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1010章 武协邀请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1010章 武协邀请

    公司的事情解决了,所以袁春瑞让夏冬阳等人将自己的那辆二手朗逸给开走了,说着他反正过些天还会去江阳,再与大家相聚。

    回江阳的途中,雪莲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夏冬阳则挨着她的右侧,因为回来多了雪莲这个女性,所以大家也都没有在车里抽烟,也没有说话,车厢内显得十分的沉闷。

    夏冬阳看着雪莲说道:“雪莲,别再多想过去的事情了,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好人还是很多的。”

    刚才雪莲的一支离别舞,夏冬阳切身的感受到雪莲的纯真与质朴,她一如一块天然的灵玉,丝毫没受世俗的污染,也正是因为这样,不过才两个来月,宾馆中的那些员工,方才对她那般的不舍,丝毫没有因为她脸上的狰狞疤痕而嫌弃她。

    可正是这样一个女子,她的心却已经快被仇恨污染了,夏冬阳实是不忍看到她为了报仇而活,才这样规劝着。

    雪莲微微转过头,看着夏冬阳说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谢谢你!”

    夏冬阳暗叹了一口气,知道规劝不了,也只好想着,若是郑南昇真的回来报仇,一定不能让雪莲露面。

    一路也没太多交流,几人回到江阳时,正好到了午饭时间,谭成华便相约一起吃了午饭便去公司那边看看。

    不想,夏冬阳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是赵如龙打来的:“喂,如龙。”

    那边,赵如龙便问道:“夏哥,中午有空吗,会长让我请你过来聚一聚。”

    夏冬阳知道,自己这次出手击败川岛鸠井,的确是夺了武协的风头,他几乎也能想到武协那边请自己过去吃饭是为什么。

    既然是赵如龙传话,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便说道:“好,在哪里?”

    赵如龙报了一个地名,夏冬阳记下后,说道:“那好,我可能得耽搁一会。”

    赵如龙只道:“没事夏哥,现在时间还早,你办好自己的事再过来吧。”

    挂了电话,夏冬阳只得对谭成华等人说声抱歉了,谭成华等人离开后,夏冬阳便开车带着雪莲回家,毕竟,等会肯定是一场酒局,雪莲一个女孩子,必然不适应的。

    将雪莲带回到家中,夏冬阳看了看冰箱,还有两个番茄和鸡蛋,于是便说道:“雪莲,中午只有委屈你一下了,我给你煮一碗番茄鸡蛋面吧。”

    不想,雪莲却是说道:“你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行的,不过你可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显然,雪莲是害怕夏冬阳离开就不回来了,那样,她报仇的希望就又破灭了。

    夏冬阳只道:“这里是我家,我怎么可能不回来,放心,耽误不了多久的。”

    接下来,夏冬阳将一些东西的使用方法,对雪莲说了说,雪莲每一种都是一遍就会,她的记忆力好的让夏冬阳都惊讶。

    如此这般,夏冬阳也就放心不少了,开车不到二十分钟,夏冬阳便来到了赵如龙之前所说的酒楼包间外。

    敲响房门后,很快便打开了门,开门的是赵如龙,一见夏冬阳顿时笑着喊道:“夏哥,来了。”

    夏冬阳点了点头,走进包房,见武协会长王修岩、赵如龙所在的‘旭龙散打俱乐部’的老板江宇明,以及几个武协的长辈,年轻的就只有梁浩鑫在,几乎都是见过面的。

    夏冬阳当先赔不是道:“抱歉各位,家里有点事耽搁了,让大家久等了。”

    江宇明等人纷纷说道:“没事,我们也才刚到一会。”

    却只有梁浩鑫声音不大不小,语气阴阳怪气的说道:“英雄嘛,当然得有点架子了。”

    王修岩连忙一个眼神瞪了过去,梁浩鑫立时闭口不敢多说了,接着,王修岩作为这里的最高级别人物,便是伸手示意道:“夏先生,请坐吧。”

    夏冬阳道了一声谢,便挨着赵如龙坐了下来,王修岩便一举杯,说道:“人也到齐了,来,大家先表示表示。”

    虽然说是表示,却都是一口将杯中酒给干了,开场白便有了,接着,王修岩便招呼着夏冬阳夹菜,夏冬阳也不主动问话,倒是要看看他们找自己过来是干什么的。

    不过几筷子后,却仍然没有说另外的话题,场面倒显得有些尴尬了,赵如龙便举杯对夏冬阳说道:“来,夏哥,我敬你一杯,感谢你给兄弟我出了一口恶气。”

    夏冬阳笑着对他碰了碰杯,而后说道:“我们兄弟之间,说那些干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在王修岩眼神的暗中示意下,便有一位武协的长辈,对夏冬阳说道:“夏先生,这次请你过来,一来是恭喜你打败了川岛鸠井,二来,我们武协也想邀请你加入,不知道你有没有意向。”

    正题终于来了,夏冬阳面色平静的反问道:“你们之前不是认为我来路不正,是和灰色地带有沾染的人吗?”

    这一句话,将武协的几人堵得立时面上发热,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接了,江宇明见状,连忙为几个武协前辈解围,说道:“夏冬阳,此一时彼一时,你现在已经是我们江阳的英雄了,过去那点小事,不用放在心头的。”

    立时有人附和道:“是啊,英雄不论出处嘛。”

    “对,再说,真的有问题,早就等不到现在了。”

    “我倒是一直觉得夏先生是正直之人,正所谓出淤泥而不染。”

    ……夏冬阳听得,只觉得耳根子都在发热,实在是臊得慌啊,这变脸也太快了,不过,他还是说道:“感谢各位前辈的好意,我并没有想要加入武协的打算。”

    刚才还说奉承话的人,立时语气一变,说道:“夏冬阳,我们已经主动示好了,你别太端着了啊。”

    “是啊,年轻人要懂得适可而止。”

    “当心过刚易折啊!”

    ……梁浩鑫也是适时机的添道:“夏冬阳,你要是不加入武协的话,以后休想从武术这个方向发展。”

    夏冬阳一听,顿时眉头一皱,看着梁浩鑫沉声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