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17章 佛牌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17章 佛牌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17章佛牌

    车上,夏冬阳电话响了起来,他链接了车上的蓝牙,这样可以更方便的接听电话。

    来电是个陌生的号码,不过,这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接通的,因为很可能是江宇文所在部门的人。

    果然,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你好,夏冬阳,我是江宇文的同事韩少军,我们已经定位了你的手机,现在有四辆车,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向你接近,你那边是什么情况?”

    “对方暂时没什么异动,我并没有靠得太近,以免对方发现,看样子,他们应该是要出城,彤彤和爷爷应该暂时不会有危险,你们的人别忙着接近,一旦引起对方的警觉,不仅彤彤和爷爷会有危险,恐怕还会连累更多无辜的人。”

    夏冬阳考虑得十分的周到,强行逼停对方的车,在这市区动手,的确是下下策。

    那边,韩少军也是赞同夏冬阳的说法,便说道:“这样,依照对方现在行进的路线,他们是要走北门这边,我让人在这边沿途跟车,便不会被他们发现,只要他们停下来,我们立刻布置,营救人质。”

    韩少军是想打一个时间差,夏冬阳点了点头,说道:“那好,不过出城的时候,车辆没有车里这么多,我需要换车。”

    出城后,对方一旦向偏点的地方开,后面一直跟着车的话,必然会引起警觉,唯一的办法就是每隔一段路程,就换一辆车,最好是在路口,那样,对方就不容易发现,这是跟踪的技巧。

    “好,我立刻安排,很快再通知你。”韩少军没有丝毫犹豫的答应下来,似乎对夏冬阳百分百的信任,甚至都没有说让自己这边人跟踪。

    ……

    医院中,江宇文对一脸焦急桑语卿说道:“嫂子,你再好好想想,鹏哥在出事之前,有没有给过你什么暗示,或是给你留下了什么东西之类的。”

    江宇文是左思右想,理论上说,阿鹏已经死了,对方的目的应该是达到了才对,要报复的话,也不用这样大费周章的绑架,唯一可能的就是,桑语卿身边,还有当初阿鹏留下的什么重要线索或是证据。

    桑语卿陷入了回忆之中,语气却是难掩悲痛的说道:“我和阿鹏其实已经有三个月没见了,三个月前他回来那一次,给孩子带了一些玩具,给我带了一块手表,就是我手上这块。”

    她说着便主动解下了手表,递给了江宇文,江宇文看了看,是一块浪琴的手表,并没有钻石的点缀,看上去十分的简约,应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过,江宇文还是细心的说道:“嫂子,这块手表能不能暂时放在我这里。”

    桑语卿手轻轻抚着那佛牌吊坠,眼神却是变得柔情起来,说道:“这是我和阿鹏确定恋爱关系后,第一次出去游玩时,他在寺庙中给我求的,高僧开过光的,我一直都佩戴着。

    可半年前,我不小心打破了一点,阿鹏说,缅川那边的师傅手艺很好,所以拿过去修了,这是他之前寄回来给我的,佛牌吊坠是修好了,可他人却……”

    说到这里,桑语卿的语气呜咽起来,禁不住撇开了头,却也是无法抑制眼泪。

    站在旁边的江宇文心头也是黯然神伤,阿鹏是他最好的兄弟,当得知阿鹏牺牲的那一刻,江宇文即便是个铁铮铮的汉子,却也是抑制不住泪水。

    房中陷入了沉默的悲痛气氛中,终究,江宇文还是当先回过神来,说道:“嫂子,如果绑匪打电话过来,你一定要表现出并不知道彤彤被绑架的事,他们问你要什么东西,你以受伤为理由,你一定要问清楚在什么地方,我们这边好及时安排,想办法救出彤彤和爷爷,同时好顺藤摸瓜,找出幕后的黑手,为鹏哥报仇!”

    桑语卿擦拭了一下眼泪,知道自己或许说错什么,表现出什么,都可能让彤彤和公公有生命危险,悲伤、担忧、压力全压在她的身上,但为了女儿和公公的安危,为了给丈夫报仇,她毅然的点了点头。

    然而就在这时,她的电话果真响了起来,桑语卿急忙一把将电话抓在手中,只见是个陌生的电话,她顿时便是紧张起来,眼神看向了江宇文。

    “开免提。”江宇文示意她镇定,而后说道。

    桑语卿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接通电话,语气自然而诧异的问道:“喂,你好?”

    那头便传来一个陌生男子阴沉的声音,说道:“桑语卿是吧,你的女儿和公公在我们手中,如果不想他们有事的话,你就乖乖听我的话。”

    “你们是什么人,把我女儿和公公怎么样了?”

    桑语卿立时惊骇急切的大声问着,表现得十分的自然,当然,这也不是装,毕竟,涉及女儿和公公的安全,这也是情感自然流露。

    那边的人听着桑语卿焦急的语气,是颇为的得意,漫不经心的说道:“他们的安危,完全取决于你,我知道,你现在身边肯定有警察或是国安的人保护吧。

    我要你摆脱他们,然后带着那个佛牌吊坠,半个小时内到城南的‘购物广场’,到了那里再告诉你怎么做,当然,如果你想见到的是两具尸体,你大可以带个假的吊坠过来,或者是报警。”

    对方一副掌控的语气,桑语卿这时候也是忘记了刚才江宇文的叮嘱,惊慌的说道:“好,好,我不报警,你们别伤害我女儿和公公,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了,他们的安危都取决于你,记住,你只有半个小时时间,记时已经开始了。”对方语气阴沉又有些戏谑的说着,继而便是挂了电话。

    桑语卿取下了脖子上的佛牌,想不到对方要的竟然是这个,江宇文也是没想到,毕竟,这东西是个旧物,这样说来,鹏哥肯定是在修这佛牌的时候,在里面放置了什么。

    这边,桑语卿却是准备下床了,江宇文连忙道:“嫂子,你身上有伤,不能下床的。”

    桑语卿却是急切坚定的说道:“我要是不去的话,彤彤和公公就会有危险,我已经没了阿鹏,不能再没有彤彤了,小江,别跟着我!”

    她说着,也是不顾江宇文在旁边,一把抓过旁边的纱布,将衣服提起了一些,一圈圈的伤口缠着。

    江宇文赶忙转过身,心头却是难受憋屈无比,她知道,自己拦不住桑语卿,也没有理由拦着她。

    桑语卿缠好了伤口,深吸了一口气,提着包就向外走去,她每走一步都牵动着伤口,痛得她连连倒吸着冷气,但她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因为女儿的安危,便是她最大的精神支柱!

    江宇文是心急担忧不已,赶忙拨通了韩少军的电话,这时候,唯一可以阻止桑语卿,扭转局面的方法,便是在桑语卿交出佛牌之前,救出彤彤和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