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诸天万界典当系统 > 《诸天万界典当系统》正文 第8章:魔童哪吒篇:区别

《诸天万界典当系统》正文 第8章:魔童哪吒篇:区别

    “杀!”

    苏瑾道袍染血,瞳孔赤红,高高举起手中暗红色的雷霆魔剑,无尽淡红色的煞气化作云雾,围绕在他身边不断旋转。

    “吼……吼……”数千头纯血巨龙纷纷响应,追随在他身后,遮天蔽日,疯狂扑杀向前。

    麻袍怪人喉咙里面不断发出那种野兽受伤后的凄厉吼声,盯着苏瑾的脸颊望了许久,终究是没有单挑成千上万只巨龙的勇气,转身逃入大海。

    “除恶务尽,斩草除根,追!”苏瑾高声喊道。

    无数道流光在昏暗的海底深处飞速穿行,沿途中遇到的所有海底凶兽尽皆仓皇逃窜,没有一只敢拦在他们前方。

    疯狂追杀了八万八千里,一个眨眼间,麻袍怪人和猪婆龙王居然就不见了。

    “为何停了下来。”苏瑾站在敖冷的脑袋上面,疑惑问道。

    “大人,前面就是生命禁区了,我们不能进去。”

    “生命禁区?甚么东西?”

    敖冷解释说:“海洋远比四大部洲之和还要大,神秘莫测,不可估量,我们龙族在海洋中也不过是一方霸主而已,偏居一隅。在这广阔的海域之中,有无数难以想象的存在,生命禁区就是其中的一种。一旦误入其中,修为低的生灵会当场爆体而亡,修为高的生灵则是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没人知道他们在里面经历了什么,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

    苏瑾蹙了蹙眉:“麻袍怪人闯进了生命禁区,你认为会是巧合吗?”

    “小龙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但是我知道,我们真没办法再继续追杀下去了。”敖冷无奈说道。

    “罢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了。”苏瑾摇了摇头,道:“你们自己回龙宫吧,代我向龙王陛下问好。”

    敖冷点头应是,随后带领着剩余巨龙火速离开了此处,仿佛在这里多待一会儿都有可能沾染上恐怖诅咒。

    “生命禁区……”苏瑾向前方深深望了一眼,转身就飞出了东海。

    他的好奇心一向不重,更不会因为自己的一点好奇就去冒险。

    乘奔御风,来到陈塘关总兵府前时,苏瑾惊讶发现整个府邸张灯结彩,每一个家丁仆役的身上都穿着极为喜庆的衣服。

    “难道是殷十娘怀孕了?”轻声呢喃了一句,苏瑾登阶来到大门前,对门房守卫道:“烦劳通禀,昆仑山炼气士申公豹来访。”

    “申道爷,我家总兵就等您过来了。”门房显然是接到过吩咐,满脸堆笑地向苏瑾说了一句,转身就跑进了府邸之中。

    “申大哥,你总算是回来了,结拜的各种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开始。”不多时,李靖带着殷十娘走了出来,爽朗笑道。

    苏瑾失笑道:“看你府邸张灯结彩的,我还以为弟妹怀有身孕了呢,没想到居然是为了结拜。”

    “为弟深深佩服大哥为人,自然是将结拜当成了目前的头等大事,所以这种阵势其实并不夸张!”李靖笑了笑,带着苏瑾进入府邸。

    此时此刻,明堂之中,上挂道祖神像,下方摆放着一大两小三张桌子,中间的大桌子上放置着猪头,鲤鱼,鸡蛋,两边小桌子上放置着时令瓜果以及一些谷物。

    在殷十娘以及一众家丁们的瞩目下,苏瑾和李靖一起跪倒在道祖像前,蒲团之上。

    见李靖转目望向自己,苏瑾只得率先说道:“天道在上,今日我申公豹……”

    “我李靖……”

    “在今日结为异性兄弟……”

    “从此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

    “若违此誓……”

    “天人共弃……”

    两人一人一句,说完了誓词,彼此间相视一笑,李靖拱手说:“大哥。”

    “二弟。”苏瑾回应了一句,下意识转目望了殷十娘一眼。

    不知具体是出于什么心理,他居然希望那小魔童能够早点降世了……届时有自己这个大妖怪守护,或许他的童年,应该就没有那么多的遗憾和悲惨了吧?

    ……

    结拜之后,苏瑾在陈塘关待了七日。

    七日后,辞别依依不舍的李靖夫妇,苏瑾御风来到昆仑山,踏进了冰冷森寒,对妖族充满了冷漠和歧视的玉虚宫!

    “师兄,我感觉我修为遇到了某种瓶颈,怎么修行都无法突破,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当他来到金钟凉亭前时,刚好看到太乙真人也在这里,正一脸真诚地向广成子问道。

    “我这里有三枚六转上清丹,你明日早中晚各自服下一枚,然后再读几遍道藏,如果还是没有任何突破的话,再过来找我。”广成子拿出了一个玉瓷瓶,放在了桌子上面。

    “多谢师兄。”

    苏瑾站在凉亭外,看着这兄善弟恭,和谐友爱的画面,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抹薄凉的笑容。

    “咦,申师弟,你回来了。”收起玉瓷瓶后,太乙真人一转身,就看到了前方静默不语的苏瑾。

    “嗯……回来了,拜见太乙师兄,广成子师兄。”苏瑾笑着拱手道。

    “回来就好,你是来找广成子师兄的吧,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太乙真人揉了揉红红的鼻子,对着广成子挥了挥手,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两人眼帘之中。

    “东海的事情解决了?”广成子面无表情地问道。

    “猪婆龙祸患已解。”

    “为首的大妖呢?”广成子直截了当地问道。

    苏瑾神色如常地说:“逃到了海洋深处,生命禁区。”

    “斩草不除根,势必会有卷土重来之日。本次任务判决你失败,可有异议?”广成子道。

    “没有异议。”

    广成子深深望了他一眼,在他的眼中看不到丝毫愤怒,难过,不平,甚至是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这反而令他心中更加不喜:认为申公豹城府极深,暗藏鬼胎,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彻底爆发出来,做出危害玉虚宫的事情。

    “没有异议就下去吧,好生修行。”

    “请师兄再给我一个任务吧,没有进阶功法的话,我想修行也没有办法。”苏瑾抿了抿嘴,神情认真地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