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章节目录 1065,王勃的讨好
<
    ps:月中,求月票,求推荐……

    田芯洗了澡出来后,王勃和姜梅已经规规矩矩坐在的沙发上看电视了。顶点小说 23us.更新最快姜梅的脸上还带着两抹微不可查的轻红,一看到田芯出来,立刻站了起来,笑着说她也要洗个澡,满身的火锅味,怪难受的。

    “芯姐,洗完了啊?我给你吹吹头发吧。”王勃涎着脸,想去讨好田芯,但对方却没什么好脸色,打了个转,转身朝自己的卧室走。王勃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进了卧室,田芯坐在飘窗上吹自己的头发。王勃殷勤的上前去拿田芯手里的吹风。

    “走开啊,我自己晓得吹。”田芯用手肘别了一下“讨人嫌”的王勃,满脸的不乐意。

    田芯跟姜梅不是一个类型,对姜梅需要以情动人,扮可怜,借此焕发女人身上的母爱;但对田芯却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死皮赖脸。过去的两年中,王勃已经屡试不爽,只是前面有姜梅在,他不好意思施展罢了,不然姜梅见到后还以为他人格分裂。

    “我帮你嘛。这吹风有点漏电,小心把你电着,上次小娅就被电了一下。”王勃一本正经的说。

    漏电?田芯一惊,差点将手里的吹风扔出去,愣神间,王勃眼疾手快,一下田芯手里的吹风抢了过去。看到对方嬉皮笑脸的样子,田芯这才知道着了这小鬼的道。

    王勃右手拿着电风吹,“呼啦呼啦”的吹着女人的一头齐耳短发,左手则做出一个耙子状,在女人柔顺的发丝间抖来抖去,增加空气的流通。田芯见身前的小男人一脸专注,表情认真,手上的动作也娴熟利落,几乎可以跟理发店的理发师媲美,强硬了一晚上的态度多少便有些松了下来。

    不过,她转念一想,这小鬼吹头发的技术这么熟练肯定不是天生的,一定是经过了大量的练习实践,至于练习实践的对象,不用想,除了他以前的两个女朋友还能有谁?

    如此一想,田芯的心头便又是一阵来气。感觉头发都吹得差不多了,便一把把王勃推开,不安不逸的嚷着:“好了好了,已经吹干了,不用劳你驾了。”说完后,田芯起身,走到床边,拖鞋一踢,直接上床半躺了下来。

    王勃扔下吹风,屁颠屁颠的跟到床边。

    “你还呆在这里干嘛?我要睡觉了。你自个儿请吧。”田芯见王勃又跟了过来,面色不愉的瞪了他一眼。

    “这不,还没让你检查嘛?等你检查了我就出去。”王勃笑嘻嘻的跟着爬上床,三五两下来到田芯的床边坐下。

    见王勃再次提到“检查”,田芯的脸很快一红,有些气急败坏的道:“我……我检查个屁!我才懒得检查,要检查喊你们梁娅检查去!”

    “嘿,芯芯,目前这个事情呐,小娅她还真干不了我倒是想,但是小娅不知道被她妈灌了什么**汤,对我一直严防死守,盯得可紧了。所以,自从上次我到蓉城来找你,已经憋了一个多月了,感觉下面都要爆了,要不你瞧瞧,你瞧瞧呗!”王勃一边作出一副憋得不行的委屈模样,说着鬼话,一边拉起田芯的一只小手就朝自己的“小王勃”那里摸。

    跟刚才的姜梅一样,当听王勃说他没跟梁娅做那种事后,田芯顿时感觉让自己不爽了一晚上的阴霾突然一下子就云开雾散,雨过天晴。

    不过,心头虽然高兴了不少,但要她马上给王勃什么好脸色,那也是不可能的。田芯用力一抽被王勃拖去“检查”他小老弟的手,红着脸,依然忿忿的说:“我信你才怪!”

    这个时候时候可不能软,王勃当即拍着自己的胸脯,正色道:“芯芯,这个我可没有半点虚言。虽然我和小娅暂时和好了,但是我两目前真的是相敬如宾,谨守男女大防。这个,你完全可以向小娅求证。”王勃相信即使以田芯的胆大,也不可能去找梁娅问这种事的。他其实还想把前面对姜梅的那套“看到梁娅可怜,担心女孩出事,所以才‘不得不以’去和女孩和好”之类的说辞搬出来减轻自己的“罪过”,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这种话由他说不合适,通过姜梅的嘴说出来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看到王勃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田芯其实基本上已经相信了,但嘴里还是说:“我不相信!你能忍得住?你们男人是什么德行,我还不清楚啊?面对梁娅这么一个大美女,我不信你能忍着不偷腥!”感觉自己话里似乎有些语病,田芯马上又补充了一句,“其他男人我不清楚,但你是什么德行我还是清楚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王勃重新抓起田芯的手,“芯芯,在你面前,我不否认我对小娅的那点觊觎的小心思,不过,小娅她是外柔内刚,平时和她抱抱亲亲可以,但我一想更深一步,她就坚决不许了。你如果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打小娅的电话,让她和你对质。”王勃把心一横,摸出手机,作势就打算拨号,心头却又一个劲的祈求:

    千万拦住我啊!

    田芯哪里敢去找梁娅对什么质,看到王勃摸出电话准备拨打,还以为他真的要给梁娅打电话,大惊,急忙抢走他手上的电话,紧张兮兮的说:“诶诶诶,你这人怎么这样?讨不讨人嫌啊?”

    “你不是不相信嘛?”王勃一脸讪讪,心头却松了口气,心想,今天这道关口总算是被他过了。

    “信你?信你怕是把我卖了我最后都要帮你数钱!”

    “嘿嘿,不穷得揭不开锅我是不会卖你滴!”

    “王勃”

    “错了错了!不卖不卖!永远都不卖我家芯芯,好吧?咱们卖小娅,小娅估计比你要值钱一点!”

    “狗嘴吐不出象牙,你就说不来人话!我总算高明白了,今天晚上你就是诚心来气我的!滚滚滚,你给我有好远滚好远!”

    “诶哟君子动口不动手,别朝你老公下黑手呀!”

    “……”

    王勃一边跟田芯伴着甜蜜的小嘴,一边忍不住动手动脚。田芯因为洗过澡,身上只穿着内衣和睡衣,王勃动起手来很是方便,不多久,女人胸口的两团宝贝便被他团在了手里。田芯和王勃已经一个多月没亲热了,不论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渴求得很,王勃一上下其手,很快便败下阵来,陷入了小男人的魔爪。

    两人在床上卿卿我我了好一阵。王勃有些受不了,就想去脱女人的花睡裤。田芯的心头也是火烧火燎,但女人在这方面的意志通常比爱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要强大,便按住他的手说不行,要等姜梅待会儿睡着了之后才可以。又嫌他身上的火锅味难闻,要他立刻去洗澡。

    王勃昨天才和程文萱在酒店来了好一通盘//肠/大战,晚上在学校公寓又跟梁娅和钟家玩了次三人世界,心头的****其实并不是太强烈,但此时此刻,在女人面前肯定要表现出一副猴急的模样谁叫他刚才装憋了一个月呢?最后,色兮兮的他和田芯一番讨价还价,像前不久在姜梅身上的那样,津津有味的吃了好几分钟的牛奶这才不依不舍,“欲求不满”的走出房间,让田芯好一通笑,直骂他没出息,一天到晚尽享那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