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330章 买了一个凶宅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330章 买了一个凶宅

    这套别墅的拥有者,正是女杀手苏小米!能够拥有高达两千万的别墅,并不是苏小米自己有钱舍得买,而是前别墅的主人曾经雇佣苏小米杀掉了他的一个仇人。

    而苏小米正是在这间别墅把目标人物干掉的。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敲门,苏小米能下得去手杀人性命,其实胆子并不大,她怕鬼,这是不是很矛盾?

    所以,苏小米宁愿住自己那间小公寓,也不住装修豪华的大别墅。

    而这栋大别墅,是别墅的主人抵给苏小米的的佣金。既然她自己不敢住,苏小米就挂牌出售套现,好长时间了,因为价格过高的缘故,一直没卖出去。

    今天正好买主来了,居然还是公孙储杰!苏小米真是乐得不行,这傻大头又给自己送钱来了。

    当然公孙储杰并不知道这些,他还挺高兴,他庆幸自己能够在洛夏夏买的别墅附近买到另一家别墅!

    他想的很美,觉得洛夏夏迟早有一天因为不想当秦扬和甘甜儿的电灯泡住进自己的这栋大别墅呢。

    别墅的事搞定,自然要庆祝一番,秦扬带着两女去吃饭。

    席间,秦扬和洛夏夏已经没有了上次的尴尬,洛夏夏吃饭斯文,秦扬也很少说话,一桌就甘甜儿话多,边吃边说,小嘴巴拉巴拉个不停,说的全是秦扬的壮举,什么帮助王启新从金主手里是如何牛逼哄哄的收回股份,自己又是如何敲金主一笔不大不小的中介费的,说的活灵活现,绘声绘色,说到开心处,还忍不住自己笑着肚子疼。

    秦扬无语,洛夏夏却听的满不是滋味,不断的在心里腹诽秦扬!

    你那么有本事,可以帮助外人,为什么不帮助你的未婚妻?通过这些事,足以证明你心里根本没有我,不喜欢我。哼,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

    洛夏夏满腹的幽怨,她却没有设身处地的为秦扬想想,你们洛家退婚,你又不喜欢人家,你凭什么让秦扬帮你洛家?

    秦扬用什么由头出面,未婚夫?太勉强了,从洛家退婚那天起,秦扬和你洛夏夏就已经没了瓜葛。

    然而,女孩子的心思很奇妙,她就觉得秦扬心里没自己,虽然甘甜儿老是在自己面前提起秦扬,还说什么二女共同拥有一个男朋友,洛夏夏有时候也心动,但通过几次接触,她一直在对比,秦扬到底喜欢不喜欢她,心里有没有她,通过一些事,洛夏夏得出结论是没有!

    既然如此,那自己又何必纠结呢。

    看着闺蜜一脸幸福的模样,秦扬以后所做的一切“壮举”,可都是有甘甜儿参与的,她洛夏夏毛也没捞上,心里不是滋味,嘴里的饭菜也食不知味,味同嚼蜡,草草吃了几口后,洛夏夏就借口说要回宿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秦扬看了洛夏夏一眼,没有说什么。

    “干嘛那么急啊,我们吃完饭,一块去买点日用品,然后去打扫别墅。”

    漫画小妞阻止道。

    “再说吧,我今天真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会儿,你们自己去吧。”

    洛夏夏言不由衷,实际上是她心里对秦扬有意见,有点不想再见到他的意思。

    “让夏夏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我们来做。”

    秦扬理解的说道。

    烂装好人!洛夏夏腹诽。

    “那好吧,夏夏姐,你好好休息,等我和大侠收拾好了,我们就一块搬进去。”

    甘甜儿也不再强求。

    “嗯,那我走了。”

    洛夏夏拿起手袋,对甘甜儿挥挥手,告辞而去。

    看着夏夏离去的背影,甘甜儿眨着萌萌哒的眼珠笑道:“夏夏姐似乎不开心哦。”

    秦扬皱眉思索,说道:“你少说点我们之间的事,她或许好点。”

    “大侠看出来了?”

    甘甜儿促狭道。

    “没有,快点吃吧,吃完我们去看大师兄。”

    秦扬没好气道。

    吃完饭,秦扬带着甘甜儿驱车去往蝉姐的会所看望大师兄,这么几天,大师兄的气也该消的差不多了吧。

    陆虎车上。

    “大师兄还在生气吗?”

    甘甜儿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洛家的事肯定要解决了才行,只是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出面去帮着解决。”

    秦扬无奈道。

    他这两天也时不时的在考虑怎么帮洛家搞定金主的事,甘甜儿告诉他,因为有公孙储杰的介入,金主早就打消了逼洛天远让出董事长的念头,之所以手里还持有洛家的股份,完全是因为公孙储杰想用此来要挟洛天远,逼迫洛天远答应把女儿洛夏夏许配给他。

    那么他现在到底是去找金主呢,还是去找公孙储杰?这真是个问题。

    “都是公孙储杰那孙子搞的鬼,夏夏姐也是这么认为的,大侠,你直接找公孙储杰揍他一顿,让他把自己手里的股份也卖给洛家,然后再给他施压,指挥金主把股份卖给洛家,就万事大吉了。”漫画小妞语调轻松的出主意道。

    “我找蝉姐了解过公孙家族,据说他们是省城有名的大家族,连金主都听他的,我们不能贸然得罪新的仇家。引来更大的麻烦。”

    秦扬不得不考虑,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意得罪人,不是明智之举。

    “嗯,其实不了解也没关系啦,公孙储杰那孙子一看也是个软蛋!”

    漫画小妞嗤之以鼻道。

    “他是个软蛋,他的整个家族可不是软蛋,公孙储杰是公孙家族的少爷,我一出手,势必得罪整个公孙家族。就好比金主是个怂蛋,我们可以随意拿捏,可他的幕后老板左爷却是强人,我做事就不得不考虑。”

    秦扬解释道。

    为人处事,往往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秦扬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就比如他下山至今,要不是金主以及那些个混混们逼人太甚,秦扬绝不会去无事生非,招惹他们。

    “嗯嗯!”

    漫画小妞猛点头,表示认同。

    来到蝉姐的会所,蝉姐表示大师兄还是那样,不出门。

    秦扬苦笑,直接去找大师兄,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