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322章 左爷的怒气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322章 左爷的怒气

    “这屋里有厕所,弟妹不用瞎操心。”

    吴刚估计也被甘甜儿打败。

    “是这样啊,那祝大师兄早日孵个蛋蛋出来。”

    漫画小妞不放过调侃的机会。

    “我又不是老母鸡,孵什么蛋蛋,弟妹就是能说笑。”

    吴刚也无语笑了。

    “完了,大师兄是诚心要在屋里孵蛋,出不来了。”

    漫画小妞言语揶揄,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秦扬两眼瞪着漫画小妞,扬起巴掌,做势要打,叫你胡说。

    叽!

    漫画小妞笑了一声,闪身躲过,咯咯笑着跑到禅姐身边坐着。

    秦扬定定神,深吸一口气,说道:“大师兄,咱们师兄弟有事好商量,你要是生气,再打我一顿都成,你能不能别连门也不出啊,洛叔叔家里的事,我正在想办法处理呢。”

    秦扬隔着房门和吴刚交流。

    “滚蛋,什么时候处理好了,再来找我。”

    吴刚怒气冲冲的说道。

    秦扬无语至极,大师兄的牛脾气他是见识到了,只能束手无策,深深叹息一声:“那我走了,洛叔家的事,我会尽量处理,你也别生气了,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我都和洛叔的女儿说好了,下一步就解决公司的事,你放心吧。”

    “滚,缩头乌龟!我没有你这样的师弟,丢人!”

    吴刚又狠狠的骂了一句。

    秦扬一脑门冷汗,漫画小妞捂着嘴咯咯的笑,蝉姐也听的直摇头,这秦扬的师兄,可不是一般的暴脾气,这是和自己的师弟杠上了,要是秦扬接下来处理洛家的事不令他满意,恐怕冷战还将继续下去。

    毒狼一直跟踪秦扬到了会所,他趴在房顶,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然后悄然离去,心里琢磨怎么能有机可趁!

    秦扬劝说师兄无果,只好怏怏不乐的和蝉姐交代几句,然后说道:“我去给饶爷针灸,甜儿在这儿等我。”

    “嗯,你去吧,有蝉姐陪我呢。”

    漫画小妞准备继续对蝉姐进行攻心战,争取把她拉下水,让她进到自己的三角阵营里来。

    秦扬去饶振南的包厢给针灸,饶振南的情况越来越好,十几分钟后,秦扬出来,面色有些疲惫。

    蝉姐似乎和甘甜儿聊的很是开心,被这小妞的惊人言论唬得一愣一愣的,笑的肚子都疼,尤其是听她绘声绘色的讲如何敲金主的钱,讲起来比秦扬生动多了。

    只是她串掇自己追求秦扬,弄的蝉姐都不知该如何回答,和她调侃几句,有时候说的她也颇为心动。

    秦扬带着甘甜儿准备离开,蝉姐见他一脸疲惫,心疼道:“不如休息一会儿再走吧。”

    “不用,我在车上自己调息就好。大师兄这边就拜托蝉姐了。”

    秦扬笑了笑,拉起甘甜儿手。

    “放心,他也是我的大师兄!”

    蝉姐妩媚的看了秦扬一眼,话里有话。

    秦扬面色微赫,甘甜儿黑眼珠滴溜溜的转动,可爱的嘴角翘起,看来自己不厌其烦的一些话,蝉姐都听进去了,至于能不能追上大侠,蝉姐就看你怎么施展魅力啦。

    金主这边不停的打电话询问丧天杀手组事情的进展。他心里着急的很。

    “杀手已经过来了,正在执行任务中,金爷你就等好消息吧。”

    丧天杀手组的负责人给金主吃个定心丸。

    呼,金主长出一口气,眉峰舒展,这一段他都憋屈的要死,什么时候道上鼎鼎有名的金爷成了受气包,老是被人欺负,被人骂,被人坑,这简直没有天理了!

    可事实就是这样,金主杀秦扬的心从来没有过的坚定,妈的,连秦扬的女朋友都敢威胁他,坑他好大一笔钱,想起来金主就蛋疼的紧。

    最重要的是他受了气,还不敢告诉左爷,那样左爷会骂死他,但凡事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金主告诫鸭舌帽和手下不得泄露他被打住院的消息,但消息还是传到了左爷的耳朵里。

    金主知道左爷在他身边安插了不少眼线,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左爷的掌控之中,他金爷被打住院这么大的事儿,左爷不可能不知道。

    左爷立即来了电话,金主战战兢兢的接着,被左爷一通臭骂,什么蠢货,笨蛋,窝囊废这些名词都甩到了金主的头上。

    金主不敢反驳,额头的纱布都被汗水浸湿,汗水的咸份弄的脑门上的伤生疼。

    “让你主持松榆道上,丢掉地盘不说,还被人打的住院!你还是不是老大,你还是不是金爷,你咋就这么蠢呢?我警告过你,不要再巧取豪夺别人的公司,你偏不听,现在被人打了,你颜面何存,我的颜面何在!”

    左爷怒声呵斥金主。

    “是,是,左爷说的是,是我办事不利,给您老人家丢了脸,您放心,谁打了我,我一定不放过他。”

    金主不得不在左爷面前表态。

    “你,算了吧!”

    左爷无限的鄙视道:“这事儿先放一放,我来问你,做掉秦扬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金主立马来了精神,说道:“杀手已经到了,并且开始执行任务,假以时日,秦扬准完蛋。”

    “别说的那么玄乎,你到底有几成把握干掉秦扬?”

    左爷不相信道。

    “十成吧!”

    金主心虚的向左爷打包票道:“这次我花了大价钱,请的可是地级高手,我分析秦扬也就这个级别,杀手在暗处,秦扬在明处,很容易做掉他。”

    说实话,金主心里实在一点底也没有,他突然觉得自己窝囊透顶,也不怪左爷骂他,在对付秦扬这件事上,他又点一筹莫展,束手束脚,被秦扬吓尿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自从碰上秦扬以后,万事不顺,请杀手都杀不掉秦扬。

    金主为今天的局面感到非常的后悔,当初他牛逼哄哄的惹了秦扬就是个大错误,要是他像蝉爷那样好好的拉拢秦扬,至于闹成现在这种局面吗?看来还是自己不够lao jiang湖,心胸也不够宽广,容不得人,否则秦扬虽然不能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起码也不会成为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