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仙武世界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一章(二合一)叶凡还是道一,光阴浮末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一章(二合一)叶凡还是道一,光阴浮末

<
    “尊上,叶凡服用了那样东西,正在蜕变!”白凡闭关的宫殿外,青面无表情地对着宫门方向如此说了一句后,便又继续如之前一般转身盘腿坐下。顶点小说 23us.更新最快在他前方,一名样貌普通,扔在人群里立刻就找不出来的男子身影渐渐隐去,这是齐罗手下的天庭杀手。

    姬家,毕竟是古大帝留下的世家,无论当初慑于白凡的淫威暂时屈服,还是现在真心尊崇,都改变不了他们是古世家,是帝族的事实,融入血脉的傲气,使他们能跟白凡同甘,却不可能真正共苦,倘若有一日白凡独自落难,除了姬皓月和姬紫月,真的很难说姬家还会不会有其他人出手相助。

    一个很显然的例子,姬家始终隐藏着姬子的存在,从未在他面前露出过半点口风,可见隔阂,始终都存在。

    当然,这一切都放不上台面,只要白凡始终是那个举世无双的道宫大圣,姬家和他的关系便能一直维系这样看起来的亲密无间。

    只不过,这在青眼中却是无法容忍的,他认为道宫必须要有完全忠诚,属于自己的力量。所以,在帮齐罗复仇,覆灭地狱和人世间后,他便顺势将天庭的残部收编,并提供资源助其复兴,顺理成章地掌控了这一只曾令诸圣地颤抖的力量,隐藏于暗中。

    白凡本身对这种事并不在意,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由得青去施为。

    没想到的是,重建的天庭却给了他不少惊喜,至少在获得情报,监控天下大势方面,他已经不需要假手于人了,天庭的杀手能够非常出色的超额完成任务,这让他起了日后将天庭独立出来,成为一只监行天下的力量,带到仙界去的念头。

    毕竟在他掌控下的势力,已经很明显的分为仙古宗、地府和道宫三部分了,将来势必要整合在一起,到时候如何剔除那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宗门上的蛀虫**细都是一件无比艰巨的任务,情报和特务机构,尤其出现的必然性和不可替代的作用。

    当然,这一切还很遥远,此刻的白凡沉心领悟古之帝皇天尊的修行道理,听到青的禀报之后,也没有任何回应。

    只是许久之后,在清幽静谧的密室中,才响起若有若无的呓语:

    “太阴真液……神念升华,力量蜕变,突破玄关,却会同时……壮大轮回印……”

    “叶凡,这是你劫,是你的宿命,躲不掉,迟早会来……迈过了,你仍是叶凡,迈不过……你将是道一,或者谁都不是了……”

    “道一,我还能与你相见么,或者……你想见到不是道凡的我么?”

    ………………

    片刻后,虚空中闪动的经文道痕又少了一条,缥缈虚无的声音也渐渐隐没,似乎从未响起过一般。

    随后的日子里,叶凡仍旧一动不动,数十天过去,他身上的气息越发威严了,连一些闻讯赶来的圣主级大人物都不敢靠近百丈之内。

    当然,姬家和紫府圣地也不许任何人靠近打扰,联手布下了铜墙铁壁,为圣体护法。

    一尊晋升到仙二圣主级的圣体和仙一半步大能级别的圣体,对姬家和紫府圣地而言,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代表叶凡已经真正踏上了大成之路,在天下封圣的时代,已经非常可怕,堪称绝顶,可以君临天下了!

    因此,在结果出来,成败分晓之前,他们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去惊扰他,连庞博和姬皓月、圣皇子他们都只能远远关注。

    “本皇日天了,这气息怎么比无始大帝还恐怖的样子,究竟是谁……难不成是道宫一脉的某位无上人物?”一座高台上,黑皇凝视着正在蜕变的叶凡自顾自地嘀咕,周围的人听闻后全都心中凛然。

    实际上他们一直没有放弃过研究叶凡身上晦涩气息的根源,终于被黑皇在几年前找到了一道隐藏在灵魂最深处的轮回印记,当场几乎把大黑狗吓了个半死,从此之后对此时闭口不言,任他们怎么威逼利诱都不肯透露半个字,仿佛一旦提及就会有大恐怖的事情发生一样。

    现在,听到它无意中泄露出的信息,他们都各自心中有了相近的猜测叶凡或许是道宫某位无上强者的转世身,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

    “道宫,为何如此神秘难测,难道他们真的是从仙界而来?”此刻,人们心中的疑惑太多,不可抑制的有升起了这样的念头。

    就在这时候,如一尊石雕一样枯坐了许久的叶凡,终于动了,他眉心一轮弯月状的印记一闪而逝,这是他在仙一秘境修炼了太阴真经的象征。

    “太阴真髓,助我阴阳交融,得证太阴,我要渡劫了,破入仙台第二步!”

