的,甘甜儿两女装模作样的扭扭捏捏后,“娇羞”的回答,引得两个大se lang是热血沸腾,沉浸在兴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