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53章 教官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53章 教官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53章教官

    夏冬阳开着桑语卿的车,载着桑语卿母女与沈国友向省人民医院赶去,因为许浩诚和康教授还在医院里。

    小丫头下电梯就直接向卢老爷子的病房跑去,见病房里没有人,她便诧异的问道:“妈妈,曾外公不在家里,又不在这里,他去哪里了?”

    听着小丫头的问话,桑语卿痛着一颗心,说道:“曾外公去很远的地方,去帮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医病了。”

    小丫头自也是不会想那么多,却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嘟着粉嘟嘟的小嘴,埋怨的赌气说道:“曾外公怎么都不和彤彤说一声呢,下次彤彤的棉花糖不给曾外公吃了。”

    “曾外公也是也急事,不过,曾外公却对妈妈说,要彤彤好好上幼儿园,好好听老师话,到时候曾外公会给你寄好玩的玩具回来。”一个谎言后,就得用更多的谎言去圆,桑语卿只得继续编织着善意的谎言。

    “嗯,彤彤最乖了的。”小丫头重重的点头说着。

    接下来,夏冬阳与许浩诚和康教授商量,由许浩诚再在医院修养几天,他先陪着彤彤一家人回江阳。

    许浩诚也曾当过兵,对沈传鹏这种为国家利益牺牲的烈士,更是敬佩不已,叮嘱着夏冬阳好好照顾桑语卿母女,不用担心自己这边。

    安排好一切后,夏冬阳从许浩诚病房出来,他想不到自己这次来省城医腿,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想着老爷子的离世,沈传鹏的牺牲,他心情沉重得很,好在孙家应该是倒了,沈传鹏的牺牲并没有白费。

    他深吸了一口气,便准备去与桑语卿三人汇合,不想,步行楼梯口却走出来一个人影,对他喊道:“教官!”

    多么久违的称呼啊!

    夏冬阳身子一怔,猛然转身过去,一见来人时,他便诧异的道:“是你?”

    只见来人身着黑色的西装,他身高一米八左右,长着一张大饼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唯独那一双眼中,寒光闪烁,一般人根本不敢直视。

    他自然是韩少军,韩少军点了点头,语气颇有些激动的说道:“教官,我叫韩少军,是你当年训练过的学员,你还记得吗?”

    夏冬阳思绪回转,是啊,那应该是六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他奉命去训练一批特种兵,那时,他二十三岁不到,学员中,好多的年纪都比他大,很多人自然都不服他。

    夏冬阳让不服他的人出来,学员一共有三十人,三十人竟然都不服气,夏冬阳便以一人之力对三十人,结果自不用说了,从那以后,半年的训练,不管夏冬阳的要求有多么的严格,也没有任何一人说半个‘不’字。

    韩少军的大饼脸,与夏冬阳记忆中的二十六号学员慢慢重合起来,他立时道:“你是二十六号吧?”

    韩少军一听,更是激动得连连点头:“是,教官,我是二十六号!”

    他想不到,时隔这么多年了,夏冬阳竟然还能想起自己当年的学员编号,当然,他这大饼脸也的确是让人好记。

    夏冬阳也是颇为激动,问道:“想不到在这里会遇到你,你退回来几年了?”

    昨晚韩少军到过老爷子的家,所以,夏冬阳知道韩少军也是省国安的成员,没在部队了。

    韩少军只道:“我回来有四年了,教官,我现在是省国安厅的队长,我一直都想对你说一声谢谢,当年如果没有你的魔鬼式训练,也没有如今的我。”

    韩少军并没有任何一丝显摆的意思,完全是为了表达夏冬阳对他的训练栽培是多么的重要,说着,他便一脸敬重的对着夏冬阳要鞠躬。

    夏冬阳赶忙上前,伸手将韩少军制止着,说道:“少军,快起来,你现在的成就,完全是你自己的努力得来了!”

    韩少军这张招牌大饼脸,让夏冬阳对他的印象越想越是清晰,他还记得,韩少军是当年那批学员中,天赋最差的,如果硬说他有什么优点,那就是他的力气,要比其余的学员都大。

    他性格憨厚,做事诚恳,每次训练后都会给自己加任务,他总是第一个到训练场,却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所以,韩少军现在的成就,绝对是无数的汗水与比常人更多的付出换来的。

    “不,不,教官,你不知道,当年你所教的搏杀术,以及所说的那些临敌经验,让我多次死里逃生,这一躬,请您一定要受!”韩少军坚决的说着,固执的硬是要给夏冬阳鞠躬。

    夏冬阳知道韩少军的性格,也只好松开手,坦然的受了韩少军这一个大礼,而后便道:“少军,我复员了,以后别再叫我‘教官’了,叫我名字就行。”

    其实,韩少军比夏冬阳还大六七岁,但术业有专攻,达者为师,韩少军一听,倔强的说道:“不,不,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你永远是我的教官,对了,教官,你怎么会复原呢?”

    夏冬阳摇了摇头,说道:“受了些伤,不适合再呆了。”

    “受伤?”

    韩少军面色一变,惊诧的问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击伤教官你?”

    夏冬阳笑道:“我也是人,也是血肉之躯,再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受伤也是正常的。”

    他说着,不禁想到了那次追击毒枭,为兄弟报仇时的情形,之前他虽然在枪战中受了点伤,但急杀那毒枭还是绝对没问题的。

    只是,在关键时候,对方却杀出来一个双眼血红的人,强大的实力拖住夏冬阳,给那毒枭争取时间,夏冬阳不甘心眼睁睁看着那毒枭逃走,所以付出了一些代价,杀了那个红眼人,最后将那毒枭的头给割了下来,带回来祭奠兄弟的在天之灵。

    如今,想着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红眼人,夏冬阳也是觉得对方实在太诡异,手脚上的气力是越打越大,犹如一台不知疲惫的机器,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事后,他曾经对邵振国汇报过,也不知道那边查得如何了,不过,现在自己也没能力去操心了。

    继而,他便说道:“对了,你刻意等在这里,不仅仅是要与我叙旧吧?”

    韩少军听后,便是面色一正,说道:“教官,我们厅长要见你。”

    “走吧。”夏冬阳也没多问,便示意韩少军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