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1009章 离别舞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1009章 离别舞

    翌日一大早,夏冬阳被自己的生物钟叫醒,昨晚与雪莲分开后,他没有回袁春瑞给他安排的房间,而是回到袁春瑞所睡的房间,毕竟, 袁春瑞这前两天刚醉过一次,晚上还是得看着一点。

    好在袁春瑞这人,喝醉后倒地就睡,晚上就只起来上一次厕所,喝一次水补充体液,夏冬阳还是日常的在房中简单的晨练了一番,袁春瑞便醒过来了。

    袁春瑞起床便第一时间打招呼:“夏兄弟,早。”

    夏冬阳擦拭着头上的汗水,回道:“袁哥早,有没有什么不适?”

    袁春瑞有些自嘲的一笑,说道:“头还有点晕,夏兄弟,你真是自律啊!”

    夏冬阳笑了笑,说道:“部队里养成的习惯,已经成生活的一部分了。”

    “这习惯好啊。”

    袁春瑞一边说着,一边整理衣物,而后又感慨道:“我都不记得我上次锻炼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只感觉这身体是每况愈下啊!”

    袁春瑞从一个司机,奋斗到现在千万的身家,背后的付出绝对不是那么轻巧了,甚至忙起来的时候,只怕熬夜透支身体也是常事,生活,就是这样啊,抓住这一头,另一头便放松了。

    夏冬阳只道:“我也就随便活动一下,不过袁哥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倒是可以教你一套晨练活动筋骨的锻炼方法,时间不必花太多,但效果肯定比去健身房好。”

    “真的?”

    袁春瑞一听,双眼登时一亮,谁会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特别是如袁春瑞这种,从最低层混上来的,那就更是倍加珍惜了,想多活几年,退休后好好享受。

    夏冬阳点头道:“当然,来,跟着我做。”

    他所教袁春瑞的锻炼方法,自然是部队里传下来了,这并非搏杀术,所以可以传授。

    夏冬阳之所以传授给袁春瑞,也是看重袁春瑞这人重感情,而且心存善良,或许在别人看来是优柔寡断,但夏冬阳比较欣赏。

    二人一个教一个学,袁春瑞则是边问道:“夏兄弟,昨晚我没给兄弟们添什么麻烦吧?”

    夏冬阳一笑,说道:“没有,你直接倒桌子下,没发任何酒疯。”

    袁春瑞连连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接着,夏冬阳便问道:“对了袁哥,你这宾馆中,是不是有一个叫‘雪莲’的员工?”

    袁春瑞点头道:“是啊,怎么,夏兄弟你认识?”

    夏冬阳也不知道如何说,只好说道:“算是一个远房的表妹吧,我想带她去江阳,可以行个方便不?”

    袁春瑞一听,停止了锻炼,说道:“那感情好,这妹子也是可怜,大概是两个月前的一个傍晚,晕倒在宾馆前,那天我正好过来视察一下。

    我把她救回店中,她醒来后对大家十分有戒心,就像一头受伤的小老虎,我问她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亲人,联系方式是什么,她什么都不说,我一度认为她是个流浪的哑女。

    我见她可怜,也就让她留在店中,起初,她每天将自己都关在房中,饭菜都是服务员给她送去的,大概过了半个月,她或许是感受到大家的善意,才从房中走出来。

    她开口对大家说‘谢谢’,而后便主动帮忙,她没说要留下来,但我想她应该是用这种方式来感谢我,她很勤快,只是很少和大家交流,不过,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让大家完全忽略了她脸上的伤疤。

    这两个月来,她和宾馆内的员工相处得不错,我也同样给她发工资,我每次来,她都会对我说‘谢谢’,我也没问她的来历,生怕刺到她的痛处,想不到她竟然是夏兄弟你的远房表妹,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啊,你要带她走,我肯定是没话说,那样她或许过得更开心。”

    夏冬阳内心也感慨着,若不是袁春瑞这种善心,又有多少人会去收留一个容貌丑陋的流浪女子呢,退一步说,即便是收留,只怕也会有人生出什么不好的心思。

    雪莲遭受那么大的变故与打击,尚且能接受袁春瑞的好意,可见袁春瑞的为人的确很不错。

    锻炼方法学会后,夏冬阳二人方才下楼,楼下的餐厅中,谭成华等人早就下来了,正坐在一起抽烟聊天,身着宾馆服务装的雪莲,仍然在勤勤恳恳的摆着饭菜,她并没有因为昨晚与夏冬阳的对方,今早便直接收拾东西等着。

    这更是让夏冬阳觉得,这真是个实诚纯真的女子啊,只可惜遇到了郑南昇,致使人生起了如此大的转折。

    一见夏冬阳二人下来,谭成华等人急忙迎上招呼道:“夏哥,袁哥!”

    夏冬阳与袁春瑞分别打了招呼后,大家方才落座,袁春瑞便是走到雪莲身前,语气温和的说道:“雪莲,先别忙了,你是夏兄弟的远房表妹,以后你就跟着夏兄弟去江阳生活吧。”

    雪莲一抬眼,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袁春瑞,而后双手交叉叠在胸前,对着袁春瑞深深一鞠躬,说道:“谢谢。”

    她很聪明,并没有诧异夏冬阳说她是表妹的事,袁春瑞赶忙将她扶起,而后说道:“去收拾东西吧。”

    刚才夏冬阳已经对他说,吃了早饭就回江阳了,雪莲点了点头,便转身回房间了。

    谭成华等人都是诧异得很,怎么一晚上就多了一个表妹出来了,夏冬阳便解释了一下,当然也是说远房表妹。

    一顿早饭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可雪莲要走的消息,却是在宾馆传开了,六个员工竟都是聚到了前厅中,她们都是女子,有二十来岁的,也有四十左右的,总之,都十分舍不得雪莲,拉着雪莲寒暄着,看得出来,雪莲也是十分的不舍。

    她退了几步,来到前厅中间,竟是突然张口唱起歌来,同时翩翩起舞,她的声音美得如山涧泉水、如微风拂过草原、如春雨滋润大地,直入在场所有人的灵魂。

    虽然听不懂她的歌词,但大家都能感受得到,这个纯真的女子,是在用她们民族的风俗,用自己的歌舞,来表达这段时间大家对她照顾关爱的感激,以及对大家的不舍,一时间,几个女员工都是禁不住潸然泪下。

    就连夏冬阳这些男儿,也都是禁不住眼眶发热,鼻翼发酸,一曲歌舞罢了,雪莲又双手交叉叠在胸前,对所有人深深鞠躬,这才当先退了出去,而她自己也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几个女员工,纷纷喊道:“雪莲,你一定要过得好啊。”

    “雪莲,有空记得回来看我们啊!”

    “雪莲,我们会一直记得你的。”

    “保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