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811章 兄妹争吵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811章 兄妹争吵

    夏冬阳虽然并不知道九指这时候有没有监听自己的电话,但眼下的情形,他也不能冒险,否则一切便功亏一篑了,于是只好编织谎言,故作豪气的说道:“哥不弄出点名堂,回来干什么?”

    夏冬青抬眼看着他,质问道:“你要弄什么名堂,找个稳定的工作不好吗,就算你再去当雪妍姐姐的保镖,也比现在好啊!”

    夏冬阳一听,正好借题发挥,说道:“保镖,被人呼来喝去,没一点地位,时间也不灵活,以后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我怎么来照顾你?”

    夏冬青追问道:“那你就非要在‘三合会所’吗?”

    夏冬阳点了点头,说道:“我在会所那边已经站稳脚跟了,小妹,你放心,哥不会有事的,哥也不会让你有事的!”

    夏冬青听后,几乎是嘶吼道:“可我不想别人说我有个不走正道的哥哥!”

    夏冬阳立时回道:“嘴巴是别人的,爱怎么说怎么说,我只要你安全,以后过上更好的生活。”

    夏冬青也立时就回道:“可我只想过平凡普通的生活,不想过你说的那些什么好生活!”

    兄妹两大声的争执了起来,四目相瞪着,谁都不让谁!    就这样对峙了一会,夏冬阳一挥手,强势的说道:“好了,我不想和你多争执,总之,以后那样的聚会不准再去,也不准再喝酒!”

    当然,夏冬阳不会将昨晚的事情说出来,以免让妹妹有心里阴影。

    夏冬青这时候也是在气头上,更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只觉得哥哥实在太强势无理了,当即双手一拍床,吼道:“不用你管,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喝什么就喝什么!”

    “我是你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必须听我的!”

    “用不着你管,找你的狐狸精去吧!”

    “你……”夏冬阳顿时气得,禁不住又抬起了手。

    兄妹两的吵架声,让等候在门口的沈傲凤极度的无奈,怎么又扯到自己的身上了。

    夏冬青一仰下巴,眼神倔强的瞪着夏冬阳,只是眼泪却是不争气的滑落而下,情形又回到了刚才沈傲凤在时那般对峙。

    但看着妹妹的眼泪,夏冬阳的怒火再次熄灭了,他又何尝不想陪着妹妹呢,但现在的情形,他不得不选择伤妹妹的心,实际,他心头最痛!    他只得转化话题,说道:“好了,你吃点东西,等会我送你回去!”

    “回去?”

    夏冬青惨然的一笑,继而说道:“我现在还能回哪里去?

    走到哪里,我都只是一个外人!”

    是啊,去赵雪妍哪里吧,原本她和赵雪妍并没有过多的感情,之前甚至因为夏冬阳当保镖差点没命的事,她还骂过恨过赵雪妍,后来,赵雪妍不顾自身的安危,给夏冬阳输血,夏冬青便改变了对赵雪妍的看法,一心只是感激。

    但感激并不是感情,你不能总是烦劳别人,再说,这段时间已经在赵雪妍那里呆了一段时间,夏冬青心里总觉过不去。

    虞霏吧,如果和夏冬阳还是情侣关系,夏冬青过去倒还有话说,可现在已经不是情侣了,更何况,虞霏都还住在赵雪妍那里。

    至于柳芊芊那里,虽然与夏冬青同辈,而且也真心当夏冬青是朋友,可长期麻烦也不好。

    最后是李菁菁那里,她这段时间也得忙着照顾生病住院的母亲,一时间,夏冬青只觉自己无家可归了。

    夏冬阳暗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去我那里吧!”

    夏冬青听后,反问道:“你就不怕我学坏吗?”

    夏冬阳知道妹妹这是在怼自己,只得说道:“那好,我在外面单独给你租一套房子!”

    夏冬青又问道:“你那些钱,干净吗?”

    若非是夏冬阳心头早有准备,只怕会被妹妹这一句话,怼得整个人都爆炸了。

    可即便是这样,被妹妹用这样的话讽刺,换做任何人,不用说,心头都绝对不好受!    夏冬阳暗暗平复着情绪,而后问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夏冬青只道:“我只想回家!”

    夏冬阳便点头道:“那好,我今天就让人去把房子重新装修好,这两天我在宾馆给你开一个房间。”

    夏冬青又问道:“装修好就能回到以前吗?”

    “那你还要我怎么做,你说?”

    夏冬阳忍不住提高了语气,的确,夏冬青一句一怼,再好的脾气,恐怕都是控制不住。

    夏冬青也是提高语气喊道:“你变了,不管怎么做,你都不再是以前那个哥哥了,不再是了,呜呜……”    她喊着,双手抱着膝盖,大声哭了起来。

    夏冬青暗叹了一口气,这些天的变故,加上自己的行为,的确让妹妹受了很大的刺激,他现在最希望的是,时间能够过得快一点,妹妹离开江阳去京都上大学,学业与新的环境,应该能暂时让她忘记这些不开心的事。

    此刻,看着妹妹这样大哭着,夏冬阳无奈得很,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了,因为他清楚,自己的形象,已经在妹妹的心里一落千丈了。

    兄妹两,一个哭,一个在旁边静静地看着,等待着,夏冬青哭了近十分钟,方才收住哭声,而后抬头说道:“我要换衣服。”

    她现在穿的是昨晚沈傲凤临时新买的睡衣,而她昨晚穿的衣服,沈傲凤昨晚连夜让人洗了并且烘干了,整齐的叠放在床头柜上。

    夏冬阳以为妹妹是想通了,至少得起来洗漱吃东西了,于是连忙道:“好,好!”

    他说着便快步走到阳台上,并且拉起窗帘,不一会儿,他就听到轻微而渐远的脚步声,立时就意识到不对劲,连忙拉开窗帘,就见妹妹已然走到了门口。

    他快步追了上去,喊道:“小妹,你去哪里?”

    夏冬青猛然一转身,说道:“不用你管,夏冬阳,我警告你,不准跟着我,否则,我就偷偷的离开江阳,让你找不到我!”

    夏冬阳一怔,内心说不出的难受,只得松开了手,无比失落的叮嘱道:“那你自己小心一点!”

    夏冬青也没再回他,一挥手转身就开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