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331章 会演戏的大师兄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331章 会演戏的大师兄

    “敲什么敲,没人!”

    屋里传来大师兄不耐烦的声音,隐隐含着怒气。

    额!

    秦扬被噎,甘甜儿咯咯的笑。

    “大师兄,是我,你开开门啊。”

    秦扬尽量柔和的语气说道。

    “开什么门,你什么时候解决了洛家的事情,什么时候来见我!”

    大师兄直接拒绝。

    “我正要和你商量怎么解决洛家的事呢,你要不要听听,给个建议嘛!”

    秦扬无奈道。

    “你自己想办法,不要和我讲,自己做的事自己去擦干净屁股,和我讲没用,让洛家满意,我就原谅你。”

    大师兄吴刚理也不理秦扬。

    门就是不开,我不见你,代表我很生气,不令我满意,我就一直晾着你小子。

    秦扬无语:“我都想办法帮洛家解决问题了,你气性还这么大,我很担心你。”

    “少给我假惺惺,我死不了。”

    吴刚没好气的回话。

    “大师兄,大侠不是担心你会死,是担心你真孵出蛋蛋来。”

    漫画小妞在门外窃笑着揶揄。

    “弟妹呀,大师兄可没这个功能,就等你什么时候和我师弟生个胖小子,我就开门。”

    吴刚也笑着打趣。

    哇偶!漫画小妞也不害羞,马上还以颜色:“等那一天,大师兄就成木乃伊了。”

    “我……”

    房间里突然没了声音。

    秦扬和甘甜儿还感到奇怪。

    原来,吴刚正隔着房门和漫画小妞调侃呢,没注意从窗户外悄无声息的钻进一人,一把尖刀闪电般的抵在他的脖子上。

    进来的正是毒狼,他那天看到秦扬和吴刚交流,似乎两人正在闹别扭,秦扬惹到了这个光头,光头没有原谅他,还大骂。

    秦扬低声下气的不敢还嘴,毒狼判断,房间里的这个光头一定对秦扬很重要。

    他和秦扬交手无果后,觉得秦扬太能打,自己和他正面交手杀不了他,那就只有偷袭!但是秦扬很是警觉,偷袭也不一定管用,唯一的办法就是分散他的注意力。

    于是就打起了歪主意,劫持光头,然后逼迫光头配合他演一场戏,那就是让秦扬进来,光头大骂秦扬,趁着秦扬唯唯诺诺领受教训,不注意的时候,他闪电出手,干掉秦扬。

    此计策到底能不能行得通就看运气了,毒狼也是被逼无奈,单子也退不了,任务还得继续,唯有出此下策!如果杀不了秦扬,他有把握逃掉。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自认为还可以的计策,却让他差点丢了性命。

    “别出声,否则,咔!”

    毒狼一手拿bi shou抵着光头的咽喉,一手凶狠的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意思说你不照我说的做,我直接抹了你的脖子。

    大师兄也确实大意了,打死他也想不到大白天的,居然从窗户钻进来一个人,上来就用bi shou抵住了他的脖子,他揣测能够无声无息的接近自己的,肯定是个高手。

    大师兄装作害怕的样子,双手举起,惊恐道:“你,你要干什么?”

    “你要外面的人进来,自己要装作没事的样子,不然杀了你!”

    毒狼目露凶光,言语威胁,bi shou又轻轻往上送了送。

    大师兄双手高举,心里冷笑,脖子往后仰起,努力避开bi shou对他脖颈的伤害,仍旧一副害怕的模样,眼神惶恐,牙齿咯咯打颤,嘴唇也哆嗦道:“别,别杀我,你要谁进来?我不知道啊!”

    毒狼鄙夷道:“胆小鬼。”

    “是,我是很胆小,耗子我都怕,好汉,你让我怎么做你才肯放过我?”吴刚都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你照我说的做,你让外面的秦扬进来,然后你劈头盖脸的给我骂他,教训他!”毒狼的主意打的很好,可惜他了解秦扬,却没有了解这个光头。

    “可,为什么呀?”

    大师兄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好汉,你和外面的人有仇?”

    这也是吴刚迫切想知道的,看来此人要对自己师弟不利,但是他不清楚是谁要这么做。秦扬又惹了谁?

    “少废话,想活命就照我说的做,怎么样,这可是你活命的机会,你干不干?”

    毒狼面罩下的鹰眼射出凶光。

    “干,这么简单的事为啥不干,正好这小子也快把我这大师兄气死了,把他叫进来骂一顿,我也好消消气。还能买命,一举两得。”

    吴刚装作这买卖很合算的样子,眨着眼皮表示同意。

    为何眨眼皮,而不是点头呢,因为那寒光闪闪的刀尖正抵在他的咽喉,他要是一点头,可就悲催了。

    “好,你照做,做的好,我就放了你。”

    毒狼开出空头支票。

    “好汉,那我能不能问一句,你和外面的那小子有仇,你一刀剁了不就得了,用的着多此一举的吗。”

    吴刚小心翼翼,装作讨好的问道。

    “废话,要是那么容易搞定,我理你个茄子!那小子太厉害,我正面和他交手杀不了他,我刚才告诉你的方法就是让他分心,然后我一招结果了他。”

    毒狼还有时间给吴刚解释,也是怕这光头不配合。

    “哦?是这样啊。”

    吴刚恍然大悟,眼珠一转,嬉皮笑脸道:“那小子确实有股傻劲儿,不容易对付。”

    “少给我嬉皮笑脸的,快点照我说的做,他不是气你吗,我一刀杀了他,你什么气都消了。”

    毒狼没把吴刚放在眼里,看他这身板造型,也就是个莽夫,胆小鬼,恐怕也没啥武功,自己拿刀逼着他,量他也不敢反抗。

    “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

    吴刚摇摇钲光瓦亮的大脑瓜子,眼里微微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凶光。

    “为何?”

    毒狼还挺好奇,然后没来由的浑身一紧。

    “因为我马上气就消了!”

    吴刚了字未说完,已经闪电出手,就听砰的一声,伴随着全身骨骼咯咯的爆响,毒狼面条一般的迎面倒地,浑身抽搐,动弹不得。

    “好了,我气消了,小子,你明白了吧。”

    吴刚摸着自己的大光头,坐在床边,大脚板踩着毒狼的脸,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