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24章 调虎离山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24章 调虎离山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突如其来的爆炸,桑语卿也是被吓得不轻,被惊慌的人群推得被迫往门口退去,可一直捏在手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却是震动起来,她赶忙一看,又是那个电话打过来的。

    她连忙接通,还不及说话,对面,那个男人的声音传来:“立刻到右边的步行楼梯口,否则,就给你女儿和公公收尸吧!”

    桑语卿不傻,立时就明白过来,刚才那个导购员,根本就不是那个团伙的一员,对方让自己来金店,这就是一个阴谋。

    一个看出了这附近有埋伏,用这种制造混乱,调虎离山的方法,将江宇文他们给全部调走,这才让自己单独去步行楼梯口。

    桑语卿犹豫了,这时候,自己要是一个人过去的话,对方肯定会要自己的命,可要是不过去的话,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一想着阿鹏的死,她心智与眼神再次变得坚决起来,就算是死,也得抓住、咬住对方不放,而后捏着电话便向右侧的步行楼梯口疾步走去!

    这边,江宇文会同两个同事,很快就将那个混在人群中的导购小姐给抓住了,导购小姐立时惊叫着,慌张的大喊着:“你们干什么,干什么抓我?”

    “哼!”

    江宇文一声冷哼,将那导购小姐给铐了起来,沉声道:“干什么你心里清楚!”

    “放开我,我什么都没做,放开我!”那导购小姐极力的挣扎着,一脸的冤屈。

    “废话少说,有什么话和我们回去慢慢交代吧。”江宇文冷声说着。

    另外两人默契的过来将导购小姐给押着,江宇文突然回神过来,急切的问道:“桑小姐呢?”

    江宇文、谢易鑫与沈传鹏的私交很好,但其余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事,甚至都不清楚单位中,还有沈传鹏这位在外面默默付出,甚至奉献出宝贵生命的同僚。

    所以,也只有江宇文二人私下喊桑语卿为‘嫂子’,对外还是喊‘桑小姐’。

    另外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便说道:“刚才太混乱,没注意。”

    江宇文眼中精光一闪,立时意识到不对劲,急切的喊道:“不好!”

    继而赶忙向金店跑了回去,这时,金店内是浓烟滚滚,另外两人将那受伤的三个市民给弄了出来。

    “看到桑小姐没有?”江宇文急切的问道。

    “没看到,刚才她不是在这里的吗?”一人回着。

    江宇文心头更是觉得事情不妙,不过,这金店有不少的柜台,自然也有很多视角盲点,他还是心存着希望,桑语卿受了伤,刚才会不会被冲散,倒在什么地方?

    他赶忙快速的在金店中找了一圈,却哪里有桑语卿的身影,顿时,他更是心急如焚,急忙冲出了店。

    然而,金店这边的爆炸,加上弥漫的浓烟,已然引得了三楼其余商铺以及顾客们的恐慌,他们纷纷向就近的电梯口冲去,因为已经有保安在第一时间,将电梯给制动了。

    这斜坡电梯一停,自然要比楼梯下得更快了,看着混乱的人群,江宇文眼神不断的四扫,却仍然没看到桑语卿的身影。

    他这也是急慌了,陡然回过神来,赶忙用通讯器联系桑语卿,然而,那头却是没有人回应,他赶忙又拨通了桑语卿的电话,那头却是智能回应着忙,他更是急得一如失了魂一般,面对着几个出口,混乱的场面,他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去找桑语卿。

    “啪!”

    江宇文急得重重的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心头是无比的自责,自己怎么就这么大意,怎么就没看出来,这是对方的一个计谋呢?

    冷静,江宇文,一定要冷静!

    他不断的在内心告诫着自己,而后连连深吸了几口气,转身快速向左边的步行楼梯口跑去,因为那里是除了电梯口,最近的出口了,在他看来,对方应该是趁乱,用电话引桑语卿出去了。

    然而,他却并不知道,他所走的方向,与桑语卿所走的方向,完全相反!

    这边,桑语卿很快就来到了右侧的步行楼梯口,这边,也是有三楼的顾客以及店员,就近向楼梯口跑去,场面也颇为混乱。

    桑语卿拿着手机,来到了楼梯间,她要让着那些下楼的人,所以只得将后背贴在墙角,她从包中拿出了一直藏着的手术刀,而后紧张的四处看着。

    这把手术刀,是当初在得知沈传鹏牺牲后,江宇文过来对她说,她可能也会有危险时,她暗中放在包中的,她是一个女人,她也知道自己弱小,甚至永远也可能报不了仇,但她还是准备着。

    因为她要留这样一个念想,万一,万一哪一天有机会呢?

    现在,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所以,她拿了出来,她紧攥着手术刀,因为太过用力,手臂甚至都颤抖起来,然而,却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意图和她接近。

    “我到了,你在哪里?”桑语卿不得不主动联系那个藏在暗处的人,可对方却是没有丝毫答复。

    她心头不禁担忧起来,莫非,莫非对方已经得知了彤彤和公公被救的消息了?

    这时,一个身着商场保安服装的男子,正混在人流中,快速向楼梯间走来,同时指挥道:“大家不要惊慌,不要推搡别人,依次下楼!”

    很快,他就到了楼梯口,背对着桑语卿,继续指挥着下楼的人群,桑语卿仍然是左右看着,就在这时,那保安微微一侧身,向楼下方向走去,右手顺势一抬,手掌就向桑语卿的咽喉处抹去。

    寒光乍起,只见那保安的右手掌下,正藏着一块锋利的刀片,死亡临近,桑语卿却丝毫不知所觉!

    ……

    医院中,老爷子是左等右等也是不见夏冬阳带着曾外孙女回来,其实,从夏冬阳离开到现在,也不过就一个多小时而已,但对于老爷子现在来说,那就是数着时间过了,加上他又是一个人躺在病床上,便觉得时间过去了很长很长。

    老爷子实在是忍不住,便对着门口喊道:“小谢,小谢,请你进来一下。”

    门口的谢易鑫听见后,立马开门进来,来到床前问道:“老爷子,您有什么事吗?”

    老爷子问道:“小谢,冬阳还没回来吗,怎么接个人接这么久?”

    谢易鑫自然也是知道彤彤和爷爷被绑的事,但这事肯定是不能让老爷子知道的,继而便是一笑,说道:“这城里的交通情况,老爷子您也是知道的,兴许是又堵上了。”

    老爷子也不妨有其他,微微点了点头,继而示意谢易鑫,说道:“小谢,坐吧,陪我说说话。”

    这一句话中,透露出老爷子此刻无比的孤独感。

    “好。”谢易鑫自然是答应下来,心头也是颇为感慨。

    坐下后,老爷子思忖了一下,似乎在犹豫着什么,继而还是问道:“小谢,阿鹏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谢易鑫一听,双眼禁不住一怔,完全没想到,老爷子在这个时候会问这个问题,莫非他是看出了什么?

    可这时候,阿鹏牺牲的消息,是万万不能让老爷子知道的,否则,老爷子这身体,如何能承受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