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26章 沈传鹏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26章 沈传鹏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快速从楼下冲上来的人,自然是夏东阳,刚才楼梯上下来的人不少,所以将他也是给延误了一下,这会冲上来,正好看见身着保安服装的那男子,手中的刀片向桑语卿脖子上抹去。

    “住手!”

    夏东阳面色大变,立马一声大喝,那男子条件反射的停住手向夏东阳看来。

    夏东阳左手一拉楼梯的扶手,整个身子飞跃而起,一如铲子般向那男子的胸口横铲而去。

    夏东阳这一下几乎是声到腿到,那男子根本没时间做其他的反应,只得手臂一曲便挡在胸前。

    “砰!”

    一声闷响,那男子被夏东阳一脚震得身子往后一仰,下意识的就向后退去,可他浑然忘记了,自己的右脚还被桑语卿死死的抱着咬住,这一退,身子一下倒在地上。

    桑语卿也是被他这一倒,给带得身子向前一起,死死咬住的口也是不自禁的松了,可她的双手却是没松。

    那男子一倒地,心头是大骇,知道遇到了高手,手臂就地一撑,腰身一折,手中的刀刃又向桑语卿的脖子上划去。

    当然,他这一下肯定也是没想要桑语卿的性命,而是想着要将桑语卿抓住为人质。

    夏东阳哪里能让他得逞了,眼中精光一闪,右脚猛然一下踩在那男子的右手小臂上。

    “咔嚓!”

    “啊!”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音,伴随着那男子一声惨叫,他右手五指猛然一伸张开来,而后颤抖着却是再也无法合拢了,显然,他的小手臂被夏东阳这一脚,踩成了粉碎性的骨折。

    “砰!”

    紧接着,夏东阳抬脚又是一下,踹在那男子的太阳穴上,那男子的惨叫声戛然而止,躺在地上便再没有动弹,不过夏东阳这后一脚还是很有分寸,只是把他踢晕了而已,毕竟,抓活的更有用处。

    从夏东阳大喝到现在战斗结束,总共也不过十秒钟的时间,却已然将对方击败,救了桑语卿一命。

    “师姐,师姐!”

    夏东阳赶忙蹲着身子,对着侧倒在地上的桑语卿喊了两声,然而,桑语卿却是没有半点反应。

    夏东阳心头大骇,赶忙伸手将桑语卿扶了扶,但见她嘴上满是血渍,也不知道是自己吐的血,还是刚才咬那男子的腿流出来的血。

    伸手试探了一下桑语卿的鼻息,夏东阳禁不住松了口气,好在只是昏厥了过去,不过,桑语卿抱着那男子腿的双手,却是丝毫未松。

    夏东阳也是注意到桑语卿腹部和左手臂上的鲜血,心头对这位女子是十分的敬佩,他知道,桑语卿为了给牺牲的丈夫报仇,这简直就是豁出了性命,与这穷凶极恶的匪徒搏斗。

    刚才的情况是何等的凶险,自己要是再晚来两秒钟,恐怕现在看到的,都是桑语卿的尸体了。

    暗叹了一口气,夏东阳正准备将桑语卿的手臂给掰开,这时,一个人快速的跑了过来,正是一脸急切的江宇文。

    看着眼前的情形,江宇文一下跪倒在地上,连忙问道:“夏兄弟,嫂子她……她怎么了?”

    江宇文无法控制自己声音的颤抖,他甚至有些不敢去听夏东阳的答案。

    夏冬阳只道:“只是晕了过去,但她本就受了伤,现在体力消耗很大,流了很多血,必须尽快送去医院。”

    江宇文松了一口气,连忙道:“好,我马上联系。”

    他说着就拿出电话,夏冬阳将桑语卿给抱了起来,另外几人也在江宇文的通知下很快过来,将那伪装成保安的男子给带走了。

    当夏冬阳陪同救护车,从购物广场离开时,一个从暗处溜了出来,而后拨通了一个电话,说道:“老板,失败了,于二被抓了,桑语卿现在被全方面的保护起来,绝难再有下手的机会了。”

    “废物,废物!”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愤怒的咆哮骂声,不是孙中兴又会是谁?

    孙家书房中,孙中兴挂断电话后,在房中来回的踱步,佛牌没拿回来,肯定立刻就会落入国安的手中,只要沈传鹏就在佛牌内的东西一曝光,自己便在劫难逃了。

    现在,佛牌肯定是拿不回来了,想要毁灭证据也是不可能的了,唯有在国安的人来之前跑路了。

    可他心头极为的不甘心,奋斗打拼了这么多年,却栽在了一个沈传鹏手上,他恨得牙痒痒的,可这时候也是没有办法了。

    想着老婆邵美华和儿子孙德明,孙中兴内心无奈加不甘,怕是得带着他们一起跑路了,想着,他便立刻打电话联系,得趁着国安那边没来,逃到境外去。

    他拿出电话,正准备拨打号码,双眼却是陡然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扭转绝境的方法,而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继而传来了邵美华的声音,只道:“中兴,我错了,开开门,我们商量一下,有什么难关一起度过,好吗?”

    “进来吧。”孙中兴面色平静的说着。

    邵美华推门进来,她手中端着一碗汤水,进来只道:“中兴,你一晚上没睡觉了,这是王妈才熬好的人参燕窝汤,喝两口补充补充体力吧。”

    孙中兴也是没拒绝,而后接过了汤碗,他小喝了两口,便将碗放到了旁边的书桌上,说道:“也好,我也正好有事情和你商量。”

    ……

    这边,桑语卿被送到了人民医院,急救室外,夏冬阳与江宇文焦急的等待着。

    江宇文给夏冬阳递了一支烟,他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而后一脸自责的说着:“这次都怪我太大意了,没有看出来对方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制造混乱把我们给调开,如果嫂子出了什么事,我就算死也没脸去见九泉之下的阿鹏。”

    夏冬阳拍了拍江宇文的肩膀,从一声‘嫂子’的称呼,他看得出来,江宇文与沈传鹏的私人感情十分的好。

    于是便宽慰道:“我知道,你是急着想给阿鹏报仇,关心则乱,别多想。”

    江宇文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吗,这次去卧底,本来应该是我去的,但阿鹏说我孩子刚刚出生,不宜出远门,所以便瞒着我,抢先给上级递了申请,等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行动了。

    其实,他才与嫂子一直聚少离多,而我至少能隔三差五的看看孩子,要牺牲也应该是我的,他是代替我牺牲的。

    如今,我不仅没能替他报了,连他的妻子孩子,我都没能保护好,我不配做他的兄弟,我不配!”

    江宇文说着,一双虎眼中已然噙满了泪水,脸上满是自责与愧疚。

    夏冬阳想不到,这背后还有这样的隐情,也难怪江宇文会如此的自责,夏东阳心头惋惜敬佩不已,沈传鹏为了国家人民利益,为了兄弟情义,奉献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结束了短暂的人生。

    这一刻,夏东阳很想去看看这位英雄,只恨是今生无缘,没能和这样一位英雄面对面的畅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