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我的师门有点强》正文 38. 似曾相似……

《我的师门有点强》正文 38. 似曾相似……

    “你怎么了?”苏安然有些奇怪的望了一眼白虎。

    他发现白虎的神色显得相当的不对劲。

    “世界难度提升了。”白虎脸色相当难看的说道,“我不知道玄武又惹出什么乱子,但是她……应该是改变了天源乡的未来进展,现在整个世界都要乱套了。”

    苏安然吓了一跳,一脸“你特么是在逗我吧”的表情。

    “我忘了你是回溯符进来的……我和青龙他们是进来做任务的,所以我们收到的信息不一样。”白虎摇了摇头,通过传音入密继续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说我不担心玄武吗?那是因为她的实力是我们几人里最强的,体质也是最特殊的,很多常人的要害于她而言就是摆设,不知根底的人反而很容易被她借此优势反杀。”

    苏安然现在明白为什么白虎之前那么信誓旦旦的说他们全死完了,玄武都不会死了。

    他现在都有怀疑,玄武到底是不是人类了。

    但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听说万界轮回者里有妖族啊?

    不过白虎这话,苏安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

    “反正世界难度提升,我们也不打算在这个世界里继续呆多久,你们赶紧把神器找到,然后不就可以脱离了吗?”苏安然想了想,只是用一些比较“苍白无力”的话语来劝解,“至于这个世界以后变得如何,也跟你们没关系了,不是吗?”

    白虎望了一眼苏安然,然后相当无奈的叹了口气:“玄武……她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卧槽!还是个惯犯!?

    苏安然再一次震惊了。

    然后他看白虎一脸痛苦的模样,大致上也能够猜到,必然是往事不堪回首。

    “曾经,我们还年轻的时候……”白虎叹了口气。

    等等,你这突然就要开启回忆杀的模式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致情况就是,在青龙白虎等人还是通窍境时期的时候,玄武也曾做过一次这样的事情,导致整个世界难度提升。只不过当时他们距离完成任务仅差半步之遥,因此也没有去理会,凭借硬实力强行打穿了任务,而且还拿到了极高的评价。然后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有一天我们以初入本命境的修为再一次进入那个世界时,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基本都是凝魂境强者,于是他们就被打得屁滚尿流了,任务都差点无法完成。

    而类似的事情,居然还不止一次。

    因为一时没有照看好玄武,导致玄武和部队脱节后,世界难度直线飙升的案例几乎可以说是比比皆是。

    最惨的一次,是他们不得不用回溯符重回某个世界难度被提升的万界时,为了保证避免再一次重复之前的错误,他们花了一些时间强行突破到凝魂境。然后当他们以为这一次绝对是十拿九稳时,他们发现那个世界里的对手,已经提升到地仙境的强度,随便来一个几乎可以说是杂鱼的角色,都能够将他们几人直接吊起来打。

    不用说,那次的任务自然是失败了。

    毕竟可不是每个修士都是唐诗韵和上官馨,能够在凝魂境的时候就强势压制一般的地仙境大能。

    听完白虎的话,苏安然也只是一阵唏嘘。

    摊上这么一个队友,说实话也的确是不幸的,哪怕战力再有保证,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搞出幺蛾子来。

    当然,这也是因为万界的情况比较特殊,但如果是在玄界的话,像玄武这种战力彪悍还不容易死的人,还真的是足以让任何人安心的强力角色。

    ……

    因为玄武的事情,白虎的心情显得格外的消沉。

    苏安然也不是无法理解,毕竟这已经不是猪队友能够说服的了,完全可以说是神坑级别的队友了。

    天源三傻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这个世界的传音入密还没有开发出来,所以想说些什么不为人知的悄悄话,只能选择最古老的办法:咬耳朵,因此自然不会知道苏安然和白虎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那么凝重——但是至少他们能够感受得到,白虎的情绪似乎格外的暴躁。

    “没想到,这位小虎兄对于那两个妖女居然是那么志在必得。”

    “确实。你看那两个妖女跑了后,他居然气成这样。”

    “可能是因为我们在,他不好放开手脚吧,是我们拖累了小虎兄。”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觉得自己已经把白虎情绪沉重失落的原因猜出来了,听得旁边的苏安然相当无语。这三个傻子的自我感觉也未免太过良好了吧?而且就他们这个智商,到底是如何修炼到当前境界的,难道说这个世界因为灵气太过充裕,所以只要有本好的功法就能够无脑升级吗?

