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732章 再不是朋友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732章 再不是朋友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32章再不是朋友

    “轰轰!”

    发动机轰鸣着,大奔一如一头咆哮的猛虎,在深夜的大路上,疯狂的奔袭着。

    坐在副驾驶上的胡新平,下意识的伸手,将车窗上一点的把手给拉住,一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他瞥眼看了看驾驶台内的仪表盘,心头更是一突,天啦,整整两百码了啊!

    可他却不敢喊夏冬阳,生怕这一喊打扰到他,到时候秒秒钟弄个车毁人亡,所以只得咬牙撑着,只是全身却是不自禁的紧绷着,双脚死死的抵在车前放脚的地方。

    “咔哧!”

    又飙了大概五分钟,车速稍微降下来一点,夏冬阳一踩刹车,一甩方向盘,车一个飘逸停了下来。

    可怜的胡新平,因为巨大的惯性,身子被紧紧的压在车窗上,侧脸都被完全压扁了,一颗心更是被甩得,似乎都要停止跳动了。

    车停了下来,夏冬阳快步冲下了车,跑到了公路旁,对着无尽的黑夜,一声怒吼:“啊!”

    这一声怒吼,打破宁静的夜晚,传得老远老远,久久不息,承载着浓浓的憋屈与压抑。

    车上的胡新平回过神来,扶着车门走了下来,因为刚才肌肉一直紧绷着,精神更是紧张着,以至于他的双腿还发软,一时间根本不敢迈步。

    他连连深吸了几口气后,方才感觉腿软的情况好一些,点了一支烟后,他这才尝试着向夏冬阳走去,想着刚才在医院急救室的情形,他内心也是压抑得很,觉得夏冬阳实在是太冤屈了。

    “夏哥。”来到夏冬阳身边,胡新平将手中的烟递给了夏冬阳。

    夏冬阳接过烟,狠狠的嘬了一口,而后吐出浓浓的烟雾,似乎要将内心的压抑与憋屈,全部都给吐尽。

    胡新平自己又点了一支烟,就这样默默地陪着夏冬阳,一支烟后,夏冬阳方才转身对胡新平说道:“新平,抱歉,我心情不好还拉着你来飙车,刚才吓着你了吧。”

    胡新平腼腆的笑了笑,还是说道:“夏哥说什么话呢,我知道你心里憋屈,发泄一下也是正常的,我还好。”

    夏冬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过了几许,他方才面色阴沉的问道:“那两个男人,你之前在酒吧见过吗?”

    胡新平摇了摇头,说道:“没见过,新面孔。”

    夏冬阳皱了皱眉,又说道:“下去查,一定要把那两人给人查出来。”

    “是,夏哥。”

    沉吟了一会,夏冬阳便说道:“走吧,回酒吧,今晚的事,有些人也必须要付出代价。”

    胡新平知道夏冬阳所说的,正是何刚三人,便默默的跟在了后面。

    ……

    医院急救室中,蔡缤玉和夏冬青哭得是尤为伤心,蔡缤玉是因为姐姐突然的惨死,悲戚而出,夏冬青却是因为对哥哥的失望而哭。

    柳芊芊拥着夏冬青,轻声安抚道:“冬青,好了,不哭了。”

    一旁的赵雪妍与虞霏,则是分开来,赵雪妍去安抚蔡缤英,虞霏则是和柳芊芊一起安抚夏冬青,其实,二人的情绪这时候也都不好,但终究年纪要稍微长点,这时候说什么都得稳住。

    好一会儿后,夏冬青止住了哭声,走到蔡缤玉身前,说道:“缤玉姐姐,对不起,对不起!”

    蔡缤玉知道夏冬青是在代替哥哥给自己说对不起,她虽然很恨夏冬阳的不作为,恨夏冬阳助纣为虐,但她也知道,这和夏冬青没有关系。

    于是便伸手抓着夏冬青的手,说道:“冬青,你没必要向我说对不起,害我姐姐的不是你。”

    谁都听得出来,她语气中对夏冬阳的恨意,在她看来,即便姐姐不是夏冬阳直接害死的,也间接和夏冬阳脱不了关系,甚至,在她心里就将夏冬阳当成了帮凶。

    夏冬青听得,忍不住又哭了起来,赵雪妍这时向蔡缤玉问道:“缤玉,你姐姐的死,你准备怎么办,要报警吗?”

    蔡缤英的死,赵雪妍自然也是十分的痛心,可凶手终究不是夏冬阳,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给蔡缤英讨一个公道,将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

    夏冬青一听,面色陡然一变,连忙一把抓着蔡缤玉的手,央求道:“缤玉,求求你,别报警,别报警!”

    显然,在夏冬青看来,哥哥所管属的酒吧中,存在做那种不法生意的事,一旦蔡缤玉报警,哥哥肯定也会被牵连的。

    虽然对哥哥失望,但哥哥终究是哥哥啊,她不能看到哥哥被抓进去,那样,爸妈在天之灵,怎么能安息呢?

    蔡缤玉却是面色坚定的拨开了她的手,说道:“冬青,现在是我姐姐,我唯一的亲人死了,而且死得这样惨,难道我不应该给她讨一个公道,让那些伤害我姐姐的人,违法犯罪的人,受到法律的惩罚吗?”

    夏冬青听后,更加急切的说道:“可要是报警的话,我哥他肯定会被抓的。”

    “呵呵!”

    蔡缤玉又是惨然的一笑,提高了一点声音,说道:“夏冬青,你难道不觉得你很自私吗,你知道你哥帮‘三合会所’做那样的事,会害多少人,害多少个无辜的家庭,夏冬青,你别让我也恨你,好吗?”

    听着蔡缤玉的话,夏冬青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了,她颓然的一下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般,脑海中更是一片空白。

    “冬青,冬青。”柳芊芊喊着,急忙上前去扶她,但这时候夏冬青整个人都不着力,柳芊芊根本拉不起她。

    赵雪妍和虞霏连忙上前帮忙,蔡缤玉也没去多管夏冬青,转身回到了病床边,她微微低头看着姐姐,伸手摸着姐姐已经冰冷的脸,头也没回的对赵雪妍几人说道:“你们都走吧,我想和我姐单独呆一会。”

    虞霏只道:“缤玉,别这样。”

    这里唯有虞霏与蔡缤玉感情深一些,毕竟,当初在烧烤店,她们相处的时间最多了,她生怕蔡缤玉一个人面对姐姐的死,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蔡缤玉听后,却是猛然一转头,大喝道:“走,都走!”

    虞霏三人只好扶着夏冬青离开,谁也想不到,今晚原本开心,好好的庆祝夏冬青高中状元,最后会演变成这样,只怕蔡缤玉与夏冬青,以后再也不是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