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778章 误会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778章 误会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78章误会

    原本可能会对公司造成影响的变故,转瞬被肖若楠便成了招聘的激励动员演讲,招聘会上,个个招聘者在听了她的话后,都精神奕奕的,努力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虞霏也很快平复好情绪,投入到招聘之中,现在公司是特殊时期,所以,在某些岗位上,学历那些就做了一些调整,不需要以往那么高。

    所以,这招聘会本着是,不硬型要求学历越高越好,招适合的人,做合适的事,不会可以培养,要的就是忠诚与实干。

    招聘会十分的顺利,一场下来便招了接近五十人,虞霏和肖若楠也是累得够呛。

    ……

    这边,夏冬阳也是打电话给陈伦,确认蔡缤玉的情况,陈伦这时候还在宾馆房间中,他开的是一个标间,和蔡缤玉一人一床。

    为了避免误会,他甚至没有去给蔡缤玉洗脸、脱衣服什么的,就往床上一扔,被子一盖就完事了。

    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蔡缤玉还在呼呼大睡,陈伦也不好喊醒她,只有在一旁坐着等待。

    这一觉,蔡缤玉的确是睡得太沉,快中午时方才醒过来,一睁开眼,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她面色一变,急忙坐起身子,查看自己身体的情况。

    坐在窗口看风景的陈伦,算是松了一口大气,说道:“姑奶奶,你总算醒了!”

    “啊!”

    乍听一个男人的声音,蔡缤玉吓得是一声尖叫,下意识的抓紧被子,将身子给捂住。

    而后一脸惊骇的看着陈伦,结巴的问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陈伦站起身,一脸无辜加无奈的样子,说道:“得了,没对你做什么,一根汗毛都没少,自己洗漱一下,我在外面等你。”

    说罢,他便大步向门外走去,待到房门关上,蔡缤玉这才松开手,仔细查看自己的身体的情况,身体的确没有什么异样,然而,当看到自己的高跟鞋竟然都还穿着,她忍不住骂道:“要不要这样,还有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了。”

    不过,骂归骂,她心头还是后怕,同时也是感激陈伦,好歹是陈伦,如果换做稍微有点邪念的男人,今早醒来,恐怕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整理了一下思绪,她快速的洗漱完毕,说实在的,她不化妆还比化妆好看,化上浓妆,反而没有那种清新脱俗的美感了。

    蔡缤玉来到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心情有些忐忑与不好意思,毕竟,一个女孩子,在一个陌生男人的眼皮下睡了一觉,心情还是很不自然与羞涩的。

    打开门,她正准备对陈伦道谢,陈伦便已然说道:“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听陈伦的语气,明显就是要急于甩掉自己这个拖油瓶,原本蔡缤玉一肚子感激的话,瞬间就被陈伦一句话给噎得支离破碎。

    语气也是不好的说道:“你走吧,我不用你送!”

    陈伦却是说道:“不行,夏哥让我把你安全送到家。”

    一听陈伦提及夏冬阳,蔡缤玉心头就来气,顿时吼道:“夏哥夏哥,我不需要他的关心和保护,走,你走!”

    守了一大晚上,陈伦心头也是很不情愿与不爽,当即转身就走,看着陈伦真的进了电梯,蔡缤玉心头莫名的委屈与无助,禁不住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电梯内的陈伦,心头的气也是消散了不少,想着刚才接到夏冬阳电话,从电话中了解到蔡缤玉家庭的情况,陈伦暗叹了一口气,想着,自己一个大男人,和她置什么气啊,万一她真的因此想不开,那自己罪过就大了。

    他按停了电梯,又坐了上来,看见蔡缤玉蹲在房门口,抱膝痛哭着,他心头也有些自责。

    于是便走了上去,轻声说道:“那个,好了,别哭了!”

    陈伦如夏冬阳一样,都不擅长安慰人,或许,男人都不擅长安慰女人吧,特别是陈伦和蔡缤玉本就不熟悉,安慰都显得别扭。

    不想,一听陈伦的话,蔡缤玉哭得更加的厉害,更加的大声了,陈伦这一下被蔡缤玉哭得,有些手足无措了,他禁不住四周看了看,生怕有人给看见,到时候说自己欺负女孩子。

    然而,有时候你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一个推着清洁小车的阿姨,从楼梯口走了出来,顿时热心的说道:“小伙子,女朋友哭得这么厉害,说几句软话吧,不丢人的!”

    陈伦急得一脸通红,连忙解释道:“不是,她不是我女朋友。”

    那大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又说道:“你这小伙子,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女孩子闹闹很正常的,作为男人,你要体贴啊!”

    “不是,阿姨……”陈伦又想解释,但一回神想到,这样解释下去,恐怕越抹越黑,便是硬着头皮说道:“谢……谢谢阿姨。”

    “对嘛,这才对啊,赶紧的。”好心的清洁阿姨,还不忘叮嘱一声,这才推着清洁车,进了一个房间。

    陈伦长吐了一口气,而后低头看着蔡缤玉,说道:“那个,那个,你别哭了,好不好!”

    这哪里是什么安慰啊,分明就是央求了!

    听着陈伦的话,蔡缤玉止住了哭声,而后站起身来,看着陈伦那明显手足无措的样子,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这一会哭,一会笑的,弄得陈伦是一头雾水,丈二和尚,完全摸不着头脑。

    看着陈伦那傻愣的样子,蔡缤玉这几天压抑悲痛的心绪,也是轻松畅快了不少,嗔怪的说道:“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嘿嘿!”

    陈伦讪讪的一笑,说道:“只要你不哭,那就行了。”

    陈伦与夏冬阳都是毫无花哨的务实者,达到目的即可,蔡缤玉面色一正,真诚的说道:“陈大哥,谢谢你!”

    陈伦憨厚的一笑,说道:“没事,只要你不乱来就好。”

    蔡缤玉听后,眼神不仅一黯,而后说道:“我不是乱来,我只是想给姐姐报仇,讨一个公道而已。”

    陈伦不禁问道:“如果你找到了他们三个,你准备怎么做?”

    蔡缤玉咬牙切齿的说道:“杀了他们!”

    陈伦摇了摇头,姑且不说能不能找到那三人,就算找到了,蔡缤玉一个弱女子,又如何能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之后呢?

    “走吧,我送你回去。”陈伦想着,还是得回去找夏冬阳商量一下。

    夏冬阳这边,接到了胡新平的电话,胡新平凭借着记忆,找相关专业人士,拼出了那个胖子和姓陈的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