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仙道贵胄 > 《仙道贵胄》正文 579
    看着四下退让的众神魔,裴九然心中也是难以形容的畅爽,他出身微末,背后没有大势力撑腰,再加之获得了戮神魔战体的传承,修炼之路所耗资源甚巨,亦是不得已杀伐无数来积攒机缘,不过纵然是妖魔大战,但他出的风头也太过,他心知自己被太多人惦记,因此一向是谨慎至极,此时一经突破,扬眉吐气怎么是一个爽字了得。

    “哼,昔日里百般的忌讳,今日一朝功成,合该我逍遥自在,可惜啊,寿元大限,还是困着我啊。”裴九然龙行虎步,昔日妖魔大战之时的无所顾忌的气概仿佛再度回到了身上,“不过终究受制于寿元,难以长久保持巅峰战力,若是待会圣灵大世界的通道显现,起了乱战倒也不美,看来还需要杀鸡儆猴,提前震慑。

    裴九然心中如此想到,若是能够提前展现出无上战力,令得在场诸神魔忌惮,所消耗的气血远远小于届时镇压万千,毕竟通道现世之后大乱一起,所有人必然会杀昏了头,而若是提前在他人脑海之中印下不可战胜之资,届时想必也会令得诸多神魔有个忌惮,毕竟双拳难敌死守,更何况自己气血衰败。

    心中如此想着,裴九然四下打量,却正是看向那一方已然搭建而起的硕大的华丽营地,其中帷幕道道,伴有诸般异象萦绕,彩帘遮掩之下更是仿佛欲要令人一探究竟,更为稀奇的是,在场众多神魔拥挤非常,而那一片营地之中却显得很是空旷,愣是划了一大片的地界,与周边形成了鲜明对比。

    奢华的营地,想必其中主事之人耽迷于享受,而那空旷的地界,说明其中的势力令人极为忌惮,看来这其中的势力不得了,倒也当真是适合自己立威,便是那几尊老怪物的传承势力,自己当下也不会畏惧,除非那几尊老怪物亲临此地,但这圣辉大世界的那几尊老怪物尽皆有着秘法可以沟通圣灵大世界,自圣灵大世界以法阵接引,绝对不会更众人一般前来寻找这圣灵大世界的虚空通道。

    而若非那几大势力,却又令得这周边诸王如此忌惮,必然是了不得的势力,自己待会落了其面子,成全了自身声明,届时通道现世,这诸王便亦会更加的忌惮不至于同自己动手。

    心中如此想着,裴九然看着那偌大的营地,嘴角扬起了一抹嘲讽,当真是一个极好的立威对象,旋即想着这一方营地而去。

    这是……

    周边诸多神魔看着那裴九然的行踪,径直前往那一方令人忌惮的营地,不由得目光尽皆汇聚而来,彼此之间相熟之人尽皆是窃窃私语,裴九然这般龙行虎步向着那方营帐,委实不是交好而去的吧。

    “哼哼,便是这般模样,昔日里老夫为万千人所敬佩,奈何大势之下却不得不蜷缩起来,休养生息,而今大道已成,天地难阻,这一世道,本王合该万众所瞩目。”至于其中会不会有什么意外?裴九然表示放心的很,自己破境成王之前,便是近乎无敌般的存在,也只有那几尊老怪物方才能够压自己一筹,此番已然练道为王,又岂会惧怕那几尊老怪物,若非他们,自己早已掠夺天下资源供给突破,哪里会沦落到如今这般局面,纵然以禁法突破,可是亦是寿元近乎耗空了。

    “哼,这是何人的营帐,如今圣灵大世界通道将启,这周边地界尽皆拥挤不堪,尔等何德何能,占据如此之大的地界!”裴九然看着这奢华无比的营帐,锦绣招摇点缀着丝丝金丝彩线,在烈日之下闪烁着异样的神光,面色阴沉似水,仿佛极为愤慨一般。

    ……

    数息过去,毫无回应,在场一片寂静,营帐之中不曾传出一言半响,便是那般寂静无声,在场诸多神魔亦是大气不敢喘一口,他们亦是心中极为紧张,在场最为强大的两股势力,其一自是那营帐之中的恐怖势力,诸多大势力亦是退避三舍不敢稍有不敬,而其二便是这已然破境成王的裴九然,对方一身战力哪怕是在未突破之前都是诸王辟易的存在,此番突破之后,更是有着直面那几尊传说强者的底气,而眼下,这两者之间似乎会起了冲突,自然令人颇为好奇。

    又是数息时间,依然寂静,裴九然的面色渐渐阴沉了下去,面色出现了淡淡的红意,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想要前来找茬,对方却是做的更绝,压根便是置之不理,这般下去,反倒是空自折了自家面子,助长了对方气势。

    一时之间,裴九然心中怒气大盛,面色之上青黑之气泛开,怒喝一声:“不知好歹!”下一刻,周身上下旋即暴涨开来,青黑色如金属般的战体显露而出,泛着阴森而可怖的魔气,继而大步迈开,万千魔气汇聚而开,伴随着他向那营帐而去。

    虽然对方这般羞辱,但是能够令得周边如此之多的神魔如此忌惮,想来也不是好惹的,饶是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足够的自信,那裴九然作为战场之中厮杀过无数次的强者,面对这般的情况,自然不会有着丝毫的大意,气势上要藐视对方,但是当真敌对,却是给予了百般重视。

    一时之间,魔气滔天,浩荡的魔气翻滚在这此间地界,令得众人尽皆心神微惊,夹杂着丝丝沁入人内心的阴冷,这眼前的裴九然若说是一尊人族不世强者,反倒不如说是一尊无上妖魔王更为恰当,这般浩瀚魔气,凶狠气机,便是在妖魔王之中都是无上的存在!

    “哼,老夫五次三番以礼相待,尔等既然不领情,那便莫怪本王了!”裴九然想到了方才的场面,自己带着满分的愤慨而被对方无视,准备已久的立威反倒成为了笑话,这对于重归大世意欲扬名的他自是有何极为深重的打击,心头甚至是泛起了丝丝的杀意,他已然下定决心,必然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