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867章 祖龙戒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867章 祖龙戒

    车慢慢启动后,后座上那人又说道:“教官,走主干道,那里堵车。”

    夏冬阳点了点头,后面那人慢慢坐了起来,竟然是韩少军,夏冬阳并没有开窗,所以,外面几乎是看不见后座上有人的。

    韩少军又说道:“教官,我带了干扰器,对方暂时监听不了你的手机。”

    既然敢这样来找夏冬阳,韩少军自然有充足的准备,这样的干扰监听手段,对于国安技术部来说,无疑是小菜一碟。

    夏冬阳这才问道:“莫野和成灏那边,都安排妥当了?”

    韩少军点头道:“这个你放心,他们暂时不会出现。”

    夏冬阳又问道:“那他的伤呢,怎么样了?”

    韩少军回道:“教官放心,之前就在水里安排了人,人现在已经可以下地了,你的针灸手法,连我们国安的医生都十分佩服。”

    夏冬阳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韩少军又说道:“肖恒已经掌控了星耀,剔除了不少乔振东的心腹,不过,绝大部分我们都已经安置了,没伤及人命,这个你也可以放心。”

    夏冬阳点了点头,他一直都担心‘星耀会所’那边,现在总算可以放心了。

    接着,韩少军便问道:“教官,你那边呢,情况怎么样?”

    夏冬阳面色一沉,语气沉重的说道:“李运川牺牲了。”

    “什么?”

    韩少军一声惊呼,整个人都蹿了起来,浑然忘记了这时候是在车内,头顶一下重重的撞击在车顶上,这一下可不轻,又将他给弹得坐回了位置。

    韩少军丝毫没有顾及头顶的疼痛,双手抓着前面两个座位,身子探到夏冬阳右侧,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夏冬阳接着便将李运川的事简单讲了讲,韩少军听后,面色十分的凝重与悲戚,双眼一片通红,语气沉着的说道:“原来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使命,我们错怪他了!”

    夏冬阳将李运川留下的那个吊坠,递给了韩少军,说道:“运川是个孤儿,这是他留下唯一与身世有关的,如果可以的话,你帮忙查一查吧。”

    韩少军面色肃然的,双手接过吊坠,而后一脸感叹的说道:“我知道运川是孤儿,可他从来没有对我们说过这个吊坠,他总是那样正直不阿,绝不会为自己的私事,浪费国家一点公共资源,哎,运川,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查明身世的。”

    车内短暂的沉默后,夏冬阳便问道:“今晚,‘三合会所’新研制的产品就将在地下流通,有没有办法阻止?”

    韩少军却道:“不用阻止,放长线,钓大鱼。”

    二人的想法不谋而合,夏冬阳又说道:“对了,这次新产品的研制,全靠一个叫梁宥平的化学博士,这人你知道吗?”

    韩少军点了点头,说道:“自然知道,这人是个化学天才,还申请了好几样专利,最近几年去了境外发展,想不到竟然沦落到给萧天虎当厨子,真是枉费了国家的培养。”

    “不。”

    夏冬阳一摇头,说道:“据我所知,他应该是被萧天虎胁迫的,他的老婆和儿子,都在萧天虎的手上,他不得不那么做。”

    “哦?”

    韩少军眼中精光一闪,而后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回去后,请教官最好与他交流交流,确定情况。”

    “这个自然。”

    夏冬阳点了点头。

    韩少军便说道:“教官,能用用您的戒指吗?”

    夏冬阳二话不说,直接将左手尾指上的戒指取了下来,这个戒指是一个盘龙形状,通体为金黄色,虽然小,但雕刻得十分的栩栩如生,就算是每一片鳞片,那都十分的细致,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做。

    夏冬阳轻轻点了点龙头,整个戒指轻轻一颤,只听‘滴’的一声细微响声,这戒指竟然如真龙一般舒展开来,一如一柄龙形的剑。

    韩少军看着是啧啧称奇,赞叹道:“教官这‘祖龙戒’真是夺天地之造化啊,也只有你这样的英雄,才配得上这样的宝物!”

    夏冬阳听得,脑海中不禁想起了当初接受这‘祖龙戒’的情形,而韩少军则是拿着戒指拨弄起来。

    “教官。”

    几许后,韩少军将戒指递回给夏冬阳。

    夏冬阳收回思绪接过戒指,往尾指上一放,那‘祖龙戒’往尾指上一放,那戒指一如又活了一般,盘在了夏冬阳的尾指上,一如和手指融为一体,没有丝毫违和感。

    韩少军便说道:“教官,我在你戒指中,安置了一个国安技术部,新研制出来跟踪器,这个跟踪器可以定位、监听、反监听、也可以联络,反监听你按右龙眼,联络我就按左龙眼就行了,没有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我是不会主动联系你的,以免暴露你的身份。”

    夏冬阳点了点头,韩少军又说道:“教官,以后我们就单线联系,前面找个地方把我放下吧。”

    夏冬阳嘴角一扬,看了看右侧的车,说道:“我看前面堵车的地方,你自己打开车门,钻到右面的车上去吧。”

    韩少军面色一变,而后感叹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教官你!”

    前面堵车的地方,韩少军果然打开车门,悄然钻进了右面的黑色越野车中,神不知鬼不觉。

    夏冬阳开车先是到城边一家西餐厅,一口气将餐厅内的招牌菜全部点了,还带了好几瓶红酒,在所有食客和服务员惊愣的表情下,大包小包的装在后备箱中,这才开车向建材厂而去。

    回到实验室所在小楼时,刚好是饭点时间到了,昨天可是说了请大家吃大餐的,不能出去那带回来总可以。

    “夏哥,你还真当真了啊!”

    “是啊,夏哥,这一餐可不少钱吧!”

    “别人都弄个什么‘升学宴’的,夏哥,我们是不是也得给点份子钱?”

    ……谭成华等人禁不住是打趣起来,气氛十分的和谐,夏冬阳笑着说道:“说那些干什么,来,都吃吃,最重要的是大家开心!”

    “好,来,夏哥,我敬你。”

    “夏哥,我也敬你。”

    大家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这红酒白酒什么的都一起干,都是有些醉意了,夏冬阳却是注意到,上厕所的梁宥平竟是好久都没回来,他便也离席去房中洗手间。

    刚走近,就听到里面梁宥平的极力压低,却又急切的声音传来:“我真的弄不出来,求求你,别伤害他们!”

    夏冬阳心头一动,这梁宥平不是萧天虎胁迫过来的吗,这话明显不是与萧天虎联系,否则,又何至于如此偷偷摸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