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妖孽狂医在都市 >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195章 信号不好我听不见

《妖孽狂医在都市》正文 第195章 信号不好我听不见

    以前,甘甜儿总是不离洛夏夏左右,如今不一样了,有了大侠这个“男朋友”,无论如何要守在他的身边,就连下课这点功夫也气喘吁吁的跑来和秦扬待在一起。

    接到金主的电话,秦扬很奇怪:“金主?你怎么有我的电话号码?”

    金主干笑未答,笑话,想我堂堂金爷,搞到你个电话号码还不是什么难事。

    秦扬追问道:“是不是滑虎和孙彪强给你的?”

    “你别问这个了,你不是要见左爷吗?左爷答应要见你了。”

    金主说重点道。

    “你说什么?信号不好我听不见!”

    随着嘟嘟两声,那边电话挂了。

    秦扬挂掉电话,微微发愣,没想到左爷真的要见他了,刚才他还在想这事儿呢。

    他一听之下,不知该如何回应金主,所以耍个小手段挂了电话,然后陷入思索,自己到底去还是不去?

    对方请他过去,是不是鸿门宴?如果不去,那大好机会就浪费掉了!

    “是不是又要给钱啊,我去准备一个大箱子。”

    漫画小妞萌萌哒的问道。

    在回来的路上,漫画小妞就和大侠商量赚钱“大计”,奇思妙想把个秦扬雷的外焦里嫩的。

    两人各自拥有了五十万,先去选了一家银行,每人办了一张银行卡。然后秦扬去了松龙湾那个肥龙原来的修理厂,把自己的帕拉梅拉送进去修理,估计蓝大熊根本不会要钱。

    “钱你个头,你以为赚钱是充气那么容易啊。”

    秦扬哭笑不得,他找个地方一屁股坐下。

    刚才金主说左爷要见他,无非是解决瞿空的事儿,他把瞿空软禁,不也是为了逼迫左爷出面见他吗。

    还有自己父母的事儿,这个左爷是知情人之一,秦扬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给蝉爷打个电话,听听她的意见为好。

    “蝉姐,瞿空老实不?”

    秦扬先关心的问一下。

    “还好,几道大锁上着呢,我看他一点力气也没有。”

    蝉爷笑道。

    “别给饿死了就成,一日给一餐。”

    秦扬也笑了。

    “你够坏的,对方那么大年纪了,经不起折腾吧。”

    蝉爷担忧道。

    “不,你不了解人级高手的可怕,我虽然封了他的气门,保不齐他有后手,那锁根本困不住他。”

    秦扬郑重的说道。

    “嗯,姐姐明白,那就给半餐。”

    蝉爷说道。

    “咳……金主给我打电话了,说左爷有请我过去。”

    秦扬这才转入话题。

    “这么快?”

    蝉爷震惊过后,立即道:“你怎么想的?”

    “我正犹豫呢,拿不定主意,所以打给蝉姐你,看看怎么办?”

    “嗯。”

    蝉爷点头,道:“左爷老奸巨猾,他的地盘不是谁想去就去的,我建议你不要去。”

    “为什么?”

    秦扬不解道。

    “我干爹在得病之前,就是去了左爷那一趟,回来就一病不起!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想,但有前车之签,所以姐姐不建议你去,你可以让他来。”

    蝉爷不得不为秦扬担心,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秦扬要一个人去赴左爷的约,一定是危机重重,充满不可预知的变数。

    既然不能去,那就让对方来,反正瞿空在他们手里,主动权在这一方,左爷邀请秦扬,那说明左爷是不会任由瞿空被关押,不管的。

    秦扬听罢,又陷入沉思。

    “秦扬,秦扬?”

    蝉爷在电话那头喊道。

    “蝉姐,我在呢,我想的是,这左爷好歹也算是松榆道上的前辈,他请我,我如果不去,就等于落了他的面子。当然我不是怕他,而是让左爷来蝉姐的会所,怕会对蝉姐不利。”

    秦扬的分析是有道理的,左爷算个枭雄类的人物,要是真发了怒了,恐怕会带给蝉爷无妄之灾。

    “你想哪儿去了,你不怕,姐姐难道会怕吗!放心,不管他左爷还是右爷,姐姐还真没放在眼里。”

    蝉爷不肯示弱道。

    “那好吧,让我再想想好了。”

    秦扬挂掉电话,皱眉思索。

    “大侠,人家说的你到底同不同意嘛。”

    甘甜儿嘟着嘴巴问秦扬。

    漫画小妞刚才和秦扬商量,她要去外面找个房子,然后和大侠一起搬出去住在一起,这样日后的饮食起居啥的,她来照顾秦扬。

    至于是谁照顾谁可就不一定了,也不知道这小妞会不会做饭洗衣啥的。

    他当然不知道甘甜儿的如意算盘,漫画小妞一心替自己的好闺蜜操心,见洛夏夏每天为了公孙储杰的事儿烦心,就想反正以后要和夏夏一起嫁给大侠,不如自己先和大侠住在一起,然后把洛夏夏也拉上,毕竟在学校做什么事都不方便,这样既能拉近大侠和洛夏夏之间的感情,又能摆脱公孙储杰带给洛夏夏的困扰。

    秦扬当然不能答应,这还没怎么呢,就要住一块,他不是圣人,面对漫画小妞萌萌哒的撒娇攻势,说不定就缴械投降了。本来在他心里,还有忘不掉的蓝小鱼,觉得这么做,是一种背叛。

    “这事,再说吧。”

    秦扬现在想的是去不去见左爷,鸿门宴是铁定的了,刚才蝉爷提醒他,说饶振南去了一次左爷的家,回来就病倒了,这其中的蹊跷,秦扬不得不防!

    秦扬最终还是决定去,因为他要见的是道上的前辈大佬,不是金主那样的人物,如果真因为这件小事,驳了左爷的面子,对方震怒之下派人去对付蝉姐,他就算再厉害也分身乏术,他也只是一个人。

    谁知道左爷的手下有多少像瞿空这样或者比瞿空更厉害的人物呢。

    金主只听见秦扬那边说了一句我听不见,紧接着就是嘟嘟声,他的电话被挂了。

    特么的,竟敢挂老子的电话!金主十分恼火。这小子实在嚣张,从没给过他一点面子和好脸色,他才不相信什么听不见的鬼话呢,一定是这小子耍猫腻。也好,这样正合自己心意,那就这么去给左爷汇报。

    金主屁颠屁颠跑到左爷面前,小心翼翼的说道:“左爷,电话打过了。”

    “那小子来吗?”

    左爷不紧不慢的问道,始终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