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3章 兄妹重逢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正文 第3章 兄妹重逢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章兄妹重逢

    坐在李菁菁的桑塔拉上,夏冬阳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心情十分的沉重。

    因为李菁菁刚才对他说,妹妹夏冬青前些天被检查出患了尿毒症,这两天身体更是每况愈下,现在医院住院。

    想着妹妹患病,还一个人操持母亲的后事,夏冬阳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与自责。

    感受着夏冬阳的低落情绪,李菁菁不禁安慰道:“夏冬阳,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医生说只要找到合适的肾源,冬青就能恢复健康。”

    “谢谢!”

    夏冬阳不善言语,但她知道,这段时间李菁菁肯定没少为妹妹,为自己这个家操心,到最后自己妈妈临终时还拜托她照顾妹妹,想到这里,夏冬阳心头愈发的难过、愧疚、自责。

    李菁菁知道夏冬阳为什么向自己道谢,只道:“冬青是个好学生,好孩子,我希望她身体健康,考上大学,体验更好的生活。”

    夏冬阳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但他心头却将这份恩情记下了,有李菁菁这样的老师,是妹妹的幸运与福气。

    很快,夏冬阳二人来到了市人民医院,到了病房门口,李菁菁故意缓了两步,给夏冬阳留下了第一时间看见妹妹的空间。

    站在门口,夏冬阳只见病床上,半躺着一个身着蓝色病服,披着头发,面色苍白浮肿,打着点滴,却正在专心看书的女孩。

    虽然有近十年没见妹妹了,但夏冬阳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就是妹妹夏冬青。

    他眼眶一瞬间湿润了,就那么站在门口,而夏冬青也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夏冬阳。

    足足两分钟后,夏冬阳才深吸了一口气,举步走了进去,来到病床边。

    夏冬青似有所觉,缓缓抬起头来,当她看见站在床边的人时,整个人都目瞪口呆了,唯有眼泪无声滑落而下。

    几秒钟后,她猛然撑起身子,扑在了夏冬阳怀里,死命的抱着夏冬阳,喊道:“哥!”

    夏冬阳一双虎眼中,泪水也是禁不住直打转,双手拥着妹妹瘦弱的娇躯,他声音沙哑的说着:“小妹,哥回来了!”

    兄妹两就那么紧紧的拥着,夏冬青更是用尽力气,生怕眼前只是一个梦,站在门口的李菁菁也被感动得眼眶湿润了。

    良久,兄妹方才分开,夏冬青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哭着说道:“哥,妈……妈妈走了!”

    夏冬阳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心情极为压抑的问道:“妈葬在哪里?”

    “西山公墓!”

    夏冬阳点了点头,夏冬青又问道:“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退役了,以后再也不走了!”夏冬阳说着。

    夏冬青一怔,而后道:“哥,你怎么会突然退役了呢,你可是上校,我听说上校是很大的官了,哥,你是不是为了我才……”

    “别多想,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夏冬阳打断了妹妹的话,说道:“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备战高考,其他的事都有哥哥。”

    夏冬青知道哥哥回来肯定也有自己的原因,但她也没再问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回家碰到了李老师。”

    夏冬阳说着,脑海中竟是不自禁的跳出了李菁菁出浴的画面,脸上更是不争气的发热起来。

    李菁菁在外面听到这里,适时机的走了进来,问道:“冬青,来,吃点东西。”

    她说着,转眼看了夏冬阳一眼,但看夏冬阳脸上有些发红,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猜到,夏冬阳肯定是在想自己出浴的一幕,她脸上竟也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当即美目一瞪,说道:“发什么楞,还不过来帮忙!”

    “啊,好!”夏冬阳有些木讷的点头,而后将病床上的板子搭起来,放着碗筷。

    夏冬青眼神在夏冬阳二人间来回游走,她总感觉自己哥哥和老师之间,气氛似乎有些奇怪。

    夏冬青吃着饭,李菁菁则在一旁数落着夏冬阳坏了她煲的汤,这才不得不到外面买。

    夏冬阳是个做实事远胜过说话的人,所以在一旁默默地听着,时而还会被李菁菁用明显带着威胁之意的眼神瞪上两眼。

    听着李菁菁不断数落着哥哥,夏冬青不仅没生气,反而敏感的觉得哥哥突然回家,肯定是怎么招惹到老师了,否则老师也不可能这样。

    不过,但看着老师与哥哥,一个说一个默默听,夏冬青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李菁菁明显是对之前的事耿耿于怀,嘴上对夏冬阳说两清了,但心里终究是不舒服,总感觉自己被看了,似乎就少了些什么,又似多了些什么,心头怪怪的。

    但不管是什么,她心头对夏冬阳还是有怨气与意见的,即便是之前打了夏冬阳一巴掌。

    “拿来我去洗吧!”

    夏冬青吃完饭菜,夏冬阳起身说着。

    夏冬青赶忙说着:“哥,你一大男人的,洗什么碗嘛,等会我自己洗就行了。”

    李菁菁一听,立即反驳道:“大男人怎么了,就不能洗碗了?

    夏冬阳,之前你干什么我就不说了,但现在你回来了,我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冬青,担起这个家的责任,否则,为了我的学生,为了对阿姨的承诺,我李菁菁绝不放过你!”

    “老师,你别这么说哥,哥这些年寄了很多钱回来,不然妈妈也不可能坚持那么久,我们这个家也早就垮了,其实哥他很辛苦的!”夏冬青赶忙为哥哥说话。

    李菁菁根本不相信,只道:“不就当个兵嘛,难道还有农民伯伯,工地上的农民工累?

    冬青,你可别为他说话,总之,母亲的后事竟然让生病的妹妹操持,他的电话甚至都打不通,这就是对家庭不负责任!”

    李菁菁就像是吃了火药,将心头的压抑全部释放着,夏冬阳也不去解释,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再说他照顾妹妹,那是天经地义的。

    当即说道:“我先去洗碗,顺便和医生聊聊。”

    “看看,被我说中了,逃避了吧!”李菁菁更是不满夏冬阳对她置之不理的态度。

    夏冬青只道:“老师,哥哥之前说,他升任了上校,我特意到网上看了看,以哥哥的年龄,上校都算是奇迹了,我想他肯定吃过很多的苦。

    我还听说,军官是不会退役只会转业或是复员,哥哥说退役,他肯定是因为要回来照顾我,其实是我拖累了他。”

    上校?

    李菁菁听得心头一惊,她就算没接触过部队,也知道那确实是个不低的级别,特别是对于夏冬阳26岁的年龄,绝对是十分了不起了。

    部队崇尚武力、军功,也就是说,夏冬阳必然立过军功,否则升不了那么快。

    但要立功又岂是嘴巴说说,必然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可夏冬阳却放弃了上校大好前途回来了,这其中必然有要照顾夏冬青的因素。

    这些念头在李菁菁脑海中快速闪过,她心头后悔刚才没考虑那么多,一阵数落夏冬阳。

    同时,她心头也很好奇,夏冬阳到底在部队里干什么,能以这样年轻的年龄晋升上校?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夏冬阳心情愈发的沉重了,刚才医生说,已经联系到合适的肾源,这几天就可以给妹妹做手术了。

    可手术的费用大概要五十多万,加上后期的疗养费,七七八八的,小百万是跑不了。

    可他现在身上只有十多万,还差一大截,他心头盘算着,一定得尽快弄到钱,妹妹的手术绝不能耽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