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494章 三分把握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494章 三分把握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94章三分把握

    老爷子病情竟然是因为给自己施针而加重了,夏冬阳心头十分的愧疚,想着这时候还是医生给老爷子进一步检查为好。

    当即便说道:“浩诚,先扶我下来。”

    “好。”

    许浩诚也不是看不出情势的人,这时候还是老爷子身体重要,当即便应了一声,将夏冬阳给抱了起来。

    那两个保镖也是颇为配合,竟是上前帮着许浩诚,将夏冬阳放在了轮椅上。

    一旁的老爷子见状,急得连忙道:“别,冬阳,过来让我给你扎了这最后一针!”

    那叫致诚的医生一听,连忙一转身,虽是心头急切,但还是放低了声音,劝慰道:“老师,您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不能再施针了。”

    老爷子一听,却是情急的提高了嗓音,说道:“胡说,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不清楚吗,这是最后一针了,冬阳,快,躺在床上!”

    夏冬阳这时候哪里会依,老爷子刚才可都是吐血了,而且现在面色是苍白得吓人,便是说道:“师傅,这扎针也不急在这一时,您先休息两天,缓一缓也不迟。”

    桑语卿也是附和道:“是啊,外公,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您先休息。”

    老爷子听后,更是急了,说道:“你们知道什么啊,这最后一针,是最关键的,咳咳……”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便又是剧烈的咳嗽起来,桑语卿连忙给他抚背顺气。

    “噗!”

    可他却是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一下软塌在椅子上。

    “师傅!”

    “外公!”

    “老师!”

    房中,一瞬间都是慌了,那叫致诚的医生,连忙上前检查,而后急切的喝道:“快,快,都出去,老师昏迷了,我们必须要抢救!”

    “外公!”

    “师傅!”

    夏冬阳一行,被医生赶了出来,一行病房外的走廊上,焦急的等待着,两个护士也是急匆匆的从护士台跑了过来,冲进病房中便将房门给关死了。

    桑语卿止不住的泪水,一脸的焦急,双手紧紧的互握着,一如热锅上的蚂蚁,在门口团团转着。

    夏冬阳等人也都是急切的看着房门,只期盼祈祷着老爷子会没事,夏冬阳更是内疚不已,若非是给自己施针治疗,老爷子的病怎么会加重至斯呢?

    时间一如凝胶一般,焦灼的流动着,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还是几十分钟,房门打开了,一个护士走了出来,桑语卿急忙上前问道:“护士,我外公情况如何?”

    “情况不好,你们别堵在这里,我得过去拿药。”那护士急切的丢下一句话,匆匆向护士台那边跑去了。

    桑语卿看得更是眼泪不断的滑落,心头更是焦急,不过两分钟,那护士推着医疗车,快速跑了回来,而后进了病房。

    桑语卿站在门口,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微微仰头道:“老天爷,我求求你,一定要保佑外公,他一辈子都在救人,你不能对他这样,求求你,一定要让我外公好起来!”

    她实在不知道这时候能做什么了,唯有的就是祈祷了,后面,夏冬阳深吸了一口气,他更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只有默默的等待和陪伴着。

    就这样,一行在走廊外,焦急的等待了近一个小时,房门终于再次打开了,这次,先走出来的是那个叫致诚的医生,他叫宋致诚,当初听过老爷子讲课,所以尊老爷子为‘老师’。

    “医生,我外公怎么样?”桑语卿迫不及待的上前问道,夏冬阳几人也都围了上去。

    宋致诚长吐了一口气,而后道:“总算是稳住了。”

    夏冬阳等人一听,也是纷纷长出了一口气,心头压着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桑语卿是喜极而泣,连连躬身道谢着。

    宋致诚赶忙将桑语卿给扶起来,说道:“桑小姐快别这样,我们都是学医的,这是职责,不过,我得提醒你,以后可不能再放任着老师施针了。”

    “是,是。”桑语卿连连点头,而后问道:“医生,我可以进去看外公了吗?”

    宋致诚点头道:“当然可以,不过他现在已经睡下了。”

    一行进到病房,见老爷子躺在床上,面色依旧苍白,不过医生已经为他打上了点滴,而且一旁还检测着心跳和脑电。

    几人静静的陪伴了一会儿,桑语卿便低声对夏冬阳说道:“我来帮你把取针吧!”

    夏冬阳转着轮椅来到旁边,桑语卿很快给他取了针,手法也是十分的熟练,夏冬阳便说道:“我真不该心急的请师傅施针。”

    桑语卿哪里听不出夏冬阳语气中的内疚,便宽慰道:“你也别多想,医者父母心,这是外公从小教导我的,你如果多想的话,外公反而会不高兴的。”

    夏冬阳点了点头,好一个医者父母心啊,最初,他只是单纯的想着不拒绝老爷子的好意,不要让他留遗憾,可想不到,老爷子却是什么都不图,连自己的身体也不顾的为自己施针,这是何等的医德。

    他心头对老爷子的敬意更是浓了,同时,他心头也按下决定,要将老爷子的医术给传承下去,即便是自己能力有限,但也要找到更好的人传承。

    桑语卿看了看夏冬阳的腿,又说道:“医生肯定不会让外公再施针了,但你的情况,现在经络都已经打开了,如果一天内不将这最后一次施针完善的话,之前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如今,只有我接着给你施针了,但我的医术肯定不如外公,而且对这套针法的领悟更不过十之三四,特别是这最后一根针,关系更是重大,冬阳,我如果施针的话,恐怕最多都只有三分把握。”

    三分把握?

    一旁的许浩诚听得面上一惊,急忙上前道:“三分把握,那还得了,你还是别医了!”

    桑语卿听后,面上不禁有些发热,夏冬阳急忙瞪了一眼许浩诚,许浩诚也意识到自己说话冲动了,赶忙往后退了两步。

    夏冬阳看着桑语卿,语气平淡的说道:“师姐,没事,我这双腿本就未必能站起来,你有三分把握已经是很好了,我相信你!”

    见夏冬阳这样的信任自己,桑语卿心头十分的感动,但她还是说道:“冬阳,谢谢你的信任,但我还要对你说清楚,人体的经络,有些只能打开一次,也就是说,有些病的医治,只有一次机会,特别是针灸。

    你这最后一次施针,已经被岔了一次,如果我失败的话,你的腿恐怕就再没有机会站起来了。”

    夏冬阳听后,也是不禁皱眉沉思着,想不到失败后会是这么的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