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495章 暗夜诡谲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495章 暗夜诡谲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95章暗夜诡谲

    夏冬阳想不到,失败后会是那么的严重,见夏冬阳思忖着,桑语卿又说道:“当然,我会竭尽全力,但你自己要考虑清楚!”

    一旁的许浩诚自然也是听见了,忍不住上前低声劝说道:“夏哥,算了,这里医不好,我们可以找其他医生,如果真让她给扎废了,那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声音虽然小,但现在病房里十分的安静,再说距离也不远,桑语卿自然听得清楚,但她心头也不责怪许浩诚,毕竟,这也是人之常情。

    夏冬阳却道:“师姐,我说了相信你,你只管扎就是了。”

    “夏哥……”

    许浩诚一脸的急切,却是被夏冬阳又眼神给阻止了,桑语卿听后,虽然感觉到压力,但同时也因为夏冬阳的信任而带来了信心。

    她一点头道:“好,明天晚上十二点,我给你施针,这期间,你仍然不要下地!”

    “我知道。”

    夏冬阳点了点头,又默默的陪伴了一下熟睡的老爷子,桑语卿便让他回去休息,毕竟,无论是施针者还是病人,都得保持好状态,而且,夏冬阳几人在这里,也的确是起不到什么作用。

    叹了一口气,夏冬阳方才让许浩诚推着自己出去,只是,他心头却是内疚得很,老爷子病情加重,全然是为了给他施针。

    ……

    “夏哥,你真的太冒险了,不应该让她治的!”

    出了老爷子的病房,一进电梯,许浩诚就忍不住说着,他语气中充满了担忧。

    一旁的康成林也说道:“是啊,冬阳,这次是太冒险了,这中医与西医有很大不同就是,中医更讲究的是临床实践和经验。

    特别又是针灸,更考究经验,要不怎么会有‘老中医’这个单独的称谓,那么多人信任老中医呢!”

    康成林说这话,可完全就是在为夏冬阳考虑了,丝毫没有因为桑语卿是卢老的外孙女就一味的信任她的医术。

    “可现在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夏冬阳反问道。

    许浩诚立即说道:“当然,我们还可以去找其他的中医,华夏这么大,老中医多的是,肯定会有人医得好你的腿的!”

    一旁的康成林听后,不禁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卢老师这里都医不好的话,其他的中医估计希望不大。”

    “康教授,你这会不会太片面武断了?”许浩诚有些不服。

    康成林叹了口气,只道:“到了这份上了,我也就不瞒你们了,其实卢老师是全国中医协会的上一任会长,他虽然是退了下来,但他的名望和身份都还在,也被国家认可,他在中医学上的造诣和贡献,更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

    他这是因为刻意隐瞒了自己生病,否则来看他的人,怕是早就将这门槛都踏破了,甚至省城相关部门的领导都会过来看望慰问。”

    夏冬阳二人听得心头一惊,想不到老爷子的名望竟是如此高,然而,他却是那么的低调,那么的平易近人,对医学是那么的热爱和敬畏,这更是让二人心头的敬意油然而生。

    康成林看着夏冬阳,意味深长的说道:“冬阳,你在中医上的天赋真的很高,老师收你为徒,希望你能将中医,将他家传的医术针法传承弘扬下去,你千万别让他失望。

    我建议你等上一段时间,等老师出院后,再让老师为你施针,这样保险一些,你总不至于以后就坐在轮椅上学医看病吧!”

    夏冬阳听后,只道:“不,康教授,就算我真的残废了,我一样可以学医看病,不会辜负师傅的期望,但现在师傅他老人家的身体状况,已然不适合再施针了,我绝不会用师傅的健康,来换取我的健康!”

    夏冬阳还记得刚才医生的话,老爷子是因为给他施针,方才加重了病情,之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夏冬阳哪里肯再让老爷子出手。

    听着夏冬阳如此有情义与孝心的话,康成林赞许的点了点头,只问道:“所以你还是准备让桑小姐一搏?”

    夏冬阳点了点头,现在的情况实际也容不得他多等了,特别是之前的两次施针,他明显就感觉到自己几乎都可以下地走路了,如今,最后一次施针就在眼面,站起来的机会也就在眼前,他如何肯错过?

    再说,妹妹那边又能隐瞒几天呢?

    见夏冬阳已经决定了,许浩诚二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都十分的担心!

    医院中,一夜无话,但在外面,孙中兴却是发动了所能发动的人手,满省城的寻找桑语卿的下落,但省城可不小,要找一个人,仅仅凭借一张照片,也是难度不小,所以到现在也还没有任何消息。

    实际上,萧天虎这边,因为有屠刚让那几个小弟的监视,所以这时候是已经知道了,桑语卿就在省人民医院中,而且与夏冬阳明显还是相识的。

    当知道这个消息后,萧天虎更是大喜,大叹这简直就是天赐的契机啊,不过,他并没有着急将桑语卿的行踪告诉孙中兴,而是让屠刚的人继续监视着,他要等到孙中兴心急如焚,方寸开始乱的时候,再告诉他这个消息。

    到那时,孙中兴就没有平日那么理智了,更能将他给逼到绝路,挑起与夏冬阳的矛盾,而且,这时候夏冬阳的腿还没治好,也并不是最佳的时机,一场阴谋诡谲,在这暗夜之中滋生着。

    翌日一大早,夏冬阳吃过早饭,便与许浩诚、康教授去看望卢老爷子,病房外,那两个保镖一如石雕一般,一直在那里杵着。

    不过,当夏冬阳被推过来时,他们还是主动对夏冬阳点了点头,这会,他们也是排除了夏冬阳会对桑语卿不利的嫌疑,所以点头表示友好。

    当然,他们心头其实是很好奇加上敬佩夏冬阳的,好奇的是夏冬阳的身份,敬佩的是夏冬阳明明腿脚不便,却拥有很强的实力,甚至轻易的震退自己二人。

    开门的自然是桑语卿,她换了一件蓝色的v领薄针织衫,配着一条黑色的过膝包臀裙,一头纯黑的长发,左边挂在耳朵上,露出整张白皙的左脸,右边则是任由其披散,周身都散发着女人成熟的韵味。

    夏冬阳也是注意到,她那白皙光洁的天鹅颈上,佩戴着一块不过大拇指大小的金色佛牌,十分的精致,在她成熟的韵味中,似乎又平添了两分佛的安然与祥和,总之,让人看上去有一种十分平静的感觉。

    然而,无论是夏冬阳还是桑语卿,又如何会想到,这祥和的佛牌下,却正引得浓浓的杀机,不断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