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28章 缘分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28章 缘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看着这一幕,桑语卿更加的诧异了,因为工作原因,她没时间照顾小丫头,沈传鹏更是没时间,于是便送小丫头回江阳让公公带。

    如这样的隔代带孩子,俗称‘留守儿童’现象,这样的情况,如今可说是十分的普遍,老人对孩子十分的溺爱,几乎是百依百顺,造就了不少孩子从小就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经受不起什么打击。

    父母为了工作生活,为了能给孩子挣更多一点的钱,能给孩子创造以后更好的生活环境与条件,这也是无奈之举。

    可常年不在孩子身边,对孩子的心理健康成长,终究是有一定的影响,桑语卿一直都知道,自己女儿彤彤是十分的惧怕生人,可这会怎么会对夏东阳这么亲昵?

    就算是夏东阳之前救过小丫头,但听江宇文说,当时小丫头和爷爷都是昏迷着的,应该是没见过夏东阳才是。

    桑语卿眼神挪到公公沈国友身上,沈国友也是摇了摇头,表示不明白,在他的印象中,也是没见过夏东阳的。

    这样一来,桑语卿就更加的诧异了,夏东阳也是很喜欢彤彤乖巧可爱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洋娃娃,他将小丫头抱了起来,让小丫头就坐在自己的小手臂上。

    小丫头是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如莲藕般白皙娇嫩的小手,侧抱着夏冬阳的脖子,显然是对夏东阳十分的信任。

    桑语卿实在忍不住问道:“彤彤,你之前是不是认识夏叔叔?”

    小丫头乖巧的一点头,说道:“超人叔叔在车站救了彤彤的。”

    “车站?”桑语卿更是诧异了,继而却是想到了什么,眼神看着沈国友。

    沈国友也是回过神来,一脸惊喜上前道:“夏先生,你就是之前那个在车站,制服了那个暴徒的无名英雄?”

    夏东阳谦逊的微笑道:“叔叔言重了,我不过是帮了点小忙,当不起英雄的。”

    “不不。”

    沈国友连连摇头道:“对于你来说只是小忙,可对于我来说,如果不是你救了彤彤,在当时的情况下,彤彤肯定会被踩伤的,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谢谢你!”

    他说着就弯腰对夏东阳鞠躬,要知道,老人疼爱孙子,那肯定是无可厚非的,可带孩子是个十分辛苦的活,孩子的健康、安全得时刻的关注。

    如果彤彤上次真的出了什么事,沈国友一辈子都不会安心,更不会原谅自己的,更无法去面对桑语卿和儿子沈传鹏,是夏东阳避免了悲剧的发生,他自然十分的感谢。

    夏东阳面色一变,赶忙腾出左手,将沈国友给扶起,而后道:“叔叔,快别这样,你这不是折煞我吗?”

    这时,桑语卿也是惊讶的说道:“爸,原来你之前一直念的,那个救了彤彤的好人,竟然会是东阳。”

    夏东阳微笑道:“我也想不到会这么巧,而且小丫头竟然还记得我。”

    他说着,抱着小丫头的手有掂了掂,还真有一副带孩子的样子,毕竟,之前他也是带过妹妹的,某种方面来说,还是有经验的。

    沈国友是正色的说道:“夏先生,上次车站以后,我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想对你当面说一声谢谢,但实在是……

    想不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你,如果不是彤彤认出你的话,恐怕我就得错过你这位大恩人了。”

    沈国友是一位教师,他衣着朴素,身上自有一股这才刚退休一年,之前都是将彤彤带到单位上去上幼儿园,下班的时候又将小丫头带回家。

    他其实实际的年龄还不到六十岁,是以前因为一些原因,年龄上大了三岁,不过,这人民教师操劳,致使他表面看上去要比实际几乎要大上十岁。

    人民教师,一生都在教导学生,树立正能量的人生观与价值观,所以,沈国友是一直记得夏冬阳这位当初救了孙女的恩人,没有对夏冬阳说一声感谢,他更是一直耿耿于怀。

    夏冬阳赶忙说道:“叔叔快别喊我恩人了,我是桑师姐的师弟,叔叔喊我冬阳就可以了,再说,我也很喜欢彤彤,也是因为有这样的缘分,我才会在当时的情况,适逢其会的救了彤彤,以后叔叔快别再说谢了。”

    “好,好。”沈国友忙不失的点头,内心自然谨记恩情,实际,他也是猜测到,自己之前和彤彤在车站被人给迷晕,应该也是夏冬阳所救。

    彤彤还小,还不明白这个中的厉害,但沈国友这会看到儿媳躺在病床上,心头便更觉事情不简单,不过,儿媳没说,他也就暂时没问,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踏进病房的那一刻,心头总有种不宁。

    “好了,彤彤,快下来吧,夏叔叔抱着你多累啊!”桑语卿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夏冬阳,为人父母的,这时候总会觉得麻烦别人,即便关系好,但终究不是家里人,小孩可以随便黏。

    可小丫头却是天真的说道:“叔叔是超人,他一下就抓住坏人了,超人是不会累的,对不对,叔叔?”

    孩子的童言,将夏冬阳也是给逗乐了,连连点头道:“是,彤彤说得对,超人叔叔是不会累的。”

    他说着,转眼看了看桑语卿,说道:“师姐,没事的。”

    桑语卿也不好再说什么,而后便看着沈国友,说道:“爸,辛苦你了!”

    说出这句话,桑语卿的眼泪差点就没忍住滑落下来,她无法想象,如果让公公知道,唯一的儿子已经牺牲了,他该得如何的悲痛?

    沈国友微笑着,语气温和的说道:“和我说什么辛苦,倒是你和阿鹏在外面工作,要多注意身体才是。”

    听着公公提及阿鹏,桑语卿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滑落而下,她赶忙偏开头,不敢让公公看见自己哭,以免引起他的怀疑。

    夏冬阳看着桑语卿偏开头的一幕,心头也是黯然,纸又如何能包得住火呢,只怕是能瞒一时是一时了。

    房中陡然就沉默了下来,小丫头突然说道:“妈妈,你不是说带我去看曾外公吗,曾外公在哪里呢?”

    桑语卿强压着悲痛的情绪,只道:“妈妈现在生病了,不能陪你去,这样,让夏叔叔带你和爷爷过去看曾外公,好不好?”

    “好啊,好啊!”

    小丫头看来的确是十分喜欢夏冬阳,这也是欣然答应下来。

    夏冬阳便转身对沈国友说道:“叔叔,请跟我来吧。”

    沈国友点了点头,三人出去后,桑语卿的眼泪再次滑落而下,她抬手捂着口鼻,不知道该如何对公公开口说阿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