    他低着头喃喃自语,脸上一丝表情也无,像是一块木头在说话,语气毫无波动,随即他忽然长生而起,双眼开阖的瞬间,一缕开天辟地般的永恒之光一闪而逝,散发出无尽冰凉与冷漠,如同宇宙最深处的冰冷一样。

    那一枚水滴晶石的作用惊人,将之炼化后,阻拦了叶凡一年多的玄关就这样在静坐四十九日后被突破,旋即,一场惊动整个北域的大劫降临。

    超级恐怖的雷劫,七色闪电接连劈下,几乎将神城打崩,好在关键时候姬家圣主祭出虚空镜守护神城,才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坏,但雷劫的恐怖却已经震撼了所有人,在最后一刻,更是降临一只天兵军队般的人形闪电,将要他镇死。

    但是,从始至终,他背负双手立于虚空,黑发狂舞,衣袂飘飞,任由雷劫撼世,却没动过一根手指头,凭借旷世无双的肉身,和强大到令所有人惊骇的神念从容自若地渡了过去。

    最终,他渡劫成功,迈出了修士一生中最为关键性的一步,进入仙台第二层天,成为一位圣主级人物!

    这对于叶凡来说,有无比重大的意义,他身为圣体,且在很早之前就跨入了八禁领域,可以跨越八个小境界而战,一旦成为圣主,那将是极度恐怖的,仙三的王者都可一战,倘若再加上他已经领悟了第一境的太阳极剑仙术,在这个时代,能够出世的人中,当真已经快无人能敌了。

    “叶凡,你怎样了,还好吧?”姬紫月第一时间上前拉着叶凡的手臂,神情间满是关切。

    “叶子,恭喜进入圣主境界,这下咱牛逼了,可以在北斗横着走了,天皇子不是很喜欢叫吗?第一个去把他镇压!”庞博上前恭贺,哈哈大笑,习惯性的就要去搂住他的肩膀。

    然而,叶凡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脚下一动,不着声色的避开两步,和他们拉开了一丝距离,而后脸上无惊无澜,自言自语般地说道:“仙二圣主……我达到了,可以回去了!”

    “你……还是不是叶凡?”众人全都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神情登时全都紧张起来。

    “我不是叶凡是谁?”这时,叶凡很无语地看了他们一眼,终于恢复了一丝往日的神态,不过马上,他又恢复原样,脸上冷冰冰的沉吟道:“我现在的状态……很难说清,不过不用管我,准备去拜见大兄回地球吧,不能再等了……”

    最终,叶凡就维持着这种令众人担忧却又不解的状态,好在他还认识所有人,只是性格变得很冷淡了,一时间众人也理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只能暂且走一步看一步了,期盼他能早日自己恢复正常。

    “紫霞,这一次,你跟他们一起去,那里是圣体的家乡,传闻也是道宫那位尊上的家乡,在那里或许隐藏了道宫真正的秘密。”在数百丈外的一座高台上,一名老者凝望着叶凡所在的方向,语气肃然道,在他身旁有一名不过二岁左右,却已然美得惊心动魄的紫衣女子,立身在玉栏前,如一株紫色的仙葩。

    “圣主,没有出过大帝的道宫……真的有那样高深莫测,值得这样探究吗?”这个紫衣女子就是莫名其妙被白凡定下了一桩婚事的紫府圣女,她声音平静,无波无澜,绝色容颜很朦胧,其眉心生辉,透过紫雾,绽放紫霞,那是一点道印,先天道胎的标志。

    “不闻名于世,不代表籍籍无为,世间唯一永恒的东西只有时间,磨灭了多少至尊和神话?老夫有一种冥冥中的感觉,这个世界似乎只是某些人的一盘棋局而已,圣体是最重要的棋子之一,而道宫……可能是棋手之一!”

    “在诸圣地之间有一个传言,北帝王腾曾以‘前’字秘窥探道宫大圣和圣体的未来,却看到了十分可怕的场景,乃脱离于命运之外的东西……从此他与天下任何年青骄子叫嚣,却始终避着道宫一脉!”

