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981章 对决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981章 对决

    在现场观众热烈的掌声以及呐喊声中,夏冬阳大踏步的走到擂台旁,拉着边沿的绳缆而后俯身,用十分普通的方式上到了擂台。

    来到擂台上,夏冬阳先是对主持人温志伦点了点头说道:“感谢!”

    不用想,他也知道温志伦为自己争取了时间,夏冬阳温和谦逊的态度,让温志伦心头十分有好感,但看着夏冬阳满头的大汗,他便问道:“夏先生,看来你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这才跑步过来的吧,你需不需要休息调整一下?”

    这话虽然是问夏冬阳,实则是说给旁边川岛鸠井自己其团队之人听的,暗指夏冬阳并非临阵脱逃,而是因为有事情耽搁了,这时候应该留点时间给夏冬阳恢复。

    那边,川岛鸠井面色平静的对夏冬阳说道:“我可以给你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夏冬阳却是说道:“不用了,已经耽误了大家不少时间,开始吧!”

    他说着,又对温志伦点了点头,温志伦见夏冬阳如此坚定,也就没再多说,继而便宣布比赛开始。

    现场立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双眼盯盯的看着擂台上,已然对峙着的二人,而擂台上的气氛,也一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这样的对峙维持了大约十多秒,川岛鸠井终究当先出手了,他一如舌战春雷,一声大喝,震慑全场,而后一个箭步上前,同时一拳直奔夏冬阳胸口。

    这一拳是极为的普通,但速度却快如闪电,现场很多人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川岛鸠井出手,拳头却已然到了夏冬阳身前,就这一拳,只怕现场能躲过的人都是寥寥无几。

    武协那边,江宇明忍不住捏紧了拳头,心里明白之前川岛鸠井在对战赵如龙时,实则已然保留了很多的实力。

    他甚至觉得,就算自己在没受伤,实力在巅峰时,想要躲过川岛鸠井这迅如奔雷的一拳,只怕都会十分的狼狈。

    其实,如他这样想法的人,武协以及在场爱好武术的观众,不在少数。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但见夏冬阳竟是右手一拳逆冲而上,打向川岛鸠井的手弯。

    这一拳一出,所有人顿时眼前一亮,心头豁然开朗,是啊,为什么要躲开去防守,最好的防守不就是攻击吗?

    擂台上,川岛鸠井眼中精光暴闪,一拳之下他便已然知道,眼前的夏冬阳,只怕是自己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强对手。

    他心头的战意立时一如烈火浇油,瞬间更是炸了,手肘往右边一折,身子一侧,同时脚下再次发力,竟是借助惯性,化拳为肘击,避过夏冬阳的拳头,向夏冬阳的脸部撞去。

    这个应变十分的巧妙,攻击更是犀利,武协王修岩等人,甚至现场不少观众,内心都不由自主的想着,自己若是与夏冬阳换位,又应该做出如何的应付。

    然而,众人思绪未定,但见夏冬阳身子往右边微微一侧,同时落空逆冲的右拳,微微一个调转,一如钻头一般,向川岛鸠井暴空的腋窝下冲去。

    这一下后发先至,川岛鸠井不得不撤招退去,而后一脸凝重的看着夏冬阳,完全没有对战赵如龙时的那种从容轻松了。

    一见夏冬阳从容甚至没什么大动作的便将川岛鸠井逼退,前排的谭成华等人,立刻兴奋的大喝道:“好,夏哥,好样的!”

    “就是这样,夏哥,打趴他!”

    “夏冬阳,好样的!”

    ……    现场的观众们也都是跟着大喊了起来,一时间,现场再次欢腾起来。

    武协那边,有人禁不住惊叹道:“临危不乱、后发先至,这个夏冬阳的确不简单。”

    “是啊,而且他的出手都是揪住川岛鸠井的弱处,眼力与判断力太强了。”

    “看来取胜肯定是没问题了,会长,这样的人物,我们要不要将他给引进协会?”

    “是啊,我们江阳武协,一直以来在省内都排不上号,有这一位年轻的高手入会,以后的武会,那就绝对没问题了。”

    ……    可笑这些所谓的武协高手,前一刻还在唾弃夏冬阳与‘三合会所’有来往,品质值得怀疑,如今,夏冬阳只是小试身手,他们的态度立马就变了,绝口不提什么灰色,什么品质了。

    会长王修岩并没有说话,显然是在思考着其余人的建议,一旁的梁浩鑫,心头却是阴冷起来,赵如龙败了就得了,想不到又出来个夏冬阳,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出头?

    他心头迅速的盘算着,必须要想个办法,不能让这夏冬阳进武协。

    另一头,川岛鸠井的团队中,个个面色也都是凝重了起来,特别是松下二郎,心头更是盘算着,看样子计划得实施了,想着,他便将手机拿了出来。

    擂台上,夏冬阳站定身子未动,而川岛鸠井却是缓缓的挪动着脚步,寻找着夏冬阳的破绽,这一静一动之间,孰强孰弱,已然在现场观众中有了定夺。

    “呵!”

    俄而,川岛鸠井又是一声大喝,从夏冬阳的右侧面攻了上去,他五指变爪,向夏冬阳肩头抓去。

    夏冬阳脚步一撤,转身过来抬手一拨川岛鸠井的手臂,不过,川岛鸠井却是手腕一翻,绕着夏冬阳的手臂,抓向夏冬阳手臂下的软肉。

    二人在擂台上近身打了起来,川岛鸠井脚步腾挪,身形辗转,手上的招式极为的博杂,几乎是围着夏冬阳,如潮水般的攻击,但无论他招式多么的精妙,都被夏冬阳以最简单的拳掌给挡住,或是给逼退,而至始至终,夏冬阳的脚步竟然都未曾挪动一下。

    而川岛鸠井的攻击,立时被现场的观众给看了出来,大声嘲笑道:“可笑,竟然还用我们华夏的功夫,真以为尝到甜头了?”“呵呵,学到一点皮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过去的,真是东施效颦,邯郸学步啊!”

    “诶,还别说,没准别人就认为是他们自己的国粹呢。”

    “是啊,之前还有人和我们争,端午节都是自己国家的呢。”

    “真是丢人!”

    ……在大家的嘲讽声中,夏冬阳一拳将川岛鸠井给逼退,而后趁势追击,一时间,现场的呐喊声更加的高涨了。

    然而就在夏冬阳追击之时,却是看见擂台下的松下二郎举起了手机,以夏冬阳的眼力,立时就看清屏幕上是一张照片,他顿时面色大变,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