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669章 沈总请自重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669章 沈总请自重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69章沈总请自重

    沈傲凤说着,来到了那大圆床对面,那里有一扇屏风,她将屏风推开后,夏冬阳顿时见那里竟然摆着一张小矮桌,而桌子上,摆着丰盛的餐点,以及一瓶开过正在醒的红酒。

    “夏先生,请!”沈傲凤走到背对着大床的位置上,微笑着邀请夏冬阳。

    既来之,则安之,夏冬阳举步走了过去,可当坐下后方才发觉不对头,他所坐的位置,正好对着那大圆水床,只要微微一抬眼,就能清楚的看见,上面摆着的那些诱人的小物品。

    如果说现在夏冬阳都还不出这女人是有意而为之的话,那就是个大傻子了。

    但这事,他又如何好点破呢?

    难道要说,沈总,麻烦你把那些网网罩罩的收起来一下,太惹眼了,那不是此地无银吗?

    当即,夏冬阳只好眼观鼻,鼻观心,腰背笔挺的坐着,沈傲凤能将投资公司做得这么好,看人的眼光以及见识,自然有过人之处,哪里看不出夏冬阳是拘谨,而且绝对不是假装出来的。

    她心头更是不禁一笑,想着:真是个有趣的男人!

    继而,她当先给夏冬阳倒上红酒,给自己也倒上后,便举杯道:“来,夏先生,我为上次在‘丽雅山庄’,闹出的一点不愉快,向你赔罪!”

    她说着,竟是直接将杯中的红酒给干了,伸手不打笑脸人,夏冬阳便端起酒杯,说道:“大家各自立场不同,你没必要道歉。”

    他说着,还是将杯中红酒给干了。

    以沈傲凤的精明,自然听得出夏冬阳这句话的弦外之音,意思就是,道歉不接受,事情还是记在心里。

    沈傲凤莞尔一笑,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便是热情的招呼道:“来,夏先生,尝尝这些菜的味道如何?”

    ……

    诊所中,九指三人自然也都是听到了这些,阿六只道:“看来这沈傲凤是有意要讨好夏冬阳啊,好家伙,他艳福不浅啊,身边的赵雪妍、虞霏都是大美女,现在又来个沈傲凤,他长得也不怎么样啊,这些女人都瞎眼了?”

    这话,一股陈年老醋的味道啊!

    九指却是说道:“只有肤浅的人才看长相,夏冬阳这种人做的都是实在事,现在这社会,讲究的是利益,沈傲凤绝对不是单纯的讨好夏冬阳。”

    通过刚才的监听,九指也基本可以判断,夏冬阳与沈傲凤并不熟,之前的警惕也是放松了。

    阿六却说道:“九哥,你这就说错了吧,你看看现在那些明星,谁不是靠脸吃饭啊,有几个有多好的演技啊?”

    “这是娱乐圈吗?”九指转眼看着阿六,眼神中明显有几分怒意。

    “嘿嘿。”阿六讪讪笑了笑,不敢再说什么了。

    “来,夏冬阳,再干!”这时,监听器中,又传来沈傲凤的声音。

    阿六立时惊呼道:“卧槽,听说这沈傲凤还是单身,她不会是想灌醉夏冬阳,来个逆推吧?”

    ……

    这边,夏冬阳接连喝了好几杯,他也是看得出,沈傲凤是要灌自己,放下杯子便说道:“沈总,酒也喝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喝了一些酒后,沈傲凤原姣美的脸上,升起了两朵淡淡的红晕,看上去更是平添了几分慵懒与媚态。

    她没忙着没回夏冬阳的话,而是站了起来,左手倚着桌子,举步走到了夏冬阳身边,脚下却突然一软就向夏冬阳倒去。

    这一下也是突兀,夏冬阳本能的想要躲开,刚一起身,沈傲凤却是在空中伸手,将他给按住了,一下便倒在了他的怀中,而且双手顺势就环住了他的脖子。

    夏冬阳心头一惊,豁然一下站了起来,沈傲凤却一如一只树懒般挂在他的身上。

    二人四目相对,相距不过二十来厘米,彼此间都能感受到对方鼻中呼出的热气,特别是此刻的沈傲凤,眼神迷离、媚眼如丝、红唇烈焰,身上淡淡的酒味,夹杂着香奈儿五号的魅惑香,简直是能要了亲命!

    夏冬阳伸展开手,尽可能的不去碰沈傲凤的身子,同时将眼神撇开,冷声说道:“沈总,请你自重!”

    ……

    诊所这边,阿六立刻叫嚣了起来:“卧槽,什么情况?”

    一旁的丁宇笑道:“这还用说,肯定是有情况啊,沈傲凤还真是奔放啊!”

    阿六听后,气得是抓狂般的在桌子上砸了一拳,说道:“九哥,你该整个摄像头的,这现场直播,看不见啊!”

    “你那硬盘里还少吗,自己去看。”九指没好气的说着。

    ……

    房中,沈傲凤媚眼如丝的仰望着夏冬阳,吐气如兰的说道:“夏冬阳,我不漂亮吗?”

    夏冬阳不明白沈傲凤这个女人,今晚上主动找自己,到底是什么用意,但他觉得不应该再呆在这里了。

    于是双手硬生生的将沈傲凤的手给掰开,说道:“沈总,你喝醉了,我该走了!”

    他说着也不再逗留,大步向外走去,身后的沈傲凤,内心只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忍不住喊道:“夏冬阳,你给我站住!”

    夏冬阳转过身,但看沈傲凤冷冽的眼神,他知道,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醉,也是,如她这样在商场打滚的女人,酒量怎么可能这么差,当然,赵雪妍那种三杯倒的就另算了。

    沈傲凤大步走到了夏冬阳面前,双眼紧紧的盯着夏冬阳,问道:“我比起赵雪妍就这么差吗?”

    夏冬阳微微一皱眉,这怎么又和赵雪妍车上关系了?

    不过,沈傲凤刚才的所作所为,夏冬阳却是不敢苟同,便说道:“不是差,是你和她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你……”

    沈傲凤听得,气得是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一如一把刀深深的扎在她的心上,从来没有人如此打击过她。

    夏冬阳又说道:“不管今晚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无论如何,赵雪妍都不会如你这般不检点,所以,不管你与她有什么恩怨,你永远都不及她!”

    他说着,再次转身向门口走去!

    沈傲凤气得整张脸都扭曲了,大喝道:“阿森!”

    话音未落,房门便被重重的推开了,守在门外的司机兼保镖,大步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