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14章 哭泣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514章 哭泣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14章哭泣

    挂了虞霏的电话,赵雪妍心头有些堵,情绪更是有些低落。

    赵如龙如何看不出来,在他看来,赵雪妍是个好女人,虞霏也同样是个好女人,特别是为了烧烤店的事,整天忙上忙下的,店里大家伙,谁心头不清楚,虞霏喜欢夏冬阳。

    甚至,大家也都觉得虞霏和夏冬阳是一对的,可现在看来,情况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

    这时候,赵如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就这么默默的坐在旁边,看着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思忖什么的赵雪妍。

    就这么沉默了好一会儿,赵雪妍突然抬头道:“如龙,你答应我,永远也不要对夏冬阳解释,否则,我以后再也不会理你,你也不用再叫我‘姐’了。”

    “姐,你这又是何苦呢?”

    听到刚才赵雪妍与虞霏的通话,赵如龙心头是更加的确定,赵雪妍对夏冬阳是有感情的,可闺蜜虞霏同样喜欢夏冬阳,赵雪妍这是要隐瞒牺牲自己的感情,来成全闺蜜虞霏啊。

    闺蜜俩喜欢同一个男人,这不是电视电影中的情形吗,想不到现在竟是在身边发生了。

    赵雪妍双眼却是盯盯的看着赵如龙,再次强调道:“你会答应我的,对吗?”

    赵如龙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赵雪妍却是说道:“谢谢。”

    赵如龙听得更是心酸不已,赵雪妍又说道:“你继续联系夏冬阳吧,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记住你答应过我的事。”

    赵如龙沉默着,仍然没有说话,一会后,赵雪妍又说道:“如龙,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

    赵如龙应了一声,将没吃完的早点收拾起来,而后提着向门口走去,来到门口,他忍不住转头向赵雪妍看去,却总觉赵雪妍的双眼有些红了,甚至觉得她的身影都是那么的娇弱与无助。

    然而,此刻赵如龙也只得暗叹一口气,转头出了门,他的心情也是十分的压抑憋闷,为赵雪妍感到不甘与不平,他之前是想说,赵雪妍大可以和虞霏公平竞争的,可被赵雪妍给打断了,他知道,自己说什么,赵雪妍是不会听的,于是便来到左侧的走廊窗口,抽起了闷烟。

    他并不知道的是,当关上门的那一刻,赵雪妍的眼泪便再也忍不住掉落下来了,她急忙转过头,抬起手,=将口鼻给捂住,不让自己发出丝丝的哭泣声,眼泪却是不断的滑落到手指上。

    这一刻,她只感觉内心如针扎般的痛,一直期许回来的男朋友郑南昇是个骗子、父亲又突然病逝,赵雪妍内心可说是从未有过的脆弱,夏冬阳多次的舍命保护,让她内心生出了一种极强的依靠感与安全感。

    那种感觉悄然的质变,在她内心滋生着,已然化作不舍甚至是依恋,可如今,为了闺蜜这么多年的感情,赵雪妍却不得不舍弃压抑自己,将这段刚刚滋生的感情,扼杀在萌芽之中,试问,她如何能不心痛呢?

    她只觉自己在这一刻,好孤独,好孤独!

    好一会儿,她方才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告诫着自己要坚强起来,因为虞霏的原因,以后自己肯定还会与夏冬阳见面,那时就真是普通朋友了吧,自己一定要控制好情绪,不能让虞霏看出丝毫端倪。

    ……

    另一头,省城人民医院中,夏冬阳自然不知道,赵雪妍已经通知了虞霏,他来到许浩诚的病房中。

    许浩诚躺在床上,因为他的鼻梁骨断了,所以医生给他整了个透明的面具固定。

    “夏哥。”许浩诚撑着手臂想要坐起来。

    夏冬阳急忙上前将他给按住,说道:“浩诚,别起来,医生说你需要躺着休息。”

    许浩诚的伤势不轻,全身多处软组织伤,几处刀伤,鼻梁骨折,甚至还有轻微的脑震荡,不过不幸中的大幸是,那些都不是危及生命的伤,只要养个十来天,基本也是可以出院了。

    “浩诚,这次真是连累你了。”夏冬阳一脸歉疚的说着。

    许浩诚一听,连忙半撑起身子,面色一正的说道:“夏哥,我们是兄弟,兄弟间,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想着之前许浩诚舍命的抱着那国字脸,忍着身上伤口的疼痛,为自己争取针灸起效果的时间,夏冬阳心头如何能不感激感动。

    但一句‘谢谢’,又如何能表达他内心的感激呢,所以,他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抬手将手放在许浩诚的肩膀上,而许浩诚也是抬手按着夏冬阳的手,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一切尽在不言中。

    从许浩诚病房出来后,夏冬阳便来到桑语卿的病房,她正在向护士询问老爷子的情况,见夏冬阳走进来,她连忙喊道:“冬阳,外公情况怎么样?”

    夏冬阳看了看那护士,竟然是昨晚江宇文叫来的那八人中,两个女子中的其中一个,看样子,这是江宇文加强了对桑语卿的护卫,夏冬阳心头不禁更是诧异,这桑语卿到底是什么身份,要如此的保护。

    那护士也是不动声色的便离开了病房,夏冬阳来到床边,他心头十分的沉重,不知道该不该在这个时候将老爷子的病情告诉桑语卿。

    见夏冬阳明显凝重的表情,桑语卿双手撑着身子,急切的催促道:“冬阳,你说话啊,是不是外公的情况不好?”

    夏冬阳赶忙上前,说道:“师姐,你快躺下别动,一动伤口就容易崩裂。”

    桑语卿躺了下去,双眼盯着夏冬阳,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问道:“夏冬阳,告诉我,我要听实话。”

    夏冬阳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桑语卿有权利知道老爷子的病情,便语气沉重的说道:“师傅的病情加重了,医生说恐怕坚持不了几天了,对不起,师姐,是我连累师傅了。”

    “什么?”

    桑语卿一听,面色顿时大变,眼泪一下就夺眶而出,急着就要撑起身子,说道:“我要去看外公,我要去看外公!”

    夏冬阳赶忙将她给按住,说道:“师姐,你现在不能下床。”

    “去帮找个担架车来,推我过去,我要去看外公!”桑语卿一把抓住夏冬阳的手,急切的说着。

    夏冬阳无法拒绝桑语卿这个要求,只好道:“好,师姐,我马上去找,你先躺好别乱动。”

    桑语卿这会还打着点滴,再说,她腹部中刀,现在刚刚缝合好,的确是不能下床,夏冬阳说着便快速出门,要了一辆担架车过来,而后推着桑语卿去老爷子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