    听到紫府圣主的话,紫府圣女双眼微微眯起,静静的立身在凉风之中,平静的看向叶凡,像是与天地合一,融入了道我与自然中,于世间的一切都无法让她心中生出波澜。

    “我明白了,您要是有空余时间,去看看师兄吧。”

    紫府圣女听到这些话语,依然很平静,只是淡淡说了一句,非常淡然,像是超脱于红尘外,她口中的师兄自然指的是紫府圣子。

    原本,天下任何圣地的陈规,向来都是圣子与圣女成为一对,而后共掌圣地,但而今,白凡强横指婚,紫府圣地既没有拒绝的理由,也没有拒绝的能力,认同了这一件看似两赢的联姻,所有人都有高兴的理由,唯一除了紫府圣子之外,自家圣女被指婚外人,几乎让他丢进了所有颜面,在这个时代,成为最落寞的圣子。

    “你放心,他能走出来的,在大道面前,儿女情长迟早会随着时间安然褪色!”

    “但愿如此……”紫府圣女身形飘然离开,落在叶凡身前,直接了当地说出五个字

    “我跟你回去”

    “好!”同样冷淡的叶凡回答更加简单,令四周的人都感到一阵扑面而来的尴尬之气,这完全不像是两个订了婚的人在对话,而像是嫖客与妓女在做买卖一般,毫无感情可言。

    ………………………………

    “尊上,叶凡晋升至圣主境,前来拜见!”闭关的宫殿前,青再次在宫门外禀报,这一次却没有立刻转身,而是站在原地等候,这次不同以往,白凡承诺过会替叶凡打通回家的路,必须给他一个说法,所以他要等到确切的指示。

    宫殿四周寂静无声,落叶可闻,偶尔有大雁飞过,带走一丝秋凉,半晌之后,才听到厚重仿若尘封了千百年的石门内传出白凡淡淡的声音,“他说自己是叶凡么?”

    “是”,青答道。

    “真的是么?道一你我终将会见一面的吧……”

    石门内似乎传出一声似失望,又似松了口气的叹息,复杂而凝重,难以明晰,而后才听到白凡在门内说道:“那就不必见了,你带他们去中州祖庙开启五色祭坛,送他们过去,但除了叶凡、庞博、姬紫月和紫府圣女之外,再不准任何人踏上祭坛,姬皓月和黑皇亦不例外!”

    “等他们走后就直接把祭坛毁了,如果有人不服,你就联手姬家和紫府圣地打到他们服了为止,必要的时候……可以请卫易前辈出手,天下封圣,只是圣人不会主动参与到世间恩怨中去,不代表真的所有事都不能管,任由他们为所欲为了。”

    “属下明白了,遵命,尊上!”,青认真听完后,郑重点了点头,旋即转身离去,以他圣人王的境界,大圣级别的肉身,以及道宫战将的身份,在姬家和紫府圣地的辅助下,要替白凡完成这件事并不太难。

    青离开后,宫殿周围又恢复了宁静,黄叶堆满台阶,很难有人能想到白凡会在这里闭关,此地,幽静僻远,像是已经被人遗忘。

    不过青离开了,并不代表就没有人守护,一座人形石雕矗立在宫门前,斑驳而沧桑,看起来已经静立了悠长的岁月,但真相是这是天庭的杀圣齐罗所幻化!

    自白凡将“幻身诀”通过青传给他后,这门隐匿身形,收敛气息的法诀对天庭杀手而言,如虎添翼,作用比一门大帝秘术还要巨大,齐罗的杀圣更名副其实,游走于光暗之间,一旦隐匿伏击,同境界的圣人几乎都无法提前发现他的存在,堪称黑暗中的死神!

    而石门之内白凡这里,此刻却也莫名暂停了修炼,盘坐于虚空,目光却望向远方,似乎穿透宫墙石门、越过星辰夜海,看到了星空另一边一颗蓝色的星球,露出了怅惘之色。

    尽管此地球不是他前世的那个地球,却依然像他心中的一片净土。

    所以,除了叶凡和庞博四人之外,他不允许任何人去扰乱那里,之所以必须要让叶凡晋升圣主境界,只是是怕他无法应付地球残存的修炼势力罢了。

    他和叶凡之间,踏上修炼之道的开始,有太多相似,让叶凡提前回去见到父母,更像是让叶凡代他弥补他心中的遗憾。

    修仙之路漫漫,悠长岁月过去了,但他依然还记得自己叫白凡,一生两世,都叫白凡。

    这一世,他可以将妹妹捧成仙古宗的宫主,本源修仙界最耀眼的明珠,来完成对此身之父母的承诺。

    但前世,那将是永远也再难回顾的记忆,纵使他时间仙术第二境举世无双,也无法让整个世界回到万年之前。

    他那一世的父母,又何从何去了?可有一座孤坟供他祭拜?

    没有!