    苏安然就不明白了,这特么简直比自己还要开挂啊。

    不过好在,一路上虽然他们看到了不少血腥场景——苏安然他们显然并不是前几批进入这第二层遗迹的人,因为这里倒着无数的尸体,既有大文朝、社稷宫、佛宗的,也有梅花宫、道门、圣灵宫、古墓派、天龙教等等,当然也少不了古墓派带出来的尸体,几乎过道里所有的恶臭就是这些高度腐烂的尸体带出来的——但至少并没有爆发任何战斗。

    就好像,前面进入这遗迹里的那些修士,几乎全部都死绝了一样。

    “还没找到杨大侠吗?”苏安然不由得开口问道。

    “母虫和子虫之间的联系,只能确定位置,无法确定距离……”天源三傻的带头大哥,一脸无奈的说道,“所以距离有多远,我也说不出来。但是只要子虫没有死……”

    “好,我知道了,带路吧。”苏安然打断了对方的话。

    他可不想对方立什么奇怪的flag,苏安然已经不止一次见过这种意外了。

    在苏安然的感知范围边缘,他能够感受到青龙和朱雀两人正在尾随,不过这两人的情绪似乎也不怎么高,想来也是因为玄武的骚操作所导致的。

    此时此刻,苏安然突然有些好奇,玄武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几方人员各自带着奇怪的想法,就这么继续前行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带头大傻突然止住了脚步。

    “怎么了?”苏安然有些好奇的问道。

    白虎一开始没怎么注意,不过在听到苏安然的话后,他才停了下来,然后转身走了回来。

    “奇怪。”这个大傻一脸的疑惑。

    几人有些懵逼的看着他。

    你就算觉得奇怪,你好歹也说清楚原因吧?就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谁知道奇怪在哪啊!

    大概也是发现了自己的问题,于是大傻又急忙开口说道:“按照母虫的信息来看……杨大侠应该就在这堵墙壁的后面,但是我却没有看到周围有门,所以我有些不明白,杨大侠他们到底是如何进入墙后面的空间。”

    听到对方的话,苏安然望向了大傻止步的墙壁。

    这面墙壁是用某种他所不知道的石料制成,摸起来时,触感是石料那种微微的凹凸感,有些粗糙和磨手。不过伸手敲打起来时,却有一种非常奇特的金属回音感,听起来似乎是类似于钢材结构,还不是普通的铁制产品。

    “这面墙有点厚啊,恐怕不是一般的手段……”

    说到这里,苏安然突然止口了。

    并非他自愿的,而是他已经被白虎一把推开了,于是苏安然就顺势闭嘴了。

    “你确定,那个什么杨大侠就在这墙的后面,对吧?”白虎开口问道。

    “小虎兄,你可以不相信我的判断,但是你绝不可能不相信母虫的判断。”这个大傻似乎觉得,白虎不信任母虫的行为,比侮辱他还要更加严重,于是涨得脸色通红,“母虫认为子虫就在这堵墙的后面,那就肯定在。除非杨大侠已经发现了子虫,并且把它丢在这里,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子虫肯定已经死了。……所以我敢肯定,我们现在只是没找到正确的开启方式而已,只要我们能够把这堵墙打开……”

    “只要能够开启这墙就行了是吧?”

    “是的。”大傻点头。

    然后下一刻,他就突然惊呼起来:“你要干什么!”

    苏安然一脸无语的望着白虎,从他被白虎一把扯开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对方想干什么了。

    人的相貌可以伪装、改变,但是性格和习惯这种事情,是非常难改变的,除非有下意识的催眠暗示自己。

    但是白虎显然没有,因为他大概是真的觉得,苏安然不可能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因此也并没有考虑太多。

    “等等!这可不是……”

    白虎根本不管天源三傻的劝阻,他只是深吸了一口气。

    “……普通的……”

    白虎的拳头上,有白色的光晕凝聚着,并且让他的右拳都开始变得晶莹剔透起来,宛如水晶钻石一般。

    “……石料啊!这些可是……”

    “喝啊——”

    白虎吐气开声,然后一拳就朝着墙壁上猛然轰了上去。

    整条过道都开始发出了一阵地动山摇的晃动感,宛如地震一般,无数的石灰尘埃纷纷落下。

    但是墙壁,依旧完全无缺。

    “我都说了,这些不是一般的石料,而是……”

    大傻急切的声音,未能让白虎停手。

    他再一次吐气开声之后,又是一拳轰了在了同一个位置。

    这一次,大傻不再开口了。

    旁边的另外两傻也愣住,成为真傻了。

    苏安然看着这似曾相似的一幕,然后叹了口气:没用的,白虎就是这么的头铁。如果有什么东西是他一拳解决不了的话,那么就来第二拳好了。

    墙壁上,有裂痕正在飞快的扩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