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389章 营救(二)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389章 营救(二)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89章营救(二)

    夏冬阳拿出电话看了看,并不是傅青霜打来的,他心头一动,还是接通了:“喂?”

    对面便传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正是厂房内的那平头大汉,他声音低沉的说道:“你妹妹在我手里,限你半个小时内来城东兰木村的废弃玻璃厂,如果不想她被几十个大汉轮的话,你可以选择报警。”

    夏冬阳其实一直在等电话,这样看来,的确是有人要对付自己,他也就顺势说着:“你要敢动我妹妹一根头发,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呵呵,我真的好怕啊!”平头大汉冷笑了两声,随即便挂了电话。

    厂房中,三角眼男子给老大牛犇打了一支烟,问道:“牛哥,你说那小子真的会来吗,这摆明了就是针对他的陷阱啊!”

    的确,这一不要钱,二不要物,谁都知道是一个陷阱,那牛犇只道:“做哥哥的,哪里会不担心妹妹,放心,他肯定会来,让大家打起精神。”

    “好的,我还真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有三头六臂,要我们这么多兄弟过来。”

    牛犇又问道:“对了,房间中都安排好了吗?”

    三角眼小弟得意的一笑,只道:“牛哥放心,一切都准备好了,保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那就好。”

    ……

    夏冬青被关的小房间中,灯全部关着,这后面也没有路灯,所以是一片黑暗,当然,夏冬青本来就被蒙着眼睛,她蜷缩在斜对窗子的左墙角。

    因为看不见,所以她心头更加的恐惧,脑海中便不自禁的去想那些可怕的遭遇,越是想便越是恐惧害怕。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更危险的就在她所在位置的对角,那里悄无声息的藏着两个刀手。

    这两个刀手是牛犇安排在房中的杀招,从窗外第一眼就能看见夏冬青,但却绝对看不到二人所在的位置,只要夏冬阳从窗口进来,必然会被这两人偷袭。

    二人躲在暗中也是无聊,看着楚楚可人、清纯漂亮的夏冬青,竟是色心大动,左边那人便轻声道:“玩玩?”

    右边那人只道:“这么清纯漂亮,不玩玩实在太可惜了,老子早忍不住了。”

    说着,二人便是默契对视了一眼,继而同时伸出手,左边那人的拳头,右边那人是剪刀。

    “嘿嘿,我先。”左边那男子邪笑了一声,便向夏冬青走了过去。

    听着二人的谈话,再听着渐渐接近的轻微脚步声,夏冬青娇弱的身子禁不住一颤,连忙向墙角蜷缩着。

    这时,那男子便低声道:“小妹妹,不要怕,哥哥马上就会让你爽的。”

    “唔,唔……”

    夏冬青哪能不知道即将遭遇到什么,吓得是眼泪横流,连连摇头着,双脚更是不断的蹬着,心头害怕到了极点。

    然而,她眼睛被捂着,而且双手双脚都被束缚着,哪里能躲得开,被那男子一把抓住双腿,粗鲁的将她整个人给翻了过来,让她跪在了墙角。

    “嘿嘿,哥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姿势,小妹妹,来吧,包你等会食髓知味。”那男子一边阴邪的笑着,一边伸手就去脱夏冬青的裤子。

    夏冬青被一碰触,更是吓得浑身如触电一般,身子往地上一倒,身子不断的扭曲着,双脚不断的蹬踢着。

    那男子一个不妨,被夏冬青给蹬了一脚,这下可把他给惹火了,顿时一巴掌扇在夏冬青的脸上,大骂道:“玛德,老子本来不想用强的,你主动配合大家都爽,现在老子只有用强了。”

    这一巴掌不轻,夏冬青被扇得左脸一下就红了起来,整个人都是愣住了。

    那男子大力而野蛮的,又将夏冬青给翻滚得跪在地上,而且左手将她的背给死死的按住,右手则再次去脱夏冬青的裤子。

    夏冬青回过神来,口中不断的发出‘唔唔’的声音,拼命的挣扎了起来,但她力气又有多大,被那男子的手给死死的压着,而且脸部也是抵在墙角,疼痛不堪。

    ……

    另一头,夏冬阳收起电话,想着正好利用这半小时的空当,出其不意的营救妹妹。

    他认准妹妹被关的房间,从围墙外向厂房里侧绕去,这厂房的围墙还是老式的红砖墙,目测大概有两米高,顶上还用水泥河沙铺就了一层,在上面插着乱七八糟的玻璃片,算是最原始的防盗设备了。

    这厂房的右侧,是一个高坎,这两天下了雨,这泥路一点不好走,加上又是晚上,如果是平常人没有灯光照亮的话,这深一脚浅一脚的,恐怕早就摔好几个跟头了,不过对于夏冬阳来说,却是没什么难度,他几乎是后背贴着围墙,向最右侧靠近,大概五六分钟后,来到了最右侧。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夏冬阳便看准了这右墙角处,并没有刀手守着,兴许是他们也觉得,这后面不会有人进来。

    夏冬阳伸手到围墙顶上,因为时间久远,上面的水泥和河沙常年风吹日晒,所以十分的脆弱,夏冬阳很容易就将上面打开了一个缺口,而后双手扣着红砖,一如做引体向上般,身子探了上去,他轻易的翻过了围墙,而后如狸猫般悄无声息的跳落在地上。

    同一时间,在房中,那男子一把将夏冬青那宽松的校裤给褪下了少许,露出了些许白色的内裤。

    夏冬青整个人一怔,眼泪不断的滑落而下,想着即将遭受到侮辱,她心头都是绝望了,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遇到这样的事。

    她悔恨不已,后悔不该和哥哥争吵,她表面是柔弱,但性格却如夏冬阳一般刚毅,宁死也不愿意遭受到这样的侮辱。

    她心头只绝望的想着:“哥哥,对不起,我等不到你了,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妹妹,我一定不会再和你争吵了,哥哥,永别了!”

    她想着,愤然一用力,额头狠狠的向墙上撞击而去。

    与此同时,外面的夏冬阳两个箭步就到了夏冬青被关的房间后窗口外,以他的眼力,正好看见那男子侵犯妹妹的情形。

    顿时,他整个人都疯了,大喊道:“住手!”

    同时,身子不顾一切的向窗户玻璃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