    只有一段割舍不掉的记忆,随着时间沉淀,愈发沉重,却渐渐模糊了记忆里的音容笑貌,最后,当一切都渐渐褪色之后,唯一剩下的是一股执念,与遗憾……

    十余日后,中州祖庙开启,圣体叶凡携挚友和未婚妻回归星空另一边的祖地,消息传开,一时间震惊天下,所有人都认为那个走出了圣体和道宫白凡的地方,必然隐藏着惊世之秘,皆想跟过去一探究竟。

    只不过,道宫战将青如神似魔,狂不可敌,第一脚在大地上震开一道无底深渊以为界限,至此之后,黄泉九踏大战群雄,将所有强闯之人皆斩于脚下,最后的第七脚更是将整个祖庙方圆百里彻底夷为平地,震撼当世!

    直至叶凡等人离去,祖庙被毁,一切才尘埃落地,但此战的余波却在许久之后才渐渐消散,它让世人重新记起了圣人的威严与可怕。

    圣人不出世,却不代表真的不能出手了,当有人主动惹上门来的时候,杀伐起来同样不会有半点顾忌,而且青这次并不是要图谋什么,更不是与古族之间的争斗,所以根本不算违反昔日与古族签订的和约,任何人都不敢说什么。

    如此,北斗渐渐又恢复了往昔的景象,只不过没有了圣体之后,所有年青天骄们都感觉世间似乎差了点什么。

    圣体大成便可与大帝争锋,许多人都想打败圣体证明自己,踩着他登上无敌的证道之路!

    “尊上,属下已将叶凡他们送走,并毁了五色祭台,再没有任何人能到达那一片星空!”

    “另外,古族探索永恒星域的先遣部队传回了消息,那里的确是一颗生命大星,拥有璀璨的文明,曾出现过古帝,不过力量也非常可怕,探索不对在那里吃了大亏,几乎全灭。太古万族震怒,准备让千手魔神和另一尊从古船上苏醒过来的大圣带领一只大军去扫平那里,并掠夺宝物资源!”

    “还有,圣女闭关了,准备尝试融合第二枚仙术源晶,小囡囡交给了姬皓月和黑皇照顾,想来不会出什么问题……”

    青回归后,将最近数年发生,他认为重要的大事一一在宫门外禀报,不管门内有没有回应,他都会是不是地如此陈述,至于白凡有没有听到,却不须要他来抄心了。

    待他再次盘腿坐下后,白凡闭关的地方亦一如既往的幽静清冷,除了姬家的人会偶尔过来问候情况之外,唯一的访客就是白衣神王姜太虚了,他来和白凡道别,北斗已无法让他再前进,他准备踏上星空古路,却寻找自身的突破之机。

    等候了三天,石门内始终没有回应,姜太虚洒然一笑,不悲不喜地离开了,至此之后,北斗失去了神王的踪迹,谁着年青骄子们的崛起,他的名字甚至开始渐渐被人遗忘。

    时间,可以磨灭世间一切,纵你是盖世英雄,绝世美人,也终逃不过岁月的消磨,随着光阴,一起化作浮末。

    不想被岁月遗忘,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变强,让自己,走在时间前面。

    白凡便在这清冷中无声修炼,领悟大道之理,化作最古拙的符文铭刻在道果上,一个一个,写成在自己的古经,朝夕如是,年年如是,春去秋来,飞鸟往复,一转眼,又是十五年过去。

    这一年,白凡来到这个世界四十余年了,将尽半个世纪,与普通金仙而言,算不上弹指一瞬,于他而言,却是经历了许多,像是闯了一次仙关。

    而今,他究竟修炼到了何种境界无人知晓,尘封的石门近三十年未开,也没有知道何时会打开,只有青数十年如一日地守在这里,并隔一段时间就像门来禀报一番。

    “尊上,还是没有叶凡的消息,他们仍然没有回来。”

    “齐罗传回消息,十几年血战飘摇,永恒星域那边败局已现,星空中经营了无数年的防御阵地全部被攻破,如今只剩下永恒主星还在负隅顽抗,不过古族也死伤惨重,甚至连千手神魔都被永恒星域之人设计斩杀,另一尊大圣亦重伤,几乎失去战力,连一尊皇子都差点殒命……”

    “然后呢?”

    青一句一句平静说着,像是再读者一封奏章,只是在完成任务走过场一样,但突然间,寂静了十几年的宫殿内传出一个声音,他登时呆立当场,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一般,惊疑地抬头朝石门望去,骇然听到石门内再出传出一声冷哼,立刻心中一颤,连忙跪在石阶前继续之前的话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