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102章 意志与天意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102章 意志与天意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2章意志与天意

    看着医生摇头,赵雪妍等人的心已然提到了嗓子眼,几女眼泪更是止不住,医生只道:“我们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能不能醒过来,全凭他的意志力与天意了。”

    “谢谢医生。”赵正明真诚的说着。

    那医生一脸凝重的说道:“能为这样一名退伍军人做手术,是我的荣幸与骄傲,希望他会没事吧!”

    这时,夏冬阳被两个护士推了出来,赵雪妍几人赶忙迎了上去,但见夏冬阳躺在担架车上,双眼紧闭着,一张脸苍白得没有丝毫的血色。

    几人紧跟着担架车,将夏冬阳送进了重症监护室,隔着玻璃看着护士将缠得如木乃伊的夏冬阳抬上病床,赵雪妍再次呜咽起来。

    她多少清楚夏冬阳的性格,木讷、固执、刚毅却原则性极强,他绝不会轻易认输或是倒下,可现在,他却不得不躺在床上,不知道何时会醒来,会不会醒来。

    赵正明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语气坚定的说道:“他是军人,有着钢铁般的意志,他一定会醒过来的,一定会!”

    “是啊,他一定会醒过来的。”傅青霜也坚信,夏冬阳一定能醒过来。

    不多时,夏冬青也从手术室里出来了,只是麻药未过,还在昏迷之中,不过庆幸的是,她的手术十分的成功,唯有的就是看术后会不会和肾源发生排异现象了。

    看着兄妹两都住进了重症监护室,而且就是隔壁,赵雪妍几人心头是酸楚不已,李菁菁最清楚夏冬阳家里的情况,心头更是难受得很,暗叹着:老天爷,您就开开眼吧,让这一家人平平安安,少受点苦难吧!

    情况没稳定前,重症监护室是不允许家属进去探视的,赵雪妍几人只有在外面守着,赵雪妍忍不住向李菁菁问道:“菁菁,你能对我说说夏冬阳的情况吗?”

    赵雪妍觉得,自己对夏冬阳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之前甚至更是没想过要了解夏冬阳的过去,可现在,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夏冬阳以前的人生。

    李菁菁只道:“我其实也是夏冬阳退伍回来才认识他的,所以对他以前的事并不了解,不过,我听夏冬青说,她爸爸在她小的时候就因为工厂意外去世了,夏冬阳读完初中就辍学出去打工,而后去部队服役。

    前不久,他母亲生病去世了,夏冬阳却没有回来,之前我还骂他不孝,可现在看来,他肯定是有什么事,实在是走不开,否则以他的性格,绝对会赶在母亲去世前回来。

    他回来后就帮冬青筹集医疗费,两三天就弄回来好几大十万,我借你的钱根本就没用上,我当时还怀疑他是去做了什么铤而走险的事,现在看来,他的钱就是伯父预支给他的保镖费,至于后面的事,他几乎也很少来医院,你知道的应该比我多了。”

    听着李菁菁简单讲述夏冬阳的事,赵雪妍、虞霏、傅青霜三女都觉得夏冬阳的家庭情况实在太惨了,父母相继去世,妹妹又患了重病,现在夏冬阳又生死不明,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这个家庭,太不公平了!

    突然,赵雪妍身子一歪,往地上倒去,赵正明面色大变,赶忙扶着女儿,喊道:“雪儿,雪儿。”

    虞霏急忙喊道:“医生,医生!”

    很快,医生来了,将赵雪妍送进了病房,几人又再次守在了另外一个病房外,赵正明是急得团团转,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心焦的念道:“雪儿怎么会突然晕倒了呢?”

    傅青霜这时才说道:“她之前几乎光着脚背夏冬阳走了一段碎石路,脚板的皮都磨破了,体力也透支了,后来在救护车上,又给夏冬阳输了四百毫升的血,现在应该是再也坚持不住了。”

    刚才大家一颗心都放在夏冬阳兄妹的手术上,谁都没有注意到赵雪妍的情况,这会一听傅青霜的话,心头都惊骇不已,四百毫升血啊,哪个女孩子输四百毫升血,还能扛这么久,看来赵雪妍这次为了夏冬阳,也是豁出去了。

    这想来也完全可以理解,毕竟,夏冬阳为了救她,现在都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命,恐怕是换着谁,面对当时的情况都会那么做,不过,能不能有赵雪妍那样坚韧的意志,也就两说了。

    赵正明并没有觉得女儿这样做不妥,相反,他觉得女儿这样知恩图报的行为,十分的赞同,可心头却是十分的心疼女儿现在的情况。

    一小时后,赵雪妍便醒了过来,除了有些虚脱之外,并没有其他大碍,她醒来便问夏冬阳的情况,可夏冬阳仍然没醒,夏冬青也是到了晚上才醒过来,医生这才允许进去探视。

    “老师,我哥呢,我哥没事了,对不对?”夏冬青醒来,第一时间问着床边的李菁菁。

    李菁菁只道:“你哥的手术很成功,不过他伤得很重,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但医生说已经脱离了危险,不用担心,他就在隔壁。”

    为了安抚夏冬青,让她情绪不至于起伏太大,李菁菁不得不撒了一个善意的谎。

    “我要去看看我哥,我要去看看他。”夏冬青说着,便要撑起身子。

    李菁菁心头一惊,连忙抬手阻止她,说道:“冬青,你刚做了手术,不能起来,要不然创口会崩裂的。”

    “我哥是不是还没脱离危险,老师,你告诉我实话。”夏冬青犹如有心灵感应一般,知道哥哥的严重情形,直盯着李菁菁的眼睛问道。

    李菁菁知道瞒不住,只好道:“冬青,你别激动啊,医生说你哥哥能不能醒过来,要靠他自己的意志力,但你知道,你哥的意志力是很坚强的,他肯定会醒过来的。”

    夏冬青一听,眼泪禁不住滑落而下,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有气无力的说道:“也就是说哥哥很可能会成植物人,是吗?”

    “不,不会的,冬青,你要相信你哥哥。”李菁菁连忙说着,生怕夏冬青的情绪起伏太大,对伤口恢复产生影响。

    这时,赵雪妍在虞霏的搀扶下走了进来,还没来得及问候一声,夏冬青两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却是说道:“我就是一个拖油瓶,从小就拖累哥哥,现在更因为我,哥哥去做保镖,是我害了哥哥,是我害了哥哥!”

    “冬青,你快别这么说,你哥要是知道的话,他会不高兴的。”李菁菁看着夏冬青那空洞的眼神,心头极为的担心。

    夏冬青却似喃喃自语的说道:“六岁那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