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499章 你是谁?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499章 你是谁?

    陈秘书忍不住也泛起笑意,这个时候的大小姐很可爱嘛!

    “那他未必说实话!”

    陈秘书笑道。

    “哼,如果真是他做的,你说他会不会心虚,我要是诈他一诈,说不定他一不小心就露馅了呢。”

    公孙储玉撇撇嘴角。

    “秦扬是个聪明人,这种高手心性意志力都非常坚强,大小姐您诈他,是不是有点……”

    陈秘书话里的意思是您老能不能别幼稚啊,可她不敢说。

    公孙储玉冰雪聪明,岂能猜不出陈秘书话里的意思,她白了陈秘书一眼,并未怪罪她,显然她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幼稚,但现在她为这破事想的头疼,和秦扬这个对手通通话,探探口风,她也会心安很多。

    在松榆她最大的对手就是秦扬,这小子给她造成的困扰实在是不小,也是公孙储玉自出道以来第一大劲敌!

    秦扬本人并没有公孙储玉的电话,现在是下课时间,秦扬在走廊徘徊,这一段时间以来,他疏于习练内功心法,虽然有极强的底子,但他的对手越来越强大,再也不是初来的时候遇到的那些大小混混,普通高手,而是动不动就是地级巅峰。

    武者世界,高手分为外家功和内家功两种,大师兄内外兼修,侧重点却是外家功夫,秦扬侧重于内修,外家功夫相比较就差不少,这和个人的体质有关系,上一次和军神交手,对方实力明明比自己低,但由于自己的内修不足,不能快速恢复体力,导致被对方踢了一跟头,当然谁也不是常胜将军,和地级巅峰期的高手对决,吃一拳一脚也属正常,可高手比试,往往就在瞬息之间,如果不是自己气息护住全身,很可能军神那一脚,就使他要躺床上十天半个月。

    军神是主修外家功夫的高手,体力充沛,加之内家功法辅佐,往往可以战胜比他高一级别的主内修高手。

    秦扬想的是自己来上大学,本意是寻找亲生父母的踪迹以及小师姐,却一直没有音讯,自己所走的路是不是偏离了轨道,不知不觉中,他参与了很多不是他这个学生该参与的事,给他惹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他是不是该静下心来主修功夫了,想想大师兄受的伤,他有一种深深的危机感,不混江湖不知江湖险恶,不混江湖不知天高地厚,不混江湖不懂得掌握别人的生死是多么的重要,秦扬没想着要去掌握别人的生死,但他不想被人悄无声息的干掉!

    能够避免这种局面,就得不断的习练,使自己的实力不断提高,保住性命一切才有可能,否则其他都是虚妄。

    秦扬正在天马行空的想,手里的电话嗡嗡的震动起来,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未知。

    秦扬疑惑的接通了电话。

    “秦扬,你把那些人劫走是什么意思?”

    公孙储玉直接质问,她本来目的就是出其不意,诈一诈秦扬,听听他的反应,因为,人在下意识的回答往往是真实的。

    听到是位女声,声音清亮好听,语含质问的恼怒,秦扬下意识道:“你谁呀?”

    “我问你劫走那些人是什么意思?”

    公孙储玉紧逼道。

    “说什么呢,莫名其妙,你到底是谁,不说我挂了啊,神经病!”

    秦扬皱眉道。

    公孙储玉愕然,赶紧道:“我是公孙储玉!”

    秦扬恍然大悟,怪不得感到电话号码有点熟悉呢,上次她打电话给自己,自己也没有把电话号码存起来,认为没必要,自己也不会多和她有瓜葛。

    “储玉小姐,什么事?”

    秦扬淡笑道。

    “重要的话说三遍,我问你把那些毒贩从看守所劫走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陷害我!”

    公孙储玉怒道。这家伙居然没自己电话,岂有此理!

    秦扬愣了愣,半天才反应过来,顿时心里不爽,这小妞可真会联想,这么聪明个人也会犯糊涂啊,这事都能想到我头上,是不是聪明过头了。

    秦扬不客气的讥讽道:“我说聪明的储玉小姐,你的思维也太活跃了吧,拜托你用脑子好好想一想,我把他们送进去再去救出来,我闲的蛋疼,吃饱撑的呀,我真服了你,你啥都敢想,也不知是你有病还是我耳朵不好听错了。”

    公孙储玉一想也对啊,难道自己真的想错了,自己真的陷入误区了?

    面对秦扬的讥讽,她也没生气,只是仍不相信秦扬的话:“你确定这件事不是你做的?”

    秦扬无语至极,现在的女孩子都怎么了,精力过剩还是月经不调?

    秦扬不想和她解释,直接道:“你真是有病,我不和有病的人说话,没事我挂了啊!”

    说着,不给公孙储玉再次质问的机会,按了结束通话键。

    “神经病,一天也不让我清闲!”

    秦扬嘟囔着,太多的事压着秦扬有点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清闲一天吧,这小妞又打电话给自己添堵,简直是……要是公孙储玉在身边,秦扬不介意打她屁屁。

    秦扬刚挂了电话,忽然自己身后又传来声音:“谁的电话,怎么是个女的。我听的不像是甘甜儿,秦扬,你是不是又在外面沾花惹草了?”

    秦扬缓缓转过身,看到横眉冷对的乔依珊,秦扬没好气道:“关你什么事,管的宽,我乐意,怎么着!”

    乔依珊就是他的克星,这小妞一天到晚盯着他,一有风吹草动瞒不过乔依珊的耳朵,秦扬对她是打不得骂不得,躲也躲不开,两个人是同一班级的,秦扬接电话,乔依珊都看在眼里,就怕他又逃课出去“鬼混”。

    昨天秦扬平白无故的请乔依珊大吃了一顿,还堵不住这小妞的嘴,秦扬很是郁闷,所谓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这小妞咋就喂不熟呢,老是跟自己过不去!

    乔依珊被噎,似乎也感到自己真的管的有点宽,再说秦扬现在给她的印象比以前好多了,不过她不想就此放过秦扬,仰着小脸娇声道:“不让我管也行,但你得再请我吃一顿好的,昨晚光顾着教训你了,没吃饱,现在正好中午,请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