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 > 红妆祸妃 > 《红妆祸妃》正文 041章 进封府

《红妆祸妃》正文 041章 进封府

    次日晌午后,殷云舒穿了外出的衣裳,抱着琵琶出了门。

    她由殷老夫人亲自管着后,出入府里,再无人敢拦着她,也无人敢问。

    秋霜跟在她的身侧,瞧见府里人个个眼神敬畏,还有人走来问安讨好,秋霜的嘴角不由得弯了弯。

    但没一会儿,又哼了一声。

    殷云舒看她一眼,问道,“你一会儿笑的,一会儿怒的,想什么呢?”

    “我笑这府里的人,全是一群墙头草,姑娘受欺负的时候,各个都来踩一脚,姑娘如今被老夫人看中,又个个来奉承了,哼!”

    殷云舒笑,“这世间人啊,捧高踩低的太多了,不必太在意,在意很了,就过得不快活了。”

    想她前世,她是顾云旖时,掌三军帅令,谁敢不敬她,谁又敢小瞧她?一朝被废,连个宫女也敢指着鼻子骂了。

    失落吗?

    当然,她在冷宫里想了两月,也气了两月。

    可她再生气,有用吗?那些人依旧高高在上,依旧纸醉金迷。

    她错在反击太慢,错在一直沉浸在生气里,白白失了反击的机会。

    秋霜点头,“说的也是呢。”她偏头,不经意看到殷云舒的脸上浮着悲怅之色,诧异问道,“姑娘,你怎么啦?”

    她家姑娘明明只有十四岁,怎么看着像是一副历经沧桑的人?

    “无事,阿六的马车来了,上车吧。”

    “……哦。”

    ……

    不知不觉间,马车到了封府。

    殷云舒走下马车,已经和府里的管事嬷嬷候在府门口的封玉琪,笑着迎了上来,“云舒,可把你等到了。”

    殷云舒微微一笑,“玉琪。”

    封玉琪亲昵地挽着殷云舒的胳膊,引着她往封府里走,笑道,“为了欢迎你,我还请了其他几人呢。”

    阳光少女的脸上,浮着柔和的光,眼神漆黑有神,这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封玉琪是封显宏的嫡女,元配妻子唯一的孩子,却有个混账继兄,和两个刁蛮继姐,殷云舒猜不透这姑娘如何过得这么阳光?

    “哦,都有谁呀?”殷云舒笑问。

    封玉琪道,“有昌恩伯府的二姑娘何琬,护国公府的大小姐林晓静,还有通政使的孙女姚文月,她们都和咱们俩的年纪差不多,平时和我要好,我今天将她们介绍给你。”

    三个姑娘家中之人都掌有实权,看来,她今天来此一趟,做对了。

    “是吗?我正想结交一些朋友呢,有你引见,真是太好了。”

    “说什么谢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呀。”封玉琪含笑。

    殷云舒心中却冷笑着,封显宏,你不义,休怪我不仁了。

    吃人血馒头发横财,她绝不姑息。

    今天她哪怕是损伤一半的元气,也要再弹鬼琵琶,将封府的事,探个究竟。

    ……

    殷云舒进了封府后,另有一辆华丽大马车从封府府门口经过,一只如玉竹般修长的男子之手,轻轻放下帘子,垂目沉思。

    刚才进去的,分明是殷家那个四姑娘,她进封府,做什么?

    前天她找封伟辰的麻烦却吃了亏,今天又正面上门?

    真是个胆大倔强的姑娘啊。

    他斜倚在车壁上,手指闲闲敲着车板,“善良,掉转车头,本王要拜会一下封大人。”

    善良唇角扯了扯,那位封大公子要是看到他们这位小王爷登门造访,估计得吓得死过去。

    “是。”善良心中一阵幸灾乐祸。

    果不其然,封伟辰听说宇文熠来了,吓得直接白了脸。

    他打了个喷嚏吩咐着小厮,“传话下去,就说我不在,出府办事去了。”被宇文熠赶到河里捉鱼,他娇贵的身子受不了冻,回家就病倒了,喷嚏打个没完没了。

    他明明已经捉足了二十斤鱼,为什么宇文熠又来了封府?

    宇文熠身份尊贵,加上他为人霸道,他要来谁家做客,谁人敢拦着?

    封家上下,自然是不敢怠慢他,极尽热情的招待。

    殷云舒跟着封玉琪到了封府后宅,在花园的一处暖阁中才落座片刻,便有三个高门女孩儿来了。

    封玉琪向殷云舒一一作着介绍。

    三个女孩儿,在殷云舒还是顾云旖的时候,她曾见过一次。

    圆胖脸的,是昌恩伯府上的二姑娘,为人憨厚没什么城府。

    瘦高个儿四方脸的,是护国公府上的姑娘林晓静,这姑娘心机深,心气高。

    另一个肌肤较白,单眼皮的姑娘是通政使的孙女,名叫姚文月,温温柔柔的一个人,不爱讲话,只爱笑。

    因为大家都是初次见面,三人对殷云舒只客气笑笑,并没有交谈心底话。

    殷云舒也不强求,只附和着说话。

    因为和她们交心,还不是此次来的主要目的。

    高傲的林晓静,看到秋霜的怀里抱着琵琶,有心想让殷云舒出出丑,她笑了笑,“云舒会弹琵琶呀,弹一曲如何?”

    她知道殷皇后并不喜欢这个堂妹,何不讨好皇后,羞辱一下殷云舒呢?

    殷云舒正想找个机会弹琵琶,来查封家的底细。

    林晓静开口,她正求之不得。

    “只略会一二,献丑了。”殷云舒颔首。

    其他几人,倒是饶有兴趣地聆听起来。

    殷云舒指尖轻拨,悠扬的琴音自琴弦间飘扬出来。

    她弹的是那只古曲,探幽。

    琴音袅袅。

    殷云舒微阖眼帘,渐渐的,她的眼前景致变换了。

    她看到了一间书房。

    书房里,站着一个蒙面男子。

    那男子正将一张纸递与封显宏,封显宏打开来看,上面写着司字,被红笔画了叉。

    接着,画面又一转,到了殷鹂的凤藻宫外殿,封显宏跪倒在地,面前摆着一大匣子的珍珠并几张银票。

    殷鹂笑容中带着肃杀,红唇轻启,说了一句话。

    封显宏看她一眼,磕了头,拿了封赏离去。

    殷云舒呼吸一窒,心底狠狠抽痛起来。

    如她所猜测的,正是殷鹂唆使封显宏杀了顾家。

    除了殷鹂,还有另一个蒙面人,暗中指使封显宏杀了司家。

    封显宏,果然是刽子手!

    ……

    在封府另一处休息的宇文熠,忽然听到了一阵古怪的琵琶声。

    他赫然大惊,顾云